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三章荣勋5

    一  半刻歇场后,令官再出高呼:“第一阵,军阵搏杀,第二合,宫卫所左千牛卫对九门督司巡查卫,搏战开始!”

    声消人退,那南宫保亲率左队千牛卫从候场院中出来,数息之后,进入演武场,开始迎战殷破麾下的巡查卫,只是有了先前的精彩搏战,此合战呼雀跃、会赌境况莫名稍逊数分,最明显的就是一些朝臣下完会注后,便自行出恭方便去了。

    骁骑营侯场院,林秀正在歇息,一令官进来,林秀赶紧起身:“大人何事?”

    令官也不多言,回身道:“卫大人,此乃骁骑尉林仲毅,若无他事,下官告退!”

    令官错身,林秀才看到其后还有一人,只见中书阁太府卿卫桓束手而立,那股子高臣威气让林秀俯首:“末将拜见大人,不知大人何故来此?”

    “本府卫桓,太府卿!”

    林秀闻之,稍稍疑神,旋即跪地:“末将不知大人前来,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卫桓见状笑笑:“人言国子学士入军途,白身跃阶为骁将,乃文武加身的龙驹,此番一见,果然如此!”

    “大人言重!”

    在林秀跪地叩首的瞬间,亲兵刘磐很有眼色的搬来一把椅子,卫桓目谢泰然坐下,道:“林秀,你的传言本府有所耳闻,故本府借着此刻间隙前来,言说你几句,其中有些乃陛下圣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末将受皇意眷顾,才得此大胜…”

    “林秀,本府说了,仅仅是一些自说言语,你无需这般!”卫桓探臂扶起林秀:“以仲毅为字,放眼军行,也不过你一人尔,方才你的搏战精才绝伦,陛下欣悦,已将你留迹中书封名录,本府兴致大夏军途有良才之子,故告慰戒威,望你切莫骄奢淫逸,目无尊法,步走边途!”

    东昌州郡城。

    林怀平带着数名机灵的骁骑弟兄来到此地,亲兵寇宝道:“校尉,那孙德水是东昌府衙哨骑营下辖的团练,属下觉得咱们应该先去哨骑营探探消息,让后再去团练营!”

    林怀平觉得在理,便带着几人来至城南哨骑营,远远看去,这东昌州的哨骑营地懒散不堪,偌大的营门就跟酒馆似的大开,连个值守得兵士都没。

    “兵无兵规,营无营样,若是那些蛮子来此,这些平日里吃喝蛮横、搜刮地皮一个顶仨的杂碎定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寇宝嘟囔一句,饶是林怀平也不应言,他稍加思索,道:“你们切莫抱怨,我们是带着命令来的,此番你们散开,先从那些小商贩、住宅民口中探听一下,我想法进入哨骑营,两个时辰后在这汇合!”

    寇宝等甲士散开后,林怀平到旁边的酒肆处打了一壶酒,买了二斤卤肉,让后稳下心绪,向哨骑营里走去,原以为营内会有巡防的兵士,结果一直走到哨骑营尉的大帐前,也不见一个人影,待他转身欲走时,一声苍老呵住林怀平。

    “你是什么人?”

    转身看去,一年过五旬、胡子花白、穿着哨骑营服老兵朝他沉问,林怀平赶紧上前,先把酒递上,让后笑嘻嘻道:“兵老爷,小的听说哨骑招人,就来瞅瞅,混碗饭吃,不过瞧来瞧去,这怎么没人啊?”

    胡乱编造的话语,若是有脑子的人一听就有漏,可是哨骑营往日操训管理疏漏,这胡子兵也是在此混饭吃的,见眼前的青汉子人模人样,笑脸相迎,酒水奉上,也就没什么警惕:“我说后生,这哨骑营都几年没招人了,你莫不是睡迷糊了吧!”

    听此,林怀平快速急思,知道其中必然有事,府衙兵虽然不是军行行列,可是作为郡城兵制之下的防卫力量,年进一选,三年轮调的规矩他还是知道,故林怀平嘿嘿一笑,又把一包油乎乎的卤肉奉上:“兵老爷,小的也知道咱哨骑营好些年不招人,可是眼下春种无望,青稞税、畜牧税沉的压死人,故小人就想来撞撞运气,看看能不能混个狗腿小兵崽当当,也好吃顿饱饭!”

    “吃饱饭?你小子狗咬尿泡,空欢喜的呆傻了!”

    胡子兵闻之摆起谱来,更为甚者,这个嘴深肚子大的老兵痞子谢字都不言说,便当扯开油布纸,拿起油红香气扑鼻的卤肉吃起来,待酒肉下度,小小祭奠了一下五脏庙,胡子兵才道:“小子,看在你酒肉的份上,爷们多和你说两句,给你指个吃官家饭的路!”

    听到这,林怀平赶紧奉承,笑面恭敬:“兵老爷您说,小的要是能吃口饱饭,过一过兵爷的瘾,来日必将兵老爷您奉为救命爹爹!”

    中都,演武场。

    五百千牛卫以盾阵分列,成飞骑冲击势,其中位统将南宫保更是银枪束身,威武至极,五十步外,红如烈焰的巡查卫以步盾为前列,长枪为后列,形成凸牙尖刺阵,警惕缓进。

    对于这般稳妥的搏战,南宫保稍稍疑声,细目望去,在巡查卫的将旗下,统领之人竟然不是殷破。

    此番,殷破叱令,诸遂风无奈,只能顶上统将之外,面对南宫保的盾阵,他心思凝重,不敢有一丝疏漏,毕竟南宫保的名字他听说过,将帅王爷庆亲王之子,不到三旬的年纪官居宫卫所左千牛卫,如此顺当高位的军途实在让他这个浮萍之人羡慕。。

    随着南宫保长枪仰指,叱声令下,千牛卫盾阵前行三十余步,至演武场中线处时,如玄武般的大盾阵顿时分散成五个小盾阵,以独进袭扰之势压向巡查卫,诸遂风见状,挥刀后撤,待千牛卫盾阵横杀上,他沉喝止步,以自己的亲兵队为核心,长枪兵突进顶压,将千牛卫活生生顶在演武场中线处。

    “枪收步进!”

    四字急呵,巡查卫的二百余长枪卫顿时泄力回撤,突然的变化使得千牛卫阻力骤减,形成十余步的真空区。只是不待千牛卫突进,巡查步卫们已经交替回压,也就眨眼功夫,千牛卫盾阵前列,便有百余人被巡查卫硬压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