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烹狗4

    “你…你…”面对如此狠辣的三人,衙兵心颤魂惊,目瞪如牛,额面青筋几乎撑裂面皮。

    “胜哥,和他费什么话,最下面的狗腿子,什么事都不知道,给他一个痛快得了!”骁骑全崇晃了晃手中的横刀,狠笑出声,林胜点头:“说的是,与狗腿子废话简直愚蠢!”

    话落,林胜起身收刀:“解决他!”

    闻此,一旁的丁尧沉目上去,但听刀锋呼啸,寒杀沉闷入肉,那衙兵来不及惨叫便见了阎王,随后三人就似无事般大摇大摆在小巷子转了几圈,确定无人尾随,才重新出来,融进那拥挤的人流中。

    “哥…那天秦伯来了以后,林秀到底怎么样了?爹说什么了?有没有惩治于他?”

    庆亲王府,南宫保的演武庭内,南宫燕快把他给折磨死了,无奈于南宫燕的纠缠,南宫保只好将石锁放下,接过侍女的杯盏灌了一口,缓息道:“燕儿,哥发现你对那小子越发上心,这恐怕不单单是还恩情吧!”

    “哥,你乱说什么,我不与你争,我就是觉得你们不能妄自胡来,你就告诉我爹爹有没有惩治他!”

    “没有,没有!”

    南宫保撇嘴皱眉,仔细盯着南宫燕看:“妹子,哥说句为你好的话,那林秀要论前途…还算有点光阳,有秦伯在,日后搏个将位不成问题,若是那样,你兴许与他能有个一二三…可是若按军行勋贵的将来而言,那林秀就算爬的再高也没用,商贾出身,秦王少师弟子这些个虚名,眼下的世子暗潮,他不过是个潮中一只小鱼,随时可能淹没在里面,所以…”

    “哥,你乱说什么!”南宫燕闻之血热冲头,即便嘴上否认,可是她面急声挑的模样却逃过南宫保的眼。

    “妹子,哥说什么,你肯定懂,为了咱们南宫家,为了庆亲王这个勋贵名,有些事…你真的不能单纯以喜好来断…”说罢,南宫保转身离去,留下南宫燕一人独思。

    半晌,她才执拗的暗自沉声:“什么勋贵…什么商贾…什么世子暗潮…我偏不信这个邪…”离开演武庭,南宫燕心绪不畅,她高声呵起:“墨莉…墨莉…你死哪去了?”

    在不远处的凉亭下,墨莉一溜小跑奔来:“主子,奴在呢?主子有何吩咐?”

    “给本郡主备车,我要出城去庄园找福晋!”

    “小爷,小爷,就是这!”傍晚时分,林秀、李虎在瘦小汉子的带领下来到东平镇,与西平镇不同,东平镇明显杂乱许多,没有什么正经的官道,也没有巡防卫巡查,放眼望去,街面上游侠结队,刀客四行,他们这些人一出现,就招来不善的目光。

    “我说那些人几个意思?”李虎不喜那些带有敌意的目光,沉声低问,瘦小汉子嘿嘿一笑:“几位小爷,你们身上武人气味太重,是个江湖人都能看出来,试问都是刀尖过活的人,有几个会善意对待同类?”

    “你的意思他们会来寻我事端?”林秀皱眉,手不由的按在腰间刀柄上,瘦小汉子摆摆手:“小爷多心了,敌意是敌意,但江湖可是有规矩的,无缘无故生事挑斗,赢了算是立名头,输了可是连命都没有了,几位小爷看着身强体健,人中之气鼎盛,就不是什么普通人,那些家伙可不会冒着立名丧命的危险来找茬!”

    说话功夫,林秀等人随瘦小汉子来的一处僻静的酒肆前,大眼看去,酒肆破烂不堪,那脏的好似猪屁股的招牌乌黑,恐怕有些年月没人打理,瘦小汉子在门前立住:“小爷,就是这,这是九疤脸的把兄弟黑狐狸的窝,找到黑狐狸,就绝对能找到九疤脸!”

    “进去!”林秀抬脚就要走,结果瘦小汉子却拦下:“小爷,这地方我就不进了,那些个亡命种,我一个字说不对,就没命了!”

    “你小子又想逃,没那么便宜!”李虎粗声,壮硕如人熊的他大步上来,一把提溜起这个小杂碎往店里走去,林秀进入前低声警惕,几个骁骑亲兵纷纷做好准备,以备突然,可是众人小心谨慎的把酒肆转了个遍,混乱不堪的酒肆压根没有人,且那模样明显被人砸搜过。

    “你敢骗老子!”李虎顿时怒火,抬手就要打,结果瘦小汉子吓的连声:“小爷,我那敢啊…这绝对是黑狐狸的暗窝…半个月前还在这呢?怎么可能就没了!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这群家伙惹怒都府衙,让都府衙连根绝了,可是我也没听到这个风声啊!”

    事已至此,九疤脸这个线索也要断了,林秀一时气急,抬脚将一把破椅子踹飞,李虎松开瘦小汉子,自有骁骑亲兵们压着他。

    “秀哥,怎么办?这线也断了!”

    林秀听之,心恨不已,猛然抬目看去,瘦小汉子当即吓的跪地:“小爷…我拿全家的性命发誓…我没骗你…这真是九疤脸他们的地方…”

    就在瘦小汉子以为自己要亡命的功夫,林秀竟然掏了一串大钱扔给他,这让瘦小汉子呆傻不已:“小爷,你这是…”

    “拿上钱,滚,记着,没人找你问过这些,若是嘴里琐碎多,你跑到天上我都能宰了你!”

    “小爷放心,我不会干这龌龊事…”瘦小汉子当即破涕为笑,拿起大钱串向外跑去,李虎看了心下不明:“秀哥,这些个市井小人,应该宰了,以免后患!”

    “算了,他不过是个舌头种,杀之无用!”

    店外,瘦小汉子将大钱串子塞到腰间的安全处,还未走多远,就看到远处一人急急奔来,擦肩而过的瞬间,瘦小汉子想起此人是黑狐狸麾下的一个接活人,摸着腰间的钱串子,瘦小汉子暗自琢磨,虽然胖子和冷面小爷很是霸道凶狠,可那当头的家伙还算有人性,额外给了两串大钱作赏,想到这,瘦小汉子咬牙一顶气,转身跑回店里。

    “你回来作甚?”看到市井小人去而复返,李虎怒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