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烹狗2

    何基瞧见顾恺之,也是疑声片刻,不过他也算人精中的一粒,稍稍观之便猜出个大概,他上前一声:“顾参将,你怎么也在此?”

    “你又为何在此?”

    反声下,何基笑笑:“林秀有事前往连亲王府,但他放心不下营中事,便派人回报,路上正好碰到我,我索性有些巡防的事与他的麾下交代,便来此言说!”说到这,何基冲赵源、黄齐、林怀平三刻意一句:“林秀近几日可能要在连亲王府接受军途传授,但你们要严守军律,一刻也不准放松骁骑的操训!”

    赵源三人闻之恭敬:“我等得令!”

    话到这,顾恺之面色抽动,似有惊诧,又或有不信,而眼前的赵源三人已无形中松了口气。

    “这个小子…何时与勋贵王爷们搭上干系了?”顾恺之自语一声,看向何基:“连亲王府?林秀不过六品军行偏将,如何能够让秦懿亲王授业?”

    “顾参将难道不知?”何基故作姿态,刻意嘲弄了一番:“林秀早就是连亲王的闭门军途弟子,他前去王府受教,可是骁武皇的光彩,倘若日后骁武皇也出个像秦懿老帅那样的北疆大将,我等不也跟着沾沾光…”

    “哼!”顾恺之惊神急逝,他清了清嗓音:“既然如此,赵源,你就替林秀接下令!”

    “参将请言!”

    “近来东昌州地界盗贼横行,不少来都的商旅遭受劫掠,为捍天威,保境安民,你带人去解决下!”

    “参将,骁骑营日前莫名火灾,辎重粮草也损毁大半,已经不足…东昌州距此二百余里,官道两条,我们不过三千骁骑,如何巡查的完?不如请地方郡城兵协助,那样成效会大些!”

    “你在教本将如何做事?还是你们对宣威将军的军令不满?”顾恺之一言怒斥,让赵源心火骤生,但想到林秀正在行事其它,为免意外发生,他只能硬声接令:“属下…接令!”

    “那就赶紧整军,这两日出发!”顾恺之暴躁一句,带人离开,何基等片刻,左右一看,无闲杂人等后,才道:“林秀到底去哪了?”

    “就如大人所说!”赵源跟之自说。

    “哼哼…”何基自笑几声,其中意味让人不明,旋即他从衣甲内掏出一封书信:“这是一位贵人专门交予他的!”

    “参将…什么贵人?”

    “你无须知道,你只用交给林秀就可以,还有…你就不用蒙老子…林秀不在营,肯定是行私事,本将猜测,十有**和前两日的火案有关吧!”

    闻此,赵源眉头舒尽紧不一,饶是何基放声大笑:“你小子…无需这般思量对策…老子和顾恺之不是一路人!”说完,何基离去,赵源看着手里的书信,身旁林怀平与黄齐也是一脸恍然。

    黄齐思量好半天,才道:“这算什么事?巡防地界…剿灭山贼匪盗…这都是郡城军行的活,怎么全都推到咱们骁骑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骁骑营是打杂的,长此以往,还有什么北疆悍兵的脸…”

    话虽如此,可骁骑军地位越发尴尬,很多事要从那个宣威皇犬思考,看着沉思的中赵源,林怀平有些不知所措:“源哥,秀哥正追查边大哥亡命一事,这剿灭匪盗的事该怎么办?咱们谁去?”

    赵源暗自考虑好一会儿,下令:“怀平,你立刻带着这书信去中都,找到阿秀,让他安心追查,务必给边兄弟一个交代,而后你就在营中准备,时刻给阿秀支援,至于剿灭盗贼的事,一定不能告诉他!”

    林怀平点点头,接信藏好,便带着几个骁骑换了衣甲向中都奔去。随后赵源冲黄齐交代:“你近来操点心,营里的事交给你了,待大体事宜安置好,我自带本队五百骑去处理匪盗的事!”

    ‘咳咳…’阵阵咳嗽从苍白的唇齿间飘出,林秀扫了骆妙欣一眼,似有些烦躁,谁知骆妙欣竟然起话来:“小将军,你能帮我找回爹爹的尸体么?”

    ……

    “小将军,我们虽是江湖人,可我们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们走镖,行侠仗义,难道这也有错,我们恪守规矩,寸毫不犯,为何要要落得这般下场…”

    ……

    “小将军,你虽然冷酷阴狠,可是你骨子里透着刚直,那是奸诈狡猾贼人无法炼化出来的,我求求你,帮帮我,找到我爹的尸体,和我哥葬在一起…”

    或许听得呱燥,林秀起身,他来回走了两步,沉目看向骆妙欣:“江湖就是风雨,你不知风会从何处来,雨会何时下,你们赚人钱财,就要担着亡命的风险,这才是规矩!”

    “不,这不是规矩…”骆妙欣执拗顶声,结果门吱钮一声开了,林胜快步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不足七尺的瘦小汉子。

    “这娘们口中说脸上有疤的江湖人找到了!”林胜应了一句,转身看向瘦下汉子:“把你知道都说出来,爷有赏!”

    “是…是…小爷有赏钱,咱怎么着都行!”瘦小汉子嘿嘿一笑,双手挫起灰皮,林秀当即掏出一串大钱,扔上去:“说!”

    “脸上有道大疤的肯定是九疤脸,绰号九爷,是一群做黑手的刀客头子!”

    “九爷,黑手刀客?”林秀起疑。

    “没错,这些人都是江湖汉子,身上都背有命案,生死不在乎,一些官绅贵胄要做见不得人的事,就会出钱让这些家伙干,这个九疤脸是黑手刀客里最大的一批人,得有百十多个!”

    “那怎么找到他们?”

    “嘿嘿…”瘦小汉子又搓手笑起来,结果林胜上去一脚,将其踹到地上,让后抽刀压在他的脖颈上:“狗日的杂碎,你给爷嘿笑什么?”

    “小爷,饶命…我就是混口饭吃…”林秀抬手退下林胜,又掏出一串大钱:“拿着,带我去找九疤脸!”

    北城民坊区。

    林秀、李虎、林胜带着七八个换了装式的骁骑在龙蛇混杂的街巷里穿梭不停,跟着瘦小汉子七拐八走一个多时辰,李虎噪声:“小老儿,你这是在领着爷几个打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