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七章烹狗13

    林胜喘了一息道:“那少监虽未言明,可看他与骆妙欣的亲情,必然能够接下咱们的好意,且随后话里的深意也传递出会一些相助的意思!”

    “这就够了!”林秀心中稍稍通畅一些,结果话音未散,外面巡夜骁骑急急奔进:“将军,方才有莫名骑人在后营林边虚晃身影,射箭入营!”林秀闻之赶紧起身,拿过三棱羽箭细看,在箭杆上绑着布条,林胜当即断言:“这定然是那少监的回礼,不过没想到那老家伙如此迅速…”

    林胜暗自笑叹时,林秀已经张开布条细细看完,随后将布条扔进一旁的炭盆里烧为灰烬:“少监给我们的消息,与我们之前追查的错不了多少,共同点全都指向都府衙,也就是黑狐狸先前说的陈定铄!”

    “陈定硕?这家伙是都府衙什么人?”

    “都府衙常丞,衙门里的首要人物,正五品的高官!”林秀说完,林怀平、李虎、黄齐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怪不得能够轻易把九疤脸这些人给铲除,原来也是个实权家伙!”林怀平惊诧之余,心有忐忑:“如此咱们该怎么办才能把这个黑心狗杂碎拉下来,为边兄弟和死去的骁骑弟兄报仇…”

    “鲁兆风!”林秀沉声:“主家动不了,就先动身边的狗腿子,只要撬开这个狗腿子的嘴,边洪的死,骁骑营的大火,乃至其它事情全都逼说出来,做成证供,介时不信他不认!另外这布条也说了,鲁兆风两天前奉命前往尧官镇押运贡品回都,这是个机会!”当夜,林秀留下黄齐负责营盘,自己则与林胜、李虎、林怀平领本部亲兵百人向尧官镇奔去。

    晨曦,灰蒙蒙的朝露就像蒙障一样遮盖了整个中都大地,没了细雨的滴答喧闹,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安逸。秦亮唤醒沉睡的鲁兆风道:“大人,雨停了!”让后奉上一只烤熟散发着香味的肉块。

    鲁兆风睁开惺忪目眼,细细查看一番,确定车架无事后,咬着肉块夸赞秦亮,秦亮听之嘿嘿低笑,半刻后,车驾队伍启程,只是还未走多远,一群骑人从后面追上。

    “总捕大人…总捕大人…”

    听闻呼唤,鲁兆风停下,他回身瞧去,心下警惕,手更是不自觉的放在腰刀刀柄上。

    “尔等何人?”

    “属下都府衙佐捕陶安!”

    “佐捕?本捕不曾见过你,有过凭证?”

    鲁兆风疑声警惕,那骑人首列的陶安赶紧下马,近前抱拳回话:“大人,属下陶安才从西陇县府衙调入都府衙,故总捕大人未曾见过!”话落,他从腰间拿出一块铁牌递上,鲁兆风细看令牌后才撤去心中的警惕。

    “原来如此,那尔等不在中都巡防值当,来此作何?”

    “总捕大人,近来中都至东昌州强盗贼人风起,此尧官镇前往中都的路与东昌州的官道交错,为防万一,常丞大人特派我们前来协助大人,押送贡品!”

    闻此,鲁兆风旋即放笑,让陶安不明,他粗声道:“有劳陈大人费心,既然如此,尔等就在车架后压脚,时刻注意后面的情况,谨防有贼人强盗作尾巴,图谋贡品器物!”

    “属下等得令!”

    短暂交际后车架再度起行,一路上鲁兆风骑着马走在前面,秦亮跟在一旁,听得近来强盗贼人风起,他双目四看,道:“大人,这可是中都地界,怎么会有盗贼一说?来时不曾听闻啊!”

    鲁兆风低笑片刻,道:“做好你的事,其它不用管,最多后天,我们就能回到府衙交令,到时就是升官加职,至于什么盗贼山匪,本捕还看不到眼里!”言说中,车架行至一处丘坡地段,由于道路泥泞,车架行走艰难,不得已之下,鲁兆风这些人只能下马,踏着泥浆与车夫一同推车前进。

    沉闷的坡林内,随着艳阳逐渐高挂,驱散晨雾,鸟兽飞禽纷纷从夜幕中醒来,当一阵急匆匆的脚踏泥浆声从林中传来,这些鸟兽被惊得飞起四散,寻声望去,几十个布衣汉子快速穿过林子,向不远处的官道交汇处奔去。

    “快点!”

    为首的鹰目汉子粗声一喝,身后弟兄当即再加三分速度,但昨日下了一夜的雨,坡林内泥泞,怎能好走?故一唑眉汉子应声:“水哥,这他娘的不摔着就是万幸,再急岂不是赶着投胎啊!”

    “你说什么?”鹰目汉水哥顿时急刹,回身死盯唑眉汉子:“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一瞬间的杀意让唑眉汉心颤改口:“没..没什么…我是说路滑,水哥慢点!”

    听到服软的话,水哥才收回杀气,他转身站在凸出地面的青石上远眺,大约一里外,就是东昌州与尧官镇交汇前往中都的官道交汇口,对于那些商队车驾,这是必经之处,水哥冲麾下的弟兄道:“全都精神点,一会儿若有车驾路过,只要不是官家的车,不打中都贵胄旗子的,一律劫了,但是切记勿伤人命!”

    贡品车驾队中,随着天大亮,鲁兆风下令车夫稍稍提速,否则还得多几日才能到中都,秦亮借**代车尾提速,便脱开鲁兆风。

    陶安见到秦亮过来,刻意放慢马速,与车架稍错一丈距,那秦亮也心领神会,与之前后交错前行。

    “大人的命令你可清楚?”秦亮沉声。

    “属下明白!”

    “那你为何今日才到,昨夜可是好机会,都他娘的让你白费了!”

    “大人息怒!”陶安急言解释:“昨夜雨势搅扰,我等追错路了,故…”

    “行了,别废话,误了大人的事,你我都得掉脑袋!”秦亮噪声一句,让后吩咐:“眼下借着盗贼风息,到前面的官道交汇处准备,那四周多是坡林,你派几个人假作盗贼,在坡林中以连击弩袭击,我会与鲁兆风追杀进去,务必把鲁兆风杀在林前!”

    “属下明白!”

    从官道下来,赵源夜幕迎雨,奔至东昌州地界,却无任何发现,便换了一条道奔回,当他行至官道交汇二十里处时,毛云等人在林间发现了被劫掠损毁的车驾,可是没有任何尸首。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