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荣勋7

    一  “校尉,我们四周探察,发现这东昌州的哨骑营名声下贱,行事混乱不堪,至于中饱私囊、欺压百姓的情况,更是十分严重,至于那团练营,不过是东昌府衙位假行盗贼事拉起的幌子,招的兵不过是地痞杂碎,方才我们抓了几个团练崽,已经关在落脚地,至于详细,等你回去再审!”

    听到寇宝这话,林怀平心火涌动:“这群狗杂碎,此定然和陈定铄脱不了干系,没他这个中都衙门首府放权,这些郡城里的家伙绝对不敢胆大妄为到此种地步,眼下咱们务必把罪证做实,待秀哥回来,以罪证上令,让那杀害边洪的老畜生无路可走!

    皇城演武场,朝臣台后的小角落。

    “主子,主子,咱们别去了!”

    墨莉跟着南宫燕顺着朝臣台后面的小道,好似老鼠般悄悄来到骁骑候场院前,看着院庭处的羽林军甲士,墨莉有些胆怯,她们没有腰牌,万一被抓住,肯定是麻烦事,可南宫燕却不在乎这些,她躲在立柱后瞧了半晌,猛然看到中书阁太府卿卫桓从候场院内出来,便立即迎上去。

    “卫大人,卫大人!”

    如此莽撞的行径让墨清、墨莉二人心中叫苦。

    场院庭前,卫桓言正要回皇御阶侍候夏安帝,忽听得叫喊,转目看去,他微微诧异:“庆安郡主?您怎么在这?”

    南宫燕笑嘻嘻的来至卫桓身前:“卫大人好!”

    卫桓知道庆亲王家的古灵精,他稍加思索,便知道眼前人肯定是偷偷跑出来的:“郡主,您怎么没有和王爷一起?”

    “爹爹公事繁忙,我就自己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那可不妥!”卫桓摇头:“今日盛会乃陛下令诏,怀天威骁勇的赛事,禁军阁三系军列,除却御林军参与操演,羽林军和御麟军全都奉令巡值,若是被其查住,郡主怕是要给王爷添不少麻烦…”

    “卫大人,不会,我就是想进去看看骁骑营,卫大人,您老好心,帮帮我嘛!”

    面对南宫燕的磨人,卫桓碍于庆亲王的威名,便开口叱令,那候场院前令官小跑出来,带着南宫燕进入,待南宫燕走开,卫桓便绕了个弯先到王公台前,寻找庆亲王。

    “王爷!”

    卫桓近前恭敬,饶是南宫庆宇正为自己与秦懿打赌输掉一万两银子心疼,蓦然看到中书阁首府大人,南宫庆宇赶紧起身回礼:“卫大人,何故来此?”

    “王爷,有句话下官不知该怎么说?”卫桓淡笑稍虑:“方才下官看到王爷的女儿在骁骑营候场院前晃悠,央求本府开口放她进入候场院,本府为避免郡主演武场里碰到当值的禁军巡查,就把她放进去了…”

    闻此,南宫庆余当即一怔,旋即怒火就要喷薄出来,旁边,秦懿也听到这话,他快速急思,顿时明白个中缘由,秦懿起身示意卫桓退下,让后将几欲离位的南宫庆宇拉下。

    “这…这孩子太放肆了…陛下的天威诏令盛会,她…她一个女儿家竟然偷偷跟来…成何体统!”

    “庆余,无需气愤!”秦懿笑然:“此也算好事!”

    “好事?”南宫庆宇当即目呆口愣:“老伙计,是我傻了,还会你晕了,燕儿她一个女娃,没有腰牌手令,私自入皇城,现在又钻进候场院,若是生出差错,那该怎么办?难不成我这张老脸还要丢到陛下跟前?”

    “庆余,你这急脾气怎么不改改!”秦懿数落几句:“燕儿为何来此?你真的猜不到?”

    在这话的提醒下,南宫庆宇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他看着秦懿,面色似阴非笑:“莫不是为了你那俊才弟子?”

    “除了他还能有谁?”秦懿心下暗乐,他拉下南宫庆宇:“别急,老夫马上派宇至去寻她,保证不会出事!”

    顿言之下,南宫庆宇稍稍冷静,秦懿继续说:“老伙计,此番情况,你真该想想我之前说过的话,林秀,是个龙驹良才,日后前途无量,再者言,你那刁蛮的女儿长这么大,何曾对什么人、什么事上心过?恐怕唯老夫弟子一人矣…”

    话落,秦懿唤来秦宇至,低言几句,秦宇至冲南宫庆余低笑:“南宫伯伯,我这就去寻郡主,保证她不会出事!”

    骁骑候场院,林秀听着刘磐的话,心下惊诧:“诸遂风?他竟然入了九门督司…”

    “将军,你是没见刚才的景象,那诸遂风对阵败给南宫将军后,殷破不论原由,也不考虑巡查卫与千牛卫的日常军行操练和甲士悬殊,当着好些人的面,直接把所有怒火撒在诸将军身上,要是我,我都不一定能压着火气!”刘磐啧啧不断,可是在林秀心底,却生出一丝可惜,殷破,比之耿廖还是心小肚浅,诸遂风在他手下,算是糟了八辈子霉。

    这时,令官进来,林秀起身:“大人!”

    “林将军,第二合宫卫所千牛卫胜九门督司巡查卫,第三合将在三通鼓后开始,乃将军的骁骑营对阵南宫将军的千牛卫,若胜将军输,按规还需与巡查卫进行次轮搏战,若赢,则直接居首拔筹,所以请将军好好思量对策!”

    “我家将军怎么会输!”对于令官的提示,刘磐有些不悦,毕竟在他们这些悍兵眼中,中都军行下未经战事的家伙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末将多谢大人提醒!”林秀恭敬回礼,令官也不懒得与一个骁骑亲兵计较,便转身离去,随后林秀发令集结部下,正要出去侯令第三合战阵操演,结果一女子从场庭前走来。

    刘磐见状,赶紧拦上去:“你是何人?快出去!”

    结果这女子丝毫不甩刘磐,径直往里走,就在他准备拉南宫燕时,让刘磐大跌眼睛的事发生了,只见林秀恍然扫眼看到女子,立即三步并作两步奔至近前,躬身施礼。

    “郡主…您怎么来了?”末了林秀冲刘磐低声:“闪一边去!”

    南宫燕甜甜一笑:“林秀,你挺厉害嘛,说真的,我都不敢把现在你和当初黎城客栈那个腐儒书生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