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雏虎伤

    在大量的耍乐百姓围聚中,此处尤为热闹,一些奇巧心重的少年少女更是会去坐一下,感受感受众人围拱的敬仰。南宫燕驻足旁边片刻,心下痒痒的:“哥,我去试试!”

    眼看周围人群拥挤,那游船一次只能上一个,南宫保心中想拒绝,可看到南宫燕双目瞪来,泪水在眼里打转,南宫保就受不住了。

    再三犹豫下,南宫保只能应允,掏了三个小钱,让南宫燕上去耍乐一番。

    游船的老板接过三个小钱子,咧嘴嘿笑,打开阶梯栏,南宫燕一个箭步跃上,仅此就引来一阵呼呵,待南宫燕坐进去后,游船老板指挥几个小厮发力踩动游船幛布后的风车,南宫燕所处的游船缓缓升高,随着水流雾起,在四周各色花灯光晕映衬下,有那么一瞬间,南宫燕就似天上灵女般美丽,以至于一些围观的书生贵胄子弟们纷纷呼喝。

    在周围雀跃欢呼羡慕中,正在游船中起伏的南宫燕突然后仰一翻,只听‘噗通’一声,南宫燕掉入竹竿下面的水里,看到此景,南宫保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即刻发令,十几个家将赶紧散开,逼退人群,南宫保则一个箭步冲上台子,单手卡主游船老板:“你这贼子作甚?人呢?”

    “大人…这…这…是那姑娘自己跳下去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

    听此,南宫保跳进船舱,探腰直下,果然看到游船后的水里有一人影,正在向对岸街巷游去,至此南宫保才反应过来,他气的重重砸了船板一拳,让后大喝:“快,追上郡主!”

    河里,南宫燕奋力游动,不过几个呼吸,她便游上对面,爬上岸后,她一副**的模样让周围游人百姓不明所以,南宫燕打着喷嚏,回头看去,南宫保已经带人上马向这边冲来,南宫燕一急,扎进人群奔逃起来,那股子落水模样让路人纷纷侧目,猜测这是哪家姑娘因何事在此刻佳节疯奔!

    当南宫燕快到街巷交叉口时,几个家将已经从其他方向堵截过来,南宫燕双目四瞟,正好看到巡防稳民的骁骑队从远处走来,南宫燕当即扑上去求命大叫:“大人,那些贼人追我!他们要抓我卖进红楼!”

    听到呼喊,骁骑队的营尉黄齐细目看去,一面是落水狼狈的小女子,一面是纵马壮硕的汉子,故黄齐言语不答,麾下弟兄已经冲上去,拦下那些人,当他回身再度扣押呼唤女子南宫燕时,却发现这这个狼狈女子已经没影了。

    骁骑军营地。

    林秀带着林怀平和亲兵队奔回来,老远,他便看到骁武皇的将士在营门前驻扎,林秀冲马进营,黄汉正在指挥部下搬运那些死亡的骁骑甲士。

    林秀心颤不信,他奔到黄汉身前:“参将大人,这…这是怎么了?”

    “不清楚,我巡防回来,看到你营大火冲天,便来救火,至于这些人是谁杀的,目前还没头绪!”说到这,黄汉沉声:“林秀,你有几把虎纹青月刀?”

    “一把?”

    “在哪?”

    “忘记营中,未带!”

    随着这话越说越深,林秀的心愈发颤栗,黄汉疑声:“这就怪了,在你营后的木屋前,有一具烧焦的尸首上竟然挂着你的虎纹青月刀,当时见了吓本参将一跳,还以为那是你!”

    “参将…我能看看…那具尸体么….”

    “可以!”黄汉一边命人去抬,一边道:“林秀,这次你营生事着实怪异,这些死去的骁骑甲士基本上都是中弩矢死的,也就是说,有人带着连击弩军中利器来偷你的营盘!”

    话落,挂着虎纹青月刀的尸首被抬刀面前,林怀平看了一眼,心下干呕,即便他们北疆搏战,杀蛮无数,可是看到眼前烧焦的尸体,还是略有不适,可是让林怀平没想的是林秀竟然颤动起来,随即他看到两道泪痕顺着林秀的脸颊滑落。

    “秀哥,这是谁?”

    但林秀止语不言。

    “将军,我爹娘死的早…之前还有个大姐,可为了给我攒下活命的口粮,胡乱把自己嫁出去了,现在我就是个孤家寡人…不过您说的对,待咱们下放北归,我就找找俺大姐,让他看看,俺也算有出息了...”

    耳边回荡着这般言语,林秀半晌睁目,黄汉与之对视,心下一惊,林秀的双目竟然布满血丝牟子,他使劲压下心底的痛意,冲黄汉道:“黄参将…你是在后面那木屋前发现的他么?”

    “正是!”黄汉仔细想了想:“在他周围,还有十几具其它尸首,不过都被大火烧焦了,从衣甲残骸可以猜测,那些人应该是来偷营的人!对了,那木屋里还活着一个女人,不过已经被火烤的昏死过去…”

    “那女人在哪?”

    “就在前面的兵帐!”

    闻此,林秀冲林怀平道:“将这尸首好生安置起来,待此事过后,我要亲自为他下葬!”随后他来到兵帐前。

    帐内,骆妙欣乌七八黑的躺在卧榻上,林秀上去,看着她微微喘息的胸膛,他知道她还活着,旋即他道:“边洪,好生看着她…”只是话一出口,他的鼻翼抽动酸意起来:“该死的…我为何要让你回来取虎纹青月刀…到底是谁?要做这般狠事…”

    “大人恕罪,属下眼拙,冲撞了大人…”

    当南宫保亮出腰牌后,黄齐直接下马跪地,叩罪不止,可是南宫保急着追南宫燕,压根不打黄齐的摆:“滚开!”

    面对这般叫骂,黄齐心下怒火,可明面上他只能忍着,否则一个冲撞贵胄世子的罪就能要了他的脑袋,南宫保带着家将离开后,黄齐才起身上马,身后,黄玉明恨恨的骂着:“大哥,林秀现在整日搞这些巡查令…他自己倒好,偷摸出城回营了…”

    听到这,黄齐觉得不对,他知道林秀眼下境况不太乐观,耿廖时刻下套子,此番旨令军行下,他竟然敢私自回营,稍加思索后,他觉得不对劲,且林秀对他们实在过命,故黄齐冲黄玉明道:“你带人在这继续巡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