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烹狗15

    “狗娘养的杂碎,怎么变成这样?水哥,咱们干不过啊!”

    唑眉汉大声急呼,几步外,鹰目水哥一刀撂翻冲到近前的衙兵,借着抽身躲闪围攻的空怒吼:“那还啰嗦什么,赶紧撤!”

    可是秦亮和十几个衙兵已经冲上来,更有数人抄起臂弩朝他们连射,一时间水哥这些人算是被打的头缩裤裆都没用。

    混乱中,借着秦亮与水哥那些莫名强盗纠缠,陶安还未近身,鲁兆风抄刀砍番两人,冲破身后失神的衙兵,夺马挥鞭逃去,那陶安见了,当即大骂废话,也不管秦亮与那些强盗,自顾上马追向鲁兆风。

    奔逃中,鲁兆风后背箭伤愈发疼痛,可陶安等人的追杀就在咫尺之后,他心恨欲裂不能泄气,否则乱刀上来,定然没命。

    “射…放箭射死他!”

    陶安追奔不上,嘶声呼喝,几个属下抬手发射臂弩,‘嗖嗖’数只弩矢飞来,鲁兆风躲闪不得,再度被射中他的肩头,随着痛楚冲涌臂膀,鲁兆风惨叫一声摔下马,见此,陶安大喜,他挥臂抄刀,直冲滚入泥泞中的鲁兆风,妄图借着马力急速斩下鲁兆风的脑袋。

    只是命不到亡数,鲁兆风硬是憋着心火怒气翻滚躲闪,避开陶安的腰刀,不待陶安回转马头再度劈砍,一柄短枪自远处飞来,直中陶安坐骑,坐骑瞬间嘶鸣卧马,强大的冲力把陶安掀翻马背,甩出数丈远,直接扭断身子亡命,其它几个属下看到此景,当即勒马转首逃离,可是由远至近杀气腾腾的黑甲骑兵已经瞄见这些人。

    “快撤!”鹰目水哥边战边退,在丢下十几具尸体后,他吼声逃离,至于秦亮则心急陶安,故没有继续追击,回到车驾队前,秦亮先是稳下车夫,整好车驾,让后派人去探查陶安境况。

    “唰”的长枪抽动,陶安的属下狗腿子胸前出现一只血窟窿,这人嘴冒血泡,身子抽搐两下便没了气息,处理掉这些人,毛云冲赵源道:“源哥,这些人不像强盗!”

    赵源也不应声,他扫眼四周,来到还在喘气的鲁兆风身前,他抬臂执刀去挑鲁兆风的身子,想看看他死透没有,结果鲁兆风憋劲闪身,赵源警惕,当即一脚将鲁兆风踹起,鲁兆风张口喷血的同时将腰牌甩出。

    “格老子的杂碎,敢偷袭我家校尉!”

    毛云咒骂,抽刀就要了结鲁兆风,却被赵源拦下,赵源探身捡起腰牌,抹去泥渍,腰牌正面刻着都府衙,反面刻着总捕,稍加思索,赵源道:“拿下他!”

    车架前,秦亮胡乱包扎臂膀上的伤口,也就一两息的功夫,探查陶安情况的衙兵已经回来,秦亮急问:“情况如何?”

    “大人,好多骑兵,没瞧见陶大人!”

    衙兵话落,秦亮就看到远处有不少骑兵奔来,他呆愣不过半刻,赵源已经来至近前,看着满地的尸首,赵源沉声:“尔等何人?”

    “回大人的话,小的都府衙,这是都府衙的押货车驾,方才遭遇强盗,发生了混战…”且说话同时,秦亮赶紧奉上自己的腰牌,赵源细看之后,正想说什么,部下赵三派人来告,说在坡林后的小道抓到十几个强盗。

    秦亮听之当即出声:“大人,就是那些人,他们想要劫掠我等车架,可是我等死命抵抗…”

    由于赵源心中有其它思绪,听得抓住盗贼,便不再听秦亮废话,当即带人过去,绕过交界处向坡林后冲去,见此,秦亮心出一口气,即刻督促马夫起行车驾,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给老子老实点!”

    赵三一刀鞘砸在鹰目水哥的脑袋上,只把水哥砸的脑袋冒血,看着这些身穿双叶黑甲的骑兵,唑眉汉只恨自己出门没有烧高香,趁着赵三张望别处的功夫,他悄悄挪到水哥身后:“老大,这下如何是好?”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水哥也是一肚子的憋屈,先是误撞官家车驾,白白死了十几个弟兄,跟着没跑多远,就被这些在小道上出现的骑兵给逮个正着,方才那个照面,这些骑兵又冲杀了自己七八个弟兄,如此结果岂能让人不气?可是在骑兵杀气中,水哥又不敢释放一丝一毫的怒气,生怕稍不留神,这些家伙就会抽刀砍来。

    赵三站在高处,时不时的扫眼四看,大约等了一刻功夫,赵源奔来,赵三赶紧迎上:“老大,抓住了,果然如您所料,这些家伙一看就不是正经的盗贼,方才冲杀,宰了九个,还余下八个!”

    “八个?”赵源应声,纵马近前,目扫水哥一行,在这短暂的沉寂中,水哥等人如畜架火,燥热胆颤,随着赵源抬臂持刀指向一人,那声低闷的威压将水哥几人震的一愣。

    “你…给老子滚起来!”

    被刀指着的那人哆哆嗦嗦起身:“大人叫我?”

    “你们到底是贼人强盗?还是官家走狗?”

    “啊?”

    这人一时愣神,见此,赵源眉角抽动,不说二话,猛然发力,三刃刀便携着寒光劈上来,‘唰’的血液喷出,混着脑浆的粘稠之物如豆般四溅,将身旁其它人吓的缩头缩脚,生怕沾上那恶心的玩意。

    赵源结果一人,目沉面冷,微微抽臂,又指一人,同样的话,这人回头看看水哥,不待他应声,赵源再度声威刀锋齐出:“老子问你话,转头作甚?难不成你的嘴巴长脑袋后了?”

    ‘唰’

    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刀,至此,水哥这些人已经完全被赵源的劈杀给吓破最后一丝胆气,当赵源再度点人指向唑眉汉时,其它人纷纷后挪,而唑眉汉更如小鸡啄米一般,先是跪地叩头,让后不等赵源开口,便把知道的全都倒出来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是东昌州哨骑营的团练兵,做这勾当只为赚些银钱饱肚子…小人家中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襁褓待补的娃娃,求大人饶命…其它小人真的不知道了…您要问就问水哥,他是我们的团练头目…您问他啊…”2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