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二章虎爪出

    中都城内,海记商货行。

    自海大富离奇消失后,这个商货行没有撑几日便被查封,可谁成想元宵佳节一过,这商货行又重新开张,还是往常的生意,唯一不同的是掌柜老板又海大富换成了原先的二掌柜蔡安,此人瘦小精干,一绺八字胡,两只单皮眼,逢人就笑,云里雾里让人瞧不真切。

    “蔡掌柜,你这消失半个月,怎么一转身就变成老板了?”

    同行们觉得稀奇,过来与二掌柜蔡安侃大山,蔡安躬身回笑,但不应声,一众同行也不好意思多问,不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此人背后有根,不然天雷珠那案子指不定查到什么地步,蔡安也不可能这般轻巧的顶了原老板的店。

    骁骑军营盘。

    林秀直视着骆妙欣,从大火中捡回一条命的她看起来有些木木然,但林秀的直觉告诉自己,此人在装,或者说她害怕,她不敢相信任何人。

    “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事?那些人为何来我营盘杀你们?”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问话,骆妙欣除了偶尔的转目对视,就是暗暗掉眼泪,赵源看到这,用脚轻轻踢了林秀的腿,随之二人出来。

    “阿秀,你这么问法不成?”

    “你说怎么办?”

    赵源稍一思绪,道:“用她哥哥的尸体要挟!”

    “这…”林秀有些不忍,虽说他战场杀伐果断,可那都是蛮子,现在用一个夏人的尸首去折磨他的亲人,这未免有些过了。

    “你若下不了狠心,我去!”赵源说完抬腿就走,结果林秀拦下他:“边洪是我的亲卫都伯,救过我的命,为了这份情义,我去!”

    不多时,几个骁骑将一具乌黑发臭的尸首抬来,看着面目人非、惨不忍睹的尸首,几个骁骑都有作呕的趋势,林秀压下心底的恶心,还未动事,不成想骆妙欣已经觉察情况爬出帐来,看到骆长兴的尸首,她平静的神思骤然躁动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

    林秀示意,左右骁骑上前将骆妙欣架起:“说,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事?为何会有人冒着军罚的大罪,前来营盘杀你们?”

    “你要对我哥做什么?你们放开我!”

    “啪”的一巴掌,一名骁骑抬手抽了骆妙欣一记耳光,直接给她打的满嘴血:“将军给你脸,你还想上爬,活腻白了!”

    “畜生,你们这些人都是畜生…”

    “够了!”林秀怒喝,他双目一红,凸步上前,不顾骆妙欣衰弱的身子,一把揪起她:“我的兄弟因为你们死了,你心疼你哥,我也心疼我的兄弟,北疆的蛮子有多凶残,你知道么?我们死命搏战,那些蛮子没有宰了我们,却被你们这些人牵连丧了命!”

    林秀越说越怒,红如血菩提的牟子让骆妙欣胆寒起来:“现在,把事况全都给我说出来,不然我一刀刀拆了你哥!”

    话落,林秀横刀出鞘,朝脚边的尸首捅去,眼看刀锋就要入体,一声尖叫入耳:“不要!”

    骆妙欣哭声不断,随即瘫软在地,她彷若无助,使得林秀心又不忍,可是为了弄清真相,给边洪一个交代,他不得不这么做。

    “官家的混账,我信不过你们,我说了,你不光会杀了我,还会牵连到我叔父…”骆妙欣抽噎不断,让一旁的赵源有些心燥:“快说,说了对你我都好!”

    至此,骆妙欣别无选择,把义通镖局压货出事及爹爹被杀的一切全都说出来,听闻这些,林秀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天雷珠,此物非同寻常,当初北疆冲杀黄金家族主儿乞本部,他能够搏出生机,扭转辽源军的劣势,此利器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现在竟然有人在货物中夹带上百颗天雷珠,若是发生什么,这百余颗天雷珠用在关键地方,在中都这个地方可抵得上数千禁军。

    “那些人来杀我们,无非就是害怕我们知晓其中什么秘密,可是我们乃镖局江湖人,严守不闻雇主何事的规矩,怎么可能知道?且我二叔乃太府阁少监,他费进力气保我爹一命,发配北疆充军,试图躲过一劫,可是结果呢?那些人还是不放过我们!”说到这,骆妙欣好似冷笑般嘲弄林秀:“怎么?你也是那些人派来的?要杀我就动手吧!”

    听到这话,林秀缓神坐下,半晌才道:“杀你的人是谁?我只想为我兄弟报仇,其它,与我无干!”

    “我只知道那人右脸上有一道从眼角到下颌的刀疤…”说到这,骆妙欣突然跪地哀求:“若你不是那些人的手下,那求求你,派人去告知太府少监骆平安,告诉他,我和大哥无事,让他不要再插手了,我们不过是江湖人,命贱,死就死了,千万不要让他再为我们报仇了…”

    “这话…待你伤好自己去说吧!”林秀起身不再理会骆妙欣,出帐,赵源、黄齐、林怀平、林胜、李虎五人已经集结。

    “秀哥,你下令吧!”林怀平上前一步,林秀心里焦躁不安,道:“天雷珠,你们都听到了…”

    “去他娘的天雷珠,这般利器咱们营盘也有百十颗,真要搏命,谁怕谁!”李虎粗声:“那些狗杂碎欺负到咱们头上,边兄弟又死的不明不白,这个仇,虎爷忍不下!”

    “林大将军,要下令赶紧的,不然弟兄几个还有其他事!”林胜依旧是那副冷面孔,但听在林秀耳里,就是另一番意思,短暂之后,林秀沉声:“将帐议事!”

    “老爷,就是这里!”

    马车上,老管家冲骆平安小声,不远处,就是重新开张的海记商货行,骆平安道:“今夜动手,从这个二掌柜开始!”

    当夕阳西下,热闹的中都商栅栏逐渐安静起来,蔡安关了店门,从后门离去,还没走多远,身后一阵急步声袭来,蔡安嘴角上扬,暗笑不动,不待那急步声近前,在他左右的房顶上便闪下两道人影,应着后面的人冲去,跟着就是噹噹的兵刃相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