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章亲王言

    说完,何基缓气再道:“老帅,耿廖不待见林秀,这事整个骁武皇的人都知道,可是这一次,不知林将军怎么惹到庆亲王府的人了….”

    “把刀留下,你可以走了!”

    秦懿发话,秦三上前取走何基手里的虎纹青月刀,便不由分说将何基带离出府,且秦三又掏出一张百两小银票,递给何基,算是他的辛劳费,如此让何基受宠若惊:“大人,末将斗胆一句?”

    秦三挑目不解:“什么?”

    “敢问林秀与老帅是何关系?”

    秦三直言:“他乃我家王爷的军途闭门弟子!你可以走了!”话落,秦三回府,朱红大门闷声关上。而何基站在原地,恍若不信:“林秀,你竟然是连亲王的军途弟子,你小子可真出人意料啊…”

    庆亲王府。

    南宫保与南宫燕立在正厅内,上首座位,庆亲王就像一只发狂的狮子,四周,家将家奴们皆不敢大气出声,南宫保示意南宫燕向爹爹请罪,结果南宫燕也是一根筋扭到底,死活不认。

    “爹,你这么做才是丢王府的脸面,那林秀与我有恩,现在寻得真人,我归还他的信物,有何错?我向他谢恩,又有何错?”

    “住嘴!”庆亲王怒嚎,一巴掌下去,藤木桌直接被拍烂,那股子力道让众人惊叹庆亲王老而力在。

    “私自北进耍乐,你已经错了,竟然还和不三不四的人交际在一起,你是郡主,不是贫家贱女!”

    “爹,燕儿既然回来,就让额娘教训算了!”南宫保想要为南宫燕开罪,不成想南宫燕丝毫不领情:“你闭嘴,你带人把他抓回来,我不会原谅你!”

    “你给本王住嘴!他是你哥,目无尊长,来人,将郡主拿下,仗责十棍!”

    一言爆喝,几个家将你看我我看你,皆不敢动,王爷的女儿,细皮嫩肉,在这里当众仗责,一没法装作,二没法投机,万一打出好歹怎么办?再者家将们也知道这不过是王爷的一番气话,真打,他们才是找死!

    “全都聋了?难不成要本王自己动手!”又是一声虎吼,家将们无奈,可是南宫保已经侧目,示意他们别动,一时间,厅内混乱,让人心魂不安。

    这时,府门小厮来报:“王爷,连亲王登府!”

    庆亲王火在气头上,一把抓起茶盏丢在府门小厮脑袋上:“混账畜生,滚出去!”

    脱手后才反应过来,跟着急问:“谁登府?”

    小厮被茶盏砸了脑袋,血流满脸,吓得险些尿了裤子:“禀告王爷,是…是…连亲王…”

    话落,秦懿爽朗的高呼从门庭外传来:“庆余啊,离的几条街巷便听到你的虎吼,这脱走疆场十几年,怎么还改不掉你那暴脾气?”

    听到老友的声音,庆亲王赶紧起身出庭门迎接,看到老友前来,庆亲王压下心底的燥怒,开颜张臂:“老东西,你入都这么久以来,今日怕是第一次出府登别人的门庭吧!”

    “人老病多,怎么能随意走动!”

    秦懿入了厅堂,南宫保躬身低唤一声‘秦伯!’秦懿淡笑,让后看向南宫燕:“燕儿,记得上次见你,还在你娘亲襁褓里,一晃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此番何故惹你爹爹生气!”

    “秦伯!”南宫燕泪痕挂脸喊了一声:“爹爹把我当成罪人关在府里…”

    眼看南宫燕借机向老友求援,庆亲王摆摆手:“秦兄,咱们里面坐,孩子的事,无需你再为之费心!”谁知秦懿低声一笑:“保余,话不能这么说,今日我就是为孩子的事来的,确切说是为我的弟子!”

    “啊?”庆亲王一时不明:“秦兄,你的弟子?我怎么不知?”

    “这中都恐怕你是第一个知道的王公贵胄!”秦懿淡笑,身后秦三上前:“庆王爷,您一刻之前是不是从骁武皇抓了一人?”

    “老秦,那林什么偏将…是你弟子?”

    “正是!”

    王府地牢,林秀被绑在人桩上,面前,几个府兵牢牢看着他,其中一人道:“兄弟,听说你当初领营千人冲杀黄金家族本阵,是真的?”

    林秀低声不言,另一府兵冲发话的同伴道:“别多嘴,这小子好像惹到郡主了,王爷很生气,搞不好他就完了…”

    “那就可惜了!”这府兵摇摇头:“想当年咱们和他这么大时,也是一腔热血,尽忠报国,北疆血杀,何曾怕过…”

    众人正说着,牢门从外打开,府兵转身一看,南宫保带着家将进来,府兵立在一旁候着,南宫保站在林秀面前仔细看了看,末了叹气道:“带他出来!”

    “庆余啊,元宵节前的朝会,你怎么看?”秦懿与南宫庆余对桌而坐,饮茶谈话中,南宫庆余稍加思索:“不好说,陛下的心思越来越深,没人知道陛下在想什么,齐王、秦王、燕王近来一个比一个消声,唯有那西蜀来的蜀王殿下风头正劲,年纪轻轻就被加封二珠皇家勋位…出人意料啊…”

    “保余,你我一辈子生死之交,在这咱们说句透心话,二珠勋位,就是齐王当初也年过二旬才受封,蜀王这般,陛下怕不是…”

    话虽未说出,可庆亲王已经知晓秦懿的意思,他面色一惊:“你是说蜀王也有问鼎之意?”

    秦懿端杯小饮,暗暗点头,一时间,庆亲王只觉得屋里的温度下降数分,让人不寒而立,这时,南宫保在门外候声,旋即入屋,南宫保侧身,身后,林秀被两个家将押着进来,林秀扫目,一眼就看到副位上的秦懿,当即跪地叩拜:“老帅!”

    看到这,秦懿笑笑不言,转目看向庆亲王:“庆余,这就是老朽的弟子,之前可能有些误会,不过此子出自白身商贾,虽是国子学士,可仍有野性在身,今日,你就替老夫好好教训他一番,让他长长记性!”让后秦懿冲林秀呵斥:“老夫教你军行策略,忠义理途,你却胡乱作为,现在向庆亲王请罪,他若不饶你,你就跪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