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八章荣勋10

    一  “你们这些贫贱种,又来搅扰老子,滚,都给我滚!”

    怒骂之下,骆狮骆虎当即暴躁,抽拳要打,可是事关骆平安的性命,骆妙欣怎能让骆狮骆虎二人放肆?故她起身急声,一通呵斥,拦下二人,随后再度跪地叩首,哀声道:“老先生,求你救救我二叔吧,求你了!”

    “你这满脸火毒的女娃子,自己都难保还救人?简直可笑,老子吃喝混了一辈子,你这种可怜人见多了,古语说的好,不行不义事,怎能有恶果?所以别在这装可怜,给老子滚的远远的,莫让老子发怒!”

    治死人骂骂咧咧,全然没有老者的长尊模样,当他转身回屋时,骆妙欣扑身上去,抱住他的腿继续哀求,如此让老头火大,回手一巴掌抽来,由于力道过大,骆妙欣脸上的火毒创伤直接崩裂,那一溜溜的乌黄浓水顺面流下,隐约还有股腥涩,让人干呕。

    “你这贱命娃子,看看你的脸都成什么样了?还求什么?你自己都离死不远了!”

    治死人嘴里叫骂,可是那一巴掌打的他心瓷,眼里的神色也稍稍变化。

    望着骆妙欣浓水满面的火毒脸,治死人紧咬满怒的牙关松力了,让后沾着浓水的手指捏挫几下,放在鼻翼下嗅了嗅:“你这火毒是怎么来的?”

    “先生,求你救救我二叔吧,我是贱命种我本就知道,死就死了,可是我二叔却不是,他为了我们无辜拖累至此,若是二叔因此而亡,我真是死也不瞑目!”

    治死人俯下身子,伸手端起骆妙欣的下巴,一双三角眼就跟毒蛇似的死盯着骆妙欣:“女娃子,老头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懂么?”

    一旁的赵三听到这话,瞬间明白老头的话外之音,便近前低声:“骆姑娘,这老头估计松口了,你就按照他说的做!”

    骆妙欣使劲点点头:“先生,只要能就我二叔,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这火毒是恶毒的都府衙官家行黑手所致!”

    “哼哼…又是那些狗官!”治死人阴笑低骂,末了他转音道:“知道老头我的绰号为何是治死人不?全因我救人与杀人同等进行,想要我救人,就看你有没有胆子承接老头折磨…”

    “我愿意,我愿意…只要你能救我二叔…”

    “话别说的这么满!”治死人嘿嘿笑起来,那沙哑的喉咙里就似憋了气的风箱,让人听的心底发麻。

    “把他抬过来!”治死人发话,骆狮骆虎赶紧将骆平安从车架上抬下来,治死人上下扫眼,两只干硬的黑手左右扶摸后,道:“胸肋刀深一寸,再往下一毫,就伤及肺腑,那时就算神仙下凡也无法,通体血泡遍布,与你这女娃子一样火毒加身,也多亏火毒乃阳热之症,刺激血脉,才让他活到现在,如此看来也是天意!”

    “那就说我二叔有救了?”骆妙欣惊喜,谁知治死人再度泼来一盆冷水:“有没有救,得看你有没有胆量承接老头的折磨?火毒之症乃四邪病之一,寻常人中,万余也出不来一个,其治法用药全都是歪门毒招,若要我救,需事先调制,可药性不定前,你敢亲身试药么?成了,饱受百毒侵体,十年内,去死求生,败了,你就要通体毒发,先从经脉开始腐烂,三日后,毒布全身,五日火毒入心,最终亡命,期间的痛苦…你可敢担着?”

    看着治死人那张人畜不一的脸,骆妙欣心息喘动,末了她道:“只要能救我二叔,我愿意为先生试药!”

    “爷,求求你放了小的吧,小的就是陈定铄的一只狗,对你们没有什么用啊…”

    秦亮双手反束身后,一根藤条捆着他的腰,牢牢绑在枯树杈上,全身的衣服早已破烂堪比乞丐,此时天色阴沉,寒风兮兮,林胜等人在前往东昌州小道山林里歇息,看着他们围在篝火前吃肉吞酒,秦亮肺腑咕噜,只能瞪着一双干瘪眼流口水。

    几经哀鸣,林胜回目扫了秦亮一眼,让后起身,用匕首挑着一块野兔子肉来到秦亮身前,他俯身蹲下,嘿嘿笑起来:“考虑的怎么样?做爷的狗,听爷的令?”

    “爷,做您的狗…没问题…小的生来就是狗腿子的命,只是小的位低身微,做做下贱的黑手事还行,可是要小的去杀陈定铄,你就是给小的一百个胆子,小的也不敢!”

    “呸,龌龊的狗杂碎!”丁尧啃着一根兔子腿走来:“胜哥,别和他废话,这家伙就是杂碎中的杂碎,指望他做事,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此话落地,全崇抄刀过来,秦亮见了,使劲折腾躲闪,饶是林胜急思片刻,退下二人,他伸手揪住秦亮的发鬓:“爷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活?”

    秦亮听之疯狂点头,林胜眉目一转,将手中的肉块塞进秦亮的嘴:“吃吧,吃完跟爷去做见不得人的活,只要你听话,爷保你活命!”

    回到篝火前,全崇、丁尧二人不明:“胜哥,他已经没用了,你干嘛留着他?”

    “不,他还有用,我之前以陈定铄为矛头压他,就是想看看他的底子在哪?这家伙,是个活脱脱的狗腿子,既然是狗腿子,有些事做起来倒比你我利落,眼下林秀去中都操演,咱们弟兄几个暗中忙活,必须有结果,借着林怀平在东昌州暗查那些府衙的罪证机会,我带着这个杂碎与他汇合,以都府衙佐捕的身份私下谋略,绝对能把东昌州府衙的黑幕全他娘翻出来,那时将罪证做死,一令顶进都府衙乃至中书阁、太府阁,保准陈定铄头撞南墙,介时,我倒要看看那狗杂碎还有什么活路可走!”

    皇城演武场。

    第一阵第三合的精彩搏战以骁骑营夺旗胜利告终,对于这个结果,南宫保虽有愤懑,可是甲士差距之大,他不能不认。

    候场院内,林秀歇下盔甲,还没坐下歇息,令官进来:“林将军,陛下有旨,召你皇御阶前觐见!”闻言林秀赶紧跪地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