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烹狗6

    三儿这话还没说完,黑狐狸已经强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他抄起手边的板子朝三儿砸来:“老子行走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看清你们这群混账种,老子稀里糊涂的被都府衙抄了后脚跟,老子都怀疑是不是你们这群杂碎搞得鬼?”

    眼看没什么结果,老五冲豹子示意,豹子抄刀上来,一记劈砍,直接在黑狐狸的腿上划出一道子,那钻心的疼让黑狐狸嚎叫。

    “狗杂碎,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稀里糊涂的抄了脚后跟?老子明白的告诉,是老子透的风,你和九疤脸这么多年,每次都给那么一点碎银子,大头全让你们自己落了,老子就是怒,就是要反你!”

    老五气急,怒骂不知,妄图刺激黑狐狸,而豹子则用刀划黑狐狸的腿,一时间把黑狐狸折磨的要生不能,要死更不能!

    “虎哥,院里三个,屋里…大概四个…”

    不知何时,李虎与数个骁骑已经偷摸过来,确定下大致状况,李虎抽刀:“外面的不用管,麻溜解决,屋里的,尽量留几个活口!”

    “弟兄们明白!”

    当又一阵惨叫传出,李虎与骁骑弟兄们好似恶狼扑食般从木屋周围的竹林丛里冲出,但见李虎一手持刀,一手紧握随处可得的短竹当做刺矛抛射过来。

    ‘嗖嗖嗖’数声竹矛飞袭,院里的三名刀客看到数个灰布衣的青汉子从四周奔来,还未起身,那些竹矛已经穿透他们的喉咙,送他们见了阎王。

    “什么动静?”

    老五听着闷响,心里一愣,豹子抄起刀就往外走,结果刚到门槛前,李虎人熊般的身板已经压上来,豹子瞬间变了脸色,只是比起李虎这些北疆搏杀活命下来的悍兵,他的反应实在太慢了,四尺环刀还没砍在李虎的身上,李虎已经单臂猿出,卡主豹子的脖颈,横刀携力顶上,直接把豹子给捅个透心凉。

    “噗”

    一口污血喷了李虎满脸,这让李虎杀气更涨三分,老五、三儿瞧见这般杀神,老五还算有点抗头的气势,抄刀顶上,三儿则是直接吓昏死过去。

    “滚开!”

    李虎抬脚踹在老五的胸口,势大劲足让老五离地飞起,柴草床前,黑狐狸看着这般景象已经呆愣,待他回过神思以后,那些灰衣青汉子已经控制住老五,唯有几步外的豹子在地上抽搐着倒气。

    “你就是黑狐狸?”

    李虎冷声问,饶是老五被打的七荤八素,根本听不清什么,这时,林秀已经进来,他目扫一圈,将目光落在断臂汉子身上。

    “黑狐狸?九疤脸在哪?”

    “你…你们是何人?”

    “要你命的人!”几个骁骑冷声低笑,那股子肆虐的模样让黑狐狸心底寒意涌动。

    “啪啪”又是两巴掌,李虎把老五抽醒,质问道:“老小子,说话,不说老子把你的皮剥下来!”

    “别…小爷有话好说!”老五目观这些人杀势果断,狠辣毒手,一时间他的怂样全现,这在黑狐狸眼中,就是属狗种的命。

    “老五,狗就是狗…你一辈子也当不了大哥…”

    闻此,老五急言:“小爷,他就是黑狐狸…他是…我不是…那些黑活都是他接的…和我无关?你们找他….”老五一时惊乱,想把事责外引,谁知李虎嘿嘿一笑:“他是黑狐狸,那你又是谁?”

    “我…我…”

    “他就是我养的一条狗…还是吃里扒外的杂种狗!”

    黑狐狸狠声,且说话功夫,他竟然捡起老五掉在地上的环刀,甩臂向老五刺去,老五被李虎压制,躲闪不得,环刀直接捅进他的脖颈,至此,老五大睁眼睛,嘴里冒着血泡死盯着黑狐狸,不过瞬息便嗝屁了!

    “黑狐狸?你可真够狠!”林秀皱眉,俯身蹲在他面前:“若你是黑狐狸?就告诉我九疤脸在哪?说了,我饶你一命!这个交易如何?”

    “哼哼…”黑狐狸虽然心惊,可是刀尖血命的他依然保有着江湖人的风范:“小子,年纪不大,心这么沉稳,手下又有这般凶杀的人…让我猜猜…你们是官家人吧?陈定硕那老杂毛派你们来的?”

    闻此,林秀摇头:“陈定硕何人?我只找九疤脸!”

    “哈哈!”黑狐狸放声大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九爷做了那事没人会留他活口,不过他也是个傻子,什么黑票都敢接…”笑骂中,黑狐狸竟然哭了,也就这时,昏死的三儿被笑声惊醒,李虎当即压上:“呦呵?是个装死的…”

    一句话把三儿给吓得尿了裤子:“小爷饶命…小爷饶命…”

    “饶命?你凭什么让我饶你的命?”

    “小爷,我知道黑狐狸很多事…你们别杀我,我全都告诉你…”

    这话挑起李虎的兴趣,回身搬了个马扎坐下:“有意思?主人养的狗要反咬主人了…来…说说!”

    “黑狐狸与九疤脸是把兄弟,俩人在中都地界做黑票活十几年,现在九疤脸死了…”话刚到这里,林秀转身奔来,一把揪住三儿的脖子惊声:“九疤脸死了?”

    “是…死了…就前天,被都府衙的人做了!”三儿一脸惊恐:“小爷,你和他若是有仇…恐怕没法报了...因为黑狐狸被老五的人陷害入了都府监牢,九疤脸为救他接了陈定硕的黑票活…事后死了好些人,听说是去骁武皇什么军的营盘杀人,陈定硕为了灭口,就在中都北城的一个窝里设下陷阱,把九疤脸做了…若你们依然想报仇,可以找黑狐狸…还有就是黑狐狸身上有一大笔银子,他们二人十几年来做黑心事,至少有好几万两…”

    “三儿…你这是癞皮狗,你以为你说了这么多,他们就会放过你?”黑狐狸虐声,可三儿早就胆裂,那还顾得上其它。至于林秀,听到九疤脸死了,他沉重的心底就像天空炸裂一般,一瞬间的空洞让他彷徨无措,进而心涌压抑,几乎癫疯心神。

    “怎么会这样?边洪就是死在这群莫名其妙的人手中?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们?”茫然的自语,痛心的结果让林秀越发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