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三章皇城操演2

    听到这话,诸遂风一时哑语,且心底的愤慨就像洪水般翻滚起来。

    在辽源军散旗消之际,由于身后无根,自家将领辛訾又莫名外调,一时迷途中他只能随兵部、吏部令下平调,来至九门督司当一个守城将,可是九门督司的将校又大都排斥外来将领,故调此月余内,诸遂风几经排挤,此番皇城操演之所以能选人有他,也不过因为他有几分训练搏杀的能耐罢了。

    面对殷破不怀好意的质问,诸遂风虽然心里憋屈,可位在其下,他只能恭敬回话:“回指挥使的话,末将原是辽源军御卫营振威副尉!”

    “哼哼…”殷破冷笑:“那你说说看,若是让你统率巡查卫与骁骑对上,你有几分胜算?”

    “这…”诸遂风哑声,看着殷破似笑非笑的模样,他心中低骂不止,但凡有点脑子都知道,巡查卫不过是九门督司的防卫力量,多年无战事,早就消磨了斗志,如此怎么和林秀麾下刚刚经历了北疆搏杀的悍兵比,可是人在威压下,他又不敢说出败言,故短暂的沉默后,诸遂风道:“五…五成吧!”

    殷破听了,哈哈一笑:“不错,既然五成,那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说完殷破转身离去,留下诸遂风一人在原地焦躁暗骂。

    “将军,营地已经安置好,接下来做什么?”

    亲兵近前禀告,无形中使得林秀心下悲伤起来,随着眼前浮现边洪的身影,林秀叹然瞬息,只是林秀非那不实际的人,他伸手拍了拍额头,扫去思绪,道:“去校场监察使那领取军备所需!”

    亲兵离开后,林秀卸下甲胄,还未歇息片刻,一声熟悉的叫喊从背后传来。

    “林兄弟,果然是你!”

    寻声回首,林秀看到九门督司南城守将、左司阶校尉史进大步走来:“林兄弟,你这骁骑弟兄个个威武,有你们在,怕是这夺冠结果已经定下了!”

    林秀笑声应语:“史大哥言过,皇城操演,御林军,千牛卫,乃至你们巡查卫,那个没两把刷子?我们不过是奉命前来行军令,凑个热闹罢了!”

    “林兄弟口是心非,没有说实话…哈哈哈…”史进笑言近前,待他看到林秀腰间的虎纹青月刀后,面目稍微一抽,显得很不自在,林秀疑神功夫,他笑面转沉:“林兄弟,关于你营盘和亲兵的事,我知晓了,那个…若非我们嚷嚷着叫看将刃,你那亲兵也不会…对此,为兄深感不安,多次想去你营盘探望,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林秀轻吐一口浊气,抬手拍了拍史进的肩头:“史大哥,你想多了,那是我兄弟命不好…”

    “唉…可惜你那兄弟了!”

    “史大哥,不说这些!”林秀未免心绪躁动,当即转了话头:“这次皇城操演,你怎么来了?”

    说到这史进面色稍变,旋即附声低言:“我花了三千两银子,从九门督司首府伍子阕大人手里买了这个操演名额,为的就是想借着操演露脸,若是侥幸搏得陛下的恩赐,就算不能位进,也可以外调入军行,大体相较,全都比看城门强!”

    林秀听了,稍稍一顿,但并未多言:“那我祝史大哥风顺露降,官居进上…”

    “别提了,原本我心里还有些底,可是看到那些御林军,看到你们骁骑营,我这心早就凉了。”史进自嘲的笑起来,只是随着一声沉喝传来,让史进顿时面色瞬变。

    “史进,让你整兵操训,怎地在这闲谈多嘴,你若是喜欢,大可去城门前值巡问话!”

    叱声之下,史进赶紧转身恭敬:“指挥使大人,末将只是…”

    “嗯…?”殷破上前,他目光高挑,睥睨之气盛人满面,在这拖腔中,史进不敢多言,眉皱腮动:“末将这就去…”话落,史进连与林秀打招呼都来不及,便匆匆离去,就这片刻功夫内,林秀对殷破的印象已经归于糙人之列。

    “你就是林秀?天赐狗屎运、白身位进十二级的骁武皇小将?”此言即出,林秀面色骤冷,身后的亲兵当即叱声:“你说什么呢?”

    “退下!”林秀沉言斥说亲兵,殷破见之冷笑:“怎么?你还想对本指挥使动手?”

    “末将不敢!”林秀压声:“末将不知何处招惹大人,竟然引来大人言锋相对!”

    “林秀,不是你招惹了本指挥使,是你风头太劲,让本指挥使心里不舒服…本指挥使看你年轻,在此奉劝你一句,凡事留点余地,给别人一些肉吃,不然容易撑死自己…”

    说完,殷破傲然离去,亲兵则盯着这个九门混账低声叫骂:“混账玩意,若非此地是中都,我等必然要教训他!”

    “不准乱来!”林秀呵斥,看着那个傲慢的背影,虽然他的话很让人燥怒,可是他也在无形中挑醒了林秀,短暂的思索,林秀冲亲兵道:“尔等按规矩操行歇息,我有事,去去就回!”

    庆亲王府。

    秦懿从兵议阁回府,老远就看到秦宇至面色躁烦的坐在庭内,秦懿走到近前坐下:“宇至,你这是怎么了?”

    秦宇至愤声不平,将一本皇城操演的将兵名册递上:“爹,伍子阕那个老混账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杂碎,皇城操演,我身为九门督司中府折冲都尉,本该在操演将选列内,只因我没有像其它将校给他上供银子,他便将我剔除,您说这算什么事!”越说越气,秦宇至当即起身就要向外走,秦懿头都不抬的沉问:“你去哪?”

    “我要去中书阁议政司,上令罪指这个老混账!”

    听到这话,秦懿面色顿时阴沉,他把将兵名册摔在八仙桌上,叱声:“宇至,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就像三岁稚儿说出的笑言!”

    “可是…”

    “你给老夫记着,人生沙场,曲折万险,若不平心,沉稳身,行兵战敌,你一步之后便是白骨尸骸!”

    威压声下,秦宇至气消一半,转身重新坐下:“爹,儿只是憋屈…那老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