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九章烹狗5

    瘦小汉子也不应李虎的声,冲林秀急言:“小爷,我…我刚才见到黑狐狸的手下了,他放才从街面上过去!”

    林秀闻之即刻起身:“带我去!”

    黑狐狸、九疤脸二人被陈定铄、鲁兆风设计灭在北城民坊区的其中一个窝点内,鲁兆风自以为做到万无一失,可是天有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衙兵火矢覆盖那宅院,进而引发大火四起灼烧时,九疤脸的几个手下硬是将断了半条膀子的黑狐狸拖进屋中,从地洞逃离。

    在东平镇东面的竹林乡内,黑狐狸被几个手下拼尽气力救活,可这些人真的是忠心于黑狐狸么?绝非如此!

    “黑爷,喝药吧!”

    昏暗散发腥涩狗尿味的屋里,一环须汉子粗手粗脚的将药碗递给柴草床上的黑狐狸,细眼看去,那黑狐狸细目尖鼻,刻刀眉,锥子脸,眨眼之间还真像狐狸,此番他噎着半口气活过来,苍白之下没有半分狐狸的精明,看着伸到面前的汤药碗,黑狐狸非但不领这些弟兄的情分,反倒咬牙鼓劲,用剩下的那只胳膊挥手,抽翻汤药碗。

    见此,环须汉子当即怒目撑裂,脸皮狰狞扯起褶皱,那壮硕如牛腿的胳膊暴起疙瘩肉,挥拳携风打来,可是盯着黑狐狸面色苍白、随时可能咽气的模样,环须汉子的拳头硬是在黑狐狸脸前一寸处停下,否则天知道这拳上去后黑狐狸还有没有命活。

    面对黑狐狸嘲弄不屑的笑声,环须汉子牙齿紧咬,那‘咯吱咯吱’的磨齿声让人心底发颤,眼看环须汉子无法忍耐这口闷气,一只粗糙的手搭在他的肩头,让后便是一声低言:“豹子,别乱来,杀了他,咱们可就什么都落不着!”

    豹子回头,绰号老五的刀客不知何时进来,这家伙两只眯眯眼,看着就让人心底不畅,豹子退下,搬了个马扎坐在门槛处:“这个狗杂碎,就不该活!”

    黑狐狸听了,冷冷的低笑:“不该活?那你们这群狗为何要救老子?”

    “黑爷,话不能这么说,兄弟们刀尖舔血过日子这些年,没有亲情也有血情,九爷已经死了,你可得活着,不然弟兄们日后怎么办?”老五笑脸相迎,结果黑狐狸直言刺破他的脸皮。

    “老五,你抬抬屁股老子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老子明着告诉你,那批银子…你们别指望得到…”

    “去你娘的…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老五被说透心思,一时气急,抬手抽在黑狐狸脸上:“给脸不要脸的畜生…”

    “哈哈哈哈…”黑狐狸直接被打翻在床,不怒反笑,由于力大,脑袋磕在床沿,嘴角磕烂,吐出一颗断牙:“老五,你一辈子都是狗杂碎的命,自以为聪明,实际就是臭狗屎,老子真后悔当初没宰了你…”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老五一把揪起黑狐狸的脑袋:“黑爷,兄弟一场,好聚好散,九疤脸那个傻子死了,现在没人能罩着你,你若是把银子吐出来,弟兄给你个痛苦,让你好生上路,与九疤脸作伴去!”

    “你做梦!”黑狐狸呵声喷出一口,由于鼓气过大,使得左肩膀的伤口崩裂,血迹眨眼功夫就浸透了绷带。

    “五哥,要我说宰了他得了!”豹子被惹得心烦,起身走过来,他抄起腰刀,作势就砍,可是老五舍不得九疤脸和黑狐狸攒下的那些钱,故焦躁的叱声:“滚出去!”豹子气恨交加,‘咣’的一脚踢飞马扎,转身向外走去。

    从东平镇出来,黑狐狸麾下的暗活接票人三儿急急往竹林乡走,这两日,九疤脸被都府衙一窝端了,除了中都十多个窝被绝了根,连东平镇上的狡兔三窟店也不复存在,一时间的变化让他们这些人失去主心骨,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幸好九疤脸的副手老五纠集余下的十多个弟兄,让他们暂时有了依靠。

    只是三儿不知,在他后面半里地的外,林秀、李虎等人正悄悄的跟着他。

    “小爷,错不了,那家伙叫三儿,是黑狐狸的暗活接票人,我估摸着他们肯定出事了,不然不会放着暗窝的活不做!”瘦小汉子小声说着,当三儿进到竹林乡后,林秀示意李虎,李虎带着数个骁骑弟兄向竹林乡的外面绕过去。

    到这,瘦小汉子有些怕:“小爷,要么我..我就不进去了…万一打起来..我这瘦鸡子的身板也帮不了忙!”

    林秀闻之,不由的笑了笑:“也罢,你这人虽然琐碎,但也算有点心,接下来就不用陪我们进去!”

    “谢小爷理解…谢小爷理解…”瘦小汉子说罢,转身就走,结果林秀第三次掏出一串大钱:“拿着吧!”

    “这…”瘦小汉子一时不敢接,结果林秀沉声:“先前我弟兄对你多由过分,你别往心里去,拿上钱,能做正事就做些正事,这条道..保不齐那天就没命了!”一番话说的瘦小汉子心里酸意满满,可他们生来就是市井无赖,有什么谋生的本事?当瘦小汉子再抬头时,林秀已经跃身离去。

    “五哥,五哥…”

    一阵叫唤从屋外传来,老五暂时把黑狐狸扔到一边,踱步出来,三儿上气不接下气道:“五哥,都府衙已经把九疤脸的所有窝全都查封,但没听说找到银钱的消息…”

    “格老子的杂种,藏钱的地方可真够隐秘,连官家都抄不出来!”老五确定九疤脸黑狐狸的钱财无事后,便转身进去,继续追问暗钱所在。

    当黑狐狸看到老五身后的三儿,面色一怔,跟着就大骂起来:“你个吃里扒外的狗杂碎也跟了老五这条狗?”

    “黑爷,话不能这么说,你失手进去,九爷为救你接了陈定硕的黑手票,带着咱们弟兄去骁武皇营盘杀人,最后遭了灭口的果,这一切都是你惹的,现在九爷死了,你残了,你不想活,也不能让我们死是不?我们也不多要,把你和九爷攒下的钱财拿一半出来给弟兄们,弟兄们们依旧把你当老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