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二章烹狗8

    正说着,丁尧小解回来,一坐下,他面色凝重道:“胜哥,有人跟着咱们…”

    “哦?”林胜稍稍诧异:“有人跟着老子?有意思…又来了个不要命的杂碎!”说完,林胜冷冷一笑,将茶盏放下,向外走去,待他们三人起身离开,隔了两个桌子角落处,骆虎冲身前的家奴示意,三人也起身跟了上去。

    当林胜从热闹的街巷往僻静处走去时,骆虎稍稍犹豫,但好不容易追到这人踪迹,他岂能放过:“小心他们,那几个不长眼的衙兵就是被他们做的!”

    巷子里,林胜等候着杂碎到来,全崇侧目余光观察,道:“胜哥…这些人不是衙兵,也要做了?”

    “不是衙兵,做了更省事!”说话功夫,丁尧已经抽刀,结果二人守在拐角处等了片刻,却没有脚步声逼近,这让二人一时不明:“该不会没跟进来?”

    林胜挑目示意,全崇出去察看,结果刚走过拐角,‘噹噹’两声,全崇便被骆虎拿下,林胜凸步上前,可骆虎的刀刃已经架在全崇的脖子上。

    “爷们,说两句?”骆虎死死按着全崇狠声,身后两个家奴更是掏出臂弩直指林胜。

    “你觉得老子是那种妥协的人?”林胜冷笑,不顾面前的威胁,他缓缓抽刀,骆虎眯着眼睛死盯林胜片刻,凭着直觉,他竟然松手抬脚将全崇踹了过去:“陈定硕是个狗杂碎,以他的为人,麾下定然不会有尔等这般青汉子...若我猜的不错…你们是军中人?”

    林胜看着命在鬼门关前晃悠的全崇被面前汉子随手放掉,一时不明,连带握刀的手也松了三分力气,他皱眉:“老家伙,你确定我等是一路人?别走岔道不小心掉沟里,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认不认人,就一件事…”骆虎沉声:“蔡安在哪?他欠着我家老爷一条血债!”

    半刻后,骆虎、林胜各带人从巷子分别离去,全崇、丁尧二人跟着林胜:“胜哥,这事怕是不妙啊…若真是都府衙从中作黑手…还扯进太府阁少监,搞不好就是风气云涌的大事…”

    “大事又如何?”林胜皱眉沉思,旋即阴笑:“中都果然是个潜龙风云之地,有意思…”

    从黑狐狸口中得知事况的大概,林秀心底愈发压抑,若仅仅是江湖人作黑票前往营中灭骆妙欣二人的口,间接害了边洪,他大可开杀戒将那些江湖杂碎剁了给边洪祭坟,可是现在竟然牵扯进都府衙?难不成是都府衙要灭骆妙欣一家子的口?

    事到这里,林秀不敢再乱想,当然,在这些话引子后不排除黑狐狸在刻意驱使自己为他们报仇!故林秀到底没有宰了黑狐狸,也没有要他的藏钱,直接回到中都西城的隐秘点寻林胜。

    院落中,林胜早已等候在此,除此之外,林怀平也来了,林秀看到他疑声:“你来此作甚?”

    “何基私下捎来一封书信,说是一位贵人给你的!”

    林怀平将点着锡印的书信递与林秀,林秀背身出来,在僻静处打开,偌大的纸卷上写着一小段莫名其妙的话———“骁骑尉,军阶越位十二阶,天资恩宠,文武双加,此间不找退路以求自保,何故揪着营盘失火不放,更甚者私下动作是否大了些…”

    看完书信,林秀的后背已经湿透,林怀平等了好一会儿林秀没有进来,便出来道:“秀哥,你怎么了?是哪位贵人的书信?”

    “没…没什么!”

    林秀随便搪塞一句,回到屋里,让后将书信引燃烧成灰烬,末了林秀看向林胜:“甩掉衙兵以后你为何没有出城与我们汇合?”

    “碰到尾巴了,稍微当误一些!”林胜近前,低声道:“阿秀,找到黑狐狸、九疤脸了?”

    林秀点头。

    “既然这样,那接下来是不是该对都府衙的人动手?好像叫什么陈定硕?”看着林胜似笑非笑的冷杀模样,林秀心底一惊:“你如何得知?”

    林胜笑笑:“我不是说自己碰到尾巴了!不过那尾巴是追蔡安的,不晓得怎么样追上我的踪迹,但这也算个好消息…”

    “好消息个屁!”李虎低骂:“我们私自行事本就违了军令,你不慎被人追上,万一泄露我们…”

    “胖子,你若害怕就滚回去!”林胜骤然压声,噎的李虎满脸通红,就差动手,可是事关紧要,他不敢当着林秀的面犯浑,只能狠咽一口气。

    顶开李虎这个胖子,林胜稍加思绪:“那人与我做了交换,我告知他蔡安的去向,但没说蔡安商货行的线索是断的,他则说了自己的来由,阿秀,边洪兄弟的死,骁骑军的大火,根子十有**就是海记商货行的天雷珠事,骆妙欣那一家子全都要被灭口的人,有八成的可能是都府衙指使,缘由还不得而知,且这只是推测,若想确切结果,那人言语之下透出一个人!”

    “谁?”

    “鲁兆风!”

    林秀皱眉:“他是何人?”

    “陈定硕的亲信麾下,都府衙总捕!”林胜说到这,刻意咬字道:“那个尾巴的根子是太府少监的人,阿秀,你可要想好,这些人可都是高官贵胄啊…他所说虽有虚假,但也有真迹,至于行不行的通,就看咱们自己,若真心实意为边兄弟报仇,这个坑咱们就跳,若是违心缓之,九疤脸已死,操刀的祸害没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林胜,你这话什么意思?”林怀平嗅到话里的刺激味道,即刻不满,可林胜却依旧冷言讽之:“我什么意思?我只想到告诉林秀…我们现在不过是一群兵崽子,近前顶头有耿廖压着,远了有中都数不尽的贵胄压着….哪怕此番违心放下此事,日后再碰到这种事如何?常言道,胆气丧,人魂若,我们退了,日后就会节节退,所以咱们不能因为害怕那些狗杂碎官宦贵胄就泄气胆散…”

    “林胜,你不用说了!”林秀忽然开口,断了林胜接下来的话:“边洪是我并肩作战的弟兄,他不能白死,我要给他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