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四章杀意

    “为何派人去我的营盘杀入灭口?”

    “爷…我不懂你再说什么?”此言刚出,林胜再度出刀,见此,蔡安下体‘兹’的一股闷声,旋即骚气冲出。

    “他娘的窝杂菜,竟然吓尿了,真够没种的!”

    李虎笑骂,林胜刀至蔡安手边停下,只是自始至终林秀的神色都没有变化,那般深沉冷目就如古潭一般,让人看不到底。

    “小爷…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蔡安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底气,哪怕他背后所谓的贵人也顶不住面前疯子的可怕:“小爷…我就是海记商货行的二掌柜,海大富月余前去兖州城运货,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运的是军中禁物,那日,货物被九门督司查出,让后案令移交都府衙,我们就被抓了,可是当海大富失踪的消息传出后,我们就无事放出,至于小爷您说什么杀人?我们哪敢啊?”

    林秀细酌,摇头冷眼,蔡安还没狡辩出声,林胜刀落,蔡安右中指也飞了出去。

    “你们这些混账…知道我是谁么?”痛极疯癫的蔡安咆哮不过一息,他的食指继而飞了出去,林秀伸手卡主他的脖子:“你还有几根手指?手指没了就砍脚趾,脚趾没了就砍手掌脚掌…”

    疯癫对威杀,蔡安瞬间败下阵来:“别…小爷…求求你…别杀我…”

    “那就说!把一切都说出来,别试图糊弄我…”

    “我说…我说…”

    生死,蔡安这般混迹奴仆中的细巧人不怕,可生死交错的折磨,恐怕世间都没有多少人能够忍耐住,他面色煞白,强撑着心气道:“海记商货行是中都境地最大的商货…共计三十余家商号,海大富原名不叫这个….他是中都某个朝臣的家奴?具体真名不知道,关于天雷珠的事,他是得了主子的私令,便前往江淮兖州城,从郡城军行里搞的,可是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让都府衙和九门督司的人发现,海大富当夜就消失了….连带他深夜入城的九门令也没影了,我们这些人也都是他买来的奴仆,根本跑不了,数天前,都府衙突然放了我们,后来我一打听,他们把义通镖局的人抓了,我就知道义通镖局的人要被当做替罪羔羊,果然,那骆镇山死在北疆流放的路上…随后身后那些贵人找到我…强行把我顶了上去,周转货行生意…小爷…我只知道这么多…”

    “你不过是个奴才,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虽是奴才,可在海记商货行待了二十年,很多东西我知道,但不代表我会说…否则我也活不到今天…随着海大富出事,商货行暂封,可是它的股东有不少朝中贵胄,且货行又干系着盐铁东西周转,暂停一天,就能够损失数万钱,那些贵人不会坐视不管,我真是驴拉磨盘,不干也得干的贱命种!”

    说到这,蔡安哭泪满脸:“小爷,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是我求求你,饶我一命,我就是个奴才,活在夹缝里的狗…我知道的都说了…至于什么人去你营盘里杀人,我根本不知晓..”

    林秀思忖半晌,确定海记商货行这根线索与边洪的死无关,就在他准备起身时,忽然想到什么,便再度质问:“你说商货行暗中有朝中大臣贵胄插手?都有些何人?”

    “这…这….”蔡安一时结巴,眼泪鼻涕混做一团,让那张丑脸更加难看:“小爷,您…您最好别知道…那些人…可都通着天呢…我就是熟知整个海记商货行运做的狗,他们一时找不来合适顶替的人手,才留我一命,若是说了…我恐怕活不了几天,你们也活不了!”

    “哈哈哈…”林胜冷笑:“狗杂碎,我们敢做,就不会怕,北蛮都动不了我们寸毫,你们这些中都贱人又能奈我何?”

    闻此,蔡安一愣,以他的头脑细品,瞬间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你们是骁武皇?”

    林秀听到这,顿时要变脸,但瞬息之后,他想到了什么,便直言:“正是!如此你可以说了,说了我就放你走!”

    眼看林胜那个疯子像狼一般盯着折磨自己,蔡安不得已道:“小爷,说了您别怕,朝中贵胄数个,有司农丁奎…尚书右丞长祁连…国子司业韩成生…”说完,蔡安长喘一息,他忍痛将右手以布裹起来:“人生在世,谁人不爱钱,谁人又不爱钱滚钱?这些老狗,个个身居高位,外表官家面子堂皇亮丽,暗地里…不比我这个细巧人好到那…”

    听着这么朝中大员,李虎转目看向林秀,那意思好像在说:‘秀哥,这事…大发了!’

    “小爷,该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关于天雷珠的事,我不知道你们骁武皇怎么扯进来,但是看在你们北疆搏杀,保家卫国的份上,我在这多句嘴,战场搏杀,你们行,阴谋诡计,朝人奸诈,你们不行…”

    “你…”李虎怒然,却被林秀拦下:“蔡安,该不该说的你都说了,你还有命活么?”

    “哈哈….”蔡安笑声凄凉:“一只狗而已,只要不咬主人,怎么不能活…”旋即他看向林秀:“小爷,接下来是杀还是放?”

    中都北城,还是民坊区,还是那个院子。

    九疤脸时不时向外张望,可还没有陈定铄的影子:“这个老畜生!”此言刚出,掌门小厮颠颠跑进来,后面跟着鲁兆风。

    “陈定铄呢?”

    九疤脸直问,鲁兆风不应声,反话道:“那两个杂种的人头呢?”

    “被火烧死了,火太大,冲步进去,砍不下人头!”

    “这么说你是没有带回来喽?”鲁兆风目眺不屑,言语的狂妄让九疤脸心火暴起:“鲁兆风,老子这次死了四十来个弟兄,这笔账算谁的?那两个杂种**大火,鬼才能冲进去砍下他们的脑袋?陈定铄呢?他在哪?在哪?我的兄弟呢?”

    鲁兆风之前已经听闻骁武皇骁骑军营盘突然起火,损失辎重兵帐无数,还有十几个巡防的骁骑甲士丧命,现在又从九疤脸口中得到确认,他阴阴一笑:“陈大人公务繁忙,无空前来,你那黑狐狸兄弟我给你带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