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烹狗25

    一时间的威逼让顾恺之后退两步,他直视赵源,看似强硬的姿态下,却声微暗颤,底气消散,双目神色更是随着晃动的心劲弱之相对,短暂的愣神,顾恺之愠怒:“赵源…你这般模样…你想干什么?本参将告诉你,这可是中都,身为骁武皇的兵,你若敢乱来,我定然向将军禀告治你的罪…”

    听到这话,赵源突然放笑,不明所以的顾恺之战栗瞬息,不待他思绪周转开来,赵源快步上前,抱拳恭敬:“参将勿忧,方才瞬间,末将有一事不明…您老好歹是上过沙场的将者,怎么短短月余功夫就变的胆气消散…亏的今日是末将在此,若是换成盗贼,只怕参将刚才的行径已经丢了骁武皇的脸面…”

    “你…你给我住口…”

    被赵源气势挑弄,顾恺之气急难出,只是不待他开口叫骂,数步外,林秀已经匆匆赶来:“不知参将前来,末将有失远迎,参将,请帐中上座!”

    “哼!你们这些野马胚子,整天弄些幺蛾子,就你那将帐…上座免了!”

    顾恺之被赵源下了面子,闷气呵斥,可林秀恭敬笑面相迎,他就是火气再大,也只能公事优先,憋下心底的闷气:‘野马胚子,我倒要看看你能蹦跶多久?别以为攀上连亲王的枝杈就嚣张跋扈,我不信连亲王那个老家伙能事事为你撑杆子到底…’

    心下暗唾几句,顾恺之没好气道:“这是耿将军的亲笔令,责令你亲自去办。”

    末了耿廖扫目赵源,一语双话的冷斥林秀:“记着,一定要亲自去办,就像你们骁骑甲士整日挂在嘴头的骁勇威武,可千万别丢了骁武皇的脸面!”

    “末将领命!”林秀接下令书,将顾恺之送走,赵源对着他的背影重重唾了一口:“这个老混账…真把自己当成个玩意儿了…”

    “算了,源哥,与他这种人置气不值当,耿廖不过是只皇犬,他就是皇犬身边的癞皮狗,狗中的精细种!”

    “阿秀,你这奚落中听!”

    二人哈哈一笑,扫过不快,林秀拆开令书细细扫眼,上面下令林秀带本部将士前往中都参加皇城操演。

    “这只皇犬搞什么!”林秀燥声一句:“皇城操演?把咱们当猴子耍为那些朝臣找乐子?”

    “谁知道!”赵源耸耸肩:“要不…我去?以咱们骁骑弟兄的能耐,管它什么操演,除了北蛮,就中都城里那些久不见血杀的禁军、宫卫,我还真看不到眼里…”

    “别!”林秀断然拒绝:“这事耿廖亲笔点名我,若是你去,他指定会借口整治咱们,再者,帅师告诉过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番皇城操演,咱们肯定不能实打实的干,否则扫了那些官家脸面,你我可真就吃不了兜着走!”

    “说的也是,可是你这一走,那陈定硕狗杂碎怎么办?”

    “陈定铄那老杂毛的罪例卷宗我已备的差不多,你先替我保管,另外派人去东昌州暗中探查,最好再整几个府衙舌头,把一切给坐实喽,我觉得单凭孙德水这一个团练种还不够顶令上旨!”

    “这个没问题,稍后我派林怀平去,他心细稳当!”赵源应声。

    “那就好!借着入都机会,我走一趟连亲王府,拜见一下帅师,请他指点迷津,别到时仇没报了,再把自己陷进去,最后…”林秀说到这语气稍顿:“务必加强营盘防守,特别是鲁兆风和孙德水这些人,九疤脸的事决不能再发生,他们还有用,可不能有失!”

    赵源点点头:“营盘有我在大可无忧,除非他们要明面开战,那样老子让他们有来无回,倒是你自己小心些,中都城可不是个好地方!”随后,林秀稍稍安排,便率领本部亲卫校骁骑五百甲士前往中都。

    中都西门郊外,骆妙欣、骆狮、骆虎三人护着骆平安前往东昌州,由于都府衙那些家伙暗中行事,使得骆妙欣心下不安,为保安全她想到了骁骑营,故打算找到之前的小将军林秀,请求他派兵护送。

    来到骁骑营,骆妙欣被巡防骁骑拦下,值巡的黄齐认得骆妙欣,便将她们带到营中,只是林秀已经前往中都,大营事务由赵源暂代管束。

    宣节校尉、赵源的营帐内,听闻骆少监的遭遇,他心中大惊,思索片刻后他道:“骆姑娘,私自派兵行事,有违军律…再者,少监大人这般情况,你应该寻衙门…”

    话到一半,赵源才反应过来,正是都府衙的人要干掉骆平安,若真是报官,恐怕他一刻都活不了。

    看出赵源顾忌军律不愿派人护送,骆妙欣顿时跪地哀求,身后,骆狮、骆虎怒声:“骆小姐,你不用求他们,有我们二人在,就是拼了性命,也能护得老爷周全!”

    闻此,一旁的林胜哈哈大笑:“两个江湖刀客竟然这般狂言,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骆虎骆狮怒之林胜的反应,可位在别人家的地皮上,他们只能忍气。

    “你们未免太高看自己了!”林胜继续戏声:“陈定铄心狠手辣,他若狠心收拾你们,就是再多十个你们,也不一定能挡的住!”

    骆妙欣自然知道这些,现在她又不敢信任官家,只能来找林秀,跪在地上,她冲赵源叩头数次,一时间的哀声让赵源心下发酸,这时,林怀平上前附耳低声:“源哥,我本就要去东昌州,不如借着探查名义,从斥候队拨出几十人,护着他们?”

    “不行!”赵源一口回绝:“若是三五人,真出事还好说话,几十人…那可就是违反军律,若是让顾恺之、耿廖这些人发现,咱们都得掉脑袋,再者你的任务不轻,我不能再给你添事,若让林秀知道,他也会怪罪于我!”

    说到这里,赵源看着骆妙欣哭啼不止的样子,快速思索眼下形势,若是己在明,对方在暗,那就一直处于被动地步,如此为何不转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