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烹狗21

    孙德水打了个饱嗝,让后小心翼翼道:“大人,我说,我都说,只求您别杀我,想来我们不过是那些官爷手下的狗,除了听命,别无他法!”

    “少废话!”赵三威吓一句,孙德水打了个哆嗦。

    “大人,您应该知道月余后的吏部评定吧,介时县以上的官差都要经吏部审核政绩,以此为根据确定是否调职升官,好的官家升至肥差富饶之地,差的原地不动,或调至更差的县区地域,俺们东昌州郡城县府衙的官老爷们都想离开东昌州这个穷地方,可是他们满脑子都是油水,根本没什么政绩,唯一的办法就是使钱疏通,这第一个卡子,也是最关键的直属上阶便是都府衙,作为中都四地的府衙政官头子,都府衙管着中都四地的所有城、县府衙政绩履历,为了能够安然升调,那些官家老爷家伙就极力搜揽钱财,上供都府衙,这假扮盗贼,劫掠中都地界商队是历届官家的手法,来银子又快又安稳,当然这事都府衙是知道的,毕竟银子没人嫌多,一个月前,都府衙就叱令下属府衙,派捕快衙兵巡查,为强盗劫掠打掩护,如此还能借口多收笔巡夜银子,只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碰上你们这些军爷…”

    “狗畜生,真是娘胎里在铜臭水里养出来的!”

    听到这些,毛云气的直骂,抬脚踹在他的身上,孙德水抱头求饶,赵源起身拦下毛云,盯着孙德水说:“那你们与都府衙的车驾队搏杀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个意外…我们假扮盗贼劫掠有两个规矩,一不劫官家,二劫贵胄,当时碰到那车驾队,我寻思没有任何官家贵胄的标志就动手了,可是碰面后,我从他们的靴子上知晓有猫腻,猜测那车驾队肯定是某个都府衙官人私下做事派出的人,当时我们就想走,结果那些人反倒冲杀上来…对了,在他们冲杀我们前,他们自己好像就打起来了,我瞧着似乎要杀一个押车的头头!”

    “说具体点…”

    “大人,我就知道这么多,我们是一帮团练兵,欺负下商队还行,对上这些天子脚下的衙兵老爷,俺们就是一坨腌菜,一照面就心虚败逃,结果没跑多远,就被你们给抓了!”

    ‘呼…’

    知晓这些官家黑幕,赵源心胸压抑的很,抬脚欲走,不成想那孙德水赶紧上前跪地,抱住赵源的腿,毛云以为他要作乱,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脸上:“你个窝杂菜,想要作甚?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眼看毛云抽刀作势劈砍,孙德水哭丧哀求的模样让赵源勒声止令,毛云只能咽了口闷气腿到一旁。

    “军爷大人,小人不敢作乱,小人就是想问问,大人什么时候能放了我!”

    赵源眉目微抽,那股子火气让他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些狗腿子:“你还有脸说走?若非你有几分用处,老子早就宰了你!”

    闻此,孙德水就要哭嚎,赵源心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狗杂碎,闭上你的嘴,眼下老子不会杀你,你若是听话配合我,待所有事情过去后,老子兴许会放你走!”

    “小人一定配合,小人一定配合…”随后,赵源不再面对孙德水那如蒜盆般的脑袋,径直来到将帐。

    将帐内,气氛压抑凄冷,林秀双目充血坐在上首,李虎、黄齐二人也都面色恼火,阶下,鲁兆风就像哑巴一般闭口不言,时至此刻,李虎、黄齐二人刑罚冲治鲁兆风好几个时辰,又威吓压了数次,几乎快把鲁兆风活活整死,这混账玩意依旧不说一个字,现在看去,就跟失了神一样。

    “他娘的,气死老子了!”李虎燥骂一句,回身抽出兵器架上的横刀:“他娘的嘴够硬啊,不说是吧,老子这就一刀一刀砍了他,砍完手,就砍脚,老子不信他不说!”

    “胖子,滚一边去,你这样玩下去,不等他开口就嗝屁了!”

    一直未作声的林胜臭骂一句,李虎听之怒喝:“你别给老子装的像耿廖那皇犬一般威武自大,老子不服你!”

    “住嘴!”林秀心燥,怒喝一声,李虎、林胜当即闭嘴立到一旁,林秀抬眼看向赵源:“源哥,你那有什么线索?”

    赵源揉了揉两鬓,道:“怎么说呢?陈定硕此人屁股着实不干净,中都附近的强盗风流实为官家筹集银子的黑手方式,为的就是月余后吏部评定,这陈定铄以权谋私,此罪可落!”

    “如此甚好!”林秀畅声:“这个老畜生,为了什么狗屁天雷珠的案子,竟然到我营盘杀人,实在猖狂,我定要把他从官家的位置上拉下,按在边洪的坟前叩首谢罪!”

    二人细说几句,将目光重新放回地上的呆默之人,赵源细目盯看鲁兆风片刻,道:“你是陈定硕手下的衙兵总捕,算是第一亲信,在此,我问你一句话,你可听过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古话?再或者,你身为官家,自然知道行黑手后的最安稳方法就是把知晓的人除掉,这个理儿,你不会不懂吧!”

    原本鲁兆风就像呆子一般,可是听到这,他木木然的脑袋抬起看向赵源。

    “鲁兆风,我们查过你,河东人氏,祖籍屠户,能凭一人之力从郡城爬到中都都府衙总捕的位置,足以证明你有几分能耐,可是你忘记一句话——椽子大了会顶破屋顶,根子太硬会抽了树梢的生机!”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鲁兆风喉结滚动,旋即吐出沙哑如老妪的嗓音。

    “我们是谁?月余前,骁骑大火,别说你忘记了!”

    “你们是骁骑营?”鲁兆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让李虎很是火大,上前一步,卡主鲁兆风的脖子:“狗杂碎,你方才什么眼神?”

    “哈哈哈…”鲁兆风噎着嗓子笑起来:“我什么眼神…一群自以为是的兵崽子,敢趟中都的浑水,不是本捕看不起你们,以你们的莽撞,这浑水能把你们呛死都找不到尸体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