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烹狗3

    “快了,快到了!”瘦小汉子躲开李虎的大巴掌,应了句话,一行再度转弯,只是眼前的景象让瘦小汉子有些诧异,不远处,数个衙兵正在前面的茶馆门口立着,而那茶馆就是九疤脸私下一处接活的窝点。

    “怪了….”瘦小汉子疑声:“那些衙兵怎么会来这里?”

    “嘟囔什么呢?”李虎顶了他一句,结果动作大了点,瘦小汉子不慎,直接被推了一个马趴,这点动静在人群里格外显眼,那些个衙兵转目看来,其中一名衙兵更是过走两步,手按刀柄,细细打量林秀这些人,虽然林秀等人是粗布麻衣的寻常百姓模样,可腰间凸起的衣带处明显就是刀柄。

    当那衙兵与林秀等人对视瞬间,林秀就知道要出事,果不其然,那衙兵冲身后几个人招招手,便分散向他们走来。

    瘦小汉子一咕噜爬起,瞧见此景,急声:“坏了坏了,九疤脸那群人肯定出事了,咱们赶紧走!”

    话落,这家伙就向人群中钻去,见此林秀急追,那几个衙兵当即不由分说抽刀追来,一正一反功夫,衙兵们已经把林秀这些人误认为九疤脸的麾下余孽。

    “该死的混账杂碎们!”

    林胜低骂一句,他沉声冲李虎道:“分开走,你从暗处护着林秀,我来拖住这些个狗腿子!”

    人群中,瘦小汉子跑的飞快,以至于林秀一时难以追上,当瘦小汉子转身钻进一旁小巷子后,不成想林秀一个跃身踩壁,从后面夺路踏着街巷旁的摊位冲来,这才追上瘦小汉子,不待他反应,林秀揪住他的衣尾,进而一发力,将他给甩出,直接马趴落地。

    “哎呦喂…疼死我了…”瘦小汉子一声吱呜,转头看到林秀那张几欲结冰的脸皮,当即连声:“小爷饶命…小爷饶命…我不是刻意逃,我是…躲那些衙兵…”

    只是林秀火气满腔,一时按耐不下,上来就是一脚,让后躬身单臂发力,直接把他提离地面:“狗杂碎,你再跑你个试试?”

    “不跑…不跑…”瘦小汉子被卡住脖子,使劲踢腾腿,眼看这个窝杂碎要断气,林秀才松手,随即毫不带任何感情的狠声如寒风刻刀般冲进瘦小汉子的耳廓:“拿了钱,就做你该做的事,做完了,你可以滚,不做完,我把你的剁碎,知道我如何对待北蛮么?我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当球壶用…”

    “咳咳…”瘦小汉子使劲咳了数声,让后才摆手:“小爷,我不是逃你,我真是逃那些衙兵,我们这些人被抓了,一没钱二没势的,就得死在都府牢里,小爷你是不知道,那些官家人有些时候比九疤脸这些黑手刀客还残暴,去年,我的两个兄弟就被活活打死在都府在牢里!”

    听到这些,林秀稍稍压火,缓了一息后,瘦小汉子才起身:“小爷,刚才那个茶馆是九疤脸的一个暗窝,现在衙兵给他封了,我敢肯定他出事了…”

    “你的意思就是不找了?”冷声之下,林秀的杀意已经散发,这让瘦下汉子赶紧变声:“不…不不…小爷,我的意思是,中都城里九疤脸的窝被查了,这些江湖种都是属野狗的,肯定会跑,咱们要找就得去东平镇,那里还有他一个暗窝,衙兵们一般行事都在中都城,周围的地界归属县镇郡城兵,那些个偷懒鬼往日寥寥行事,不会像衙兵这样下狠手,所以咱们去哪试试!”

    拥挤的街巷里,几个衙兵追赶林秀等人不过两个街面,就追散了。

    “那几个家伙呢?”一名衙兵嘟囔着,可是街面拥挤,巷子众多,这一个晃神功夫,那些人便没影了,就在几人四处寻摸时,他们看得一可疑的人在斜前方的街巷内一闪而过,几人顿时抄刀追进去。

    “人过来没?”

    僻静的小巷内,林胜靠墙低问,两个骁骑探目转角瞧了一眼,道:“来了!”其中一人略有忧虑:“胜哥,你真要做了这几个杂碎?这可是中都城,你这么干怕是会惹来麻烦!”

    “哼!”林胜冷声,他缓缓抽出横刀,那一抹寒光映出他冷若凶狼的脸颊:“麻烦?他们不是麻烦,他们只是不长眼的杂碎,现在林秀一个心思要为边洪报仇,我可不能让这些杂碎坏了事,为了耳根清净,我只能宰了他们!”说到这,林胜阴笑看着二人:“怎么?你们怕了?全崇,丁尧,若是不想粘这麻烦,你二人立刻滚的远远!”

    “胜哥这是什么话,我们二人跟着胜哥战场搏杀,何时怕过!”壮实的八尺骁骑全崇唰的抽刀:“您瞧好吧!”见此,林胜那冷酷的模样更透出三分癫狂。

    随着巷子转角外的脚步声愈发靠近,林胜目盯横刀寒白的锋刃,就在那脚步声瞬息跨过转角瞬间,他骤然动身,凸步急进,横刀随着臂膀挥动,携着流光之力向转角后砍去。

    “哥几个,一定要宰了这些个杂碎…”

    追来的衙兵还未说完,他只觉的面前寒光一闪,让后脖颈处就像有冰晶划过,冷颤瞬息,下一秒他就感觉天旋地转,恍惚中,他看到一具无头的尸首踉跄几步倒地。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街杀害都府衙衙兵…”

    看到自己的同伴转眼间掉了脑袋,剩下的衙兵惊然失措,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全崇、丁尧二人已经冲上。

    眨眼功夫,六个衙兵已经死了五个,剩下这个被全崇、丁尧二人踩在脚底,看着他惊慌恐惧的模样,几步外的林胜抽臂甩刀,刀刃上湿热的血液溅了他一脸:“兄弟,别害怕,爷向你打听个事…九疤脸的茶馆怎么了?竟然劳数个衙兵给他看门…”

    “你们不是九疤脸的人…你们到底是谁?”

    ‘唰’的横刀落下,衙兵脸上出现一道血痕,在皮肉翻扯带来的剧痛中,衙兵根本没有痛苦呼嚎的机会,林胜已经冷面压下,一把卡主他的脖子:“爷问你的话还没回答呢?快点说,爷没空听你嚎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