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三章亲卫丧2

    见此,边洪冷汗直流,后撤躲身,拿下一名刀客做肉盾,可九疤脸毫不在乎手下的求饶,扣动弩机,‘嗖嗖嗖’的十几根弩矢将这刀客射成刺猬,由于距离近,弩矢穿透身子,依旧捅进了边洪的身子。

    ‘咳咳…’边洪倒地咳血,扫眼看去,他的胸前插着数根弩矢,十余步外,九疤脸看着十多个弟兄的尸体,恨的牙齿作响:“狗日的官家畜生!”

    “贼人…”边洪狠声刚出,九疤脸已经抽刀砍来,‘噗’的血液飞溅,九疤脸的刀狠狠捅进边洪的咽喉,几乎把他的脑袋斩断,至此,陪着林秀在北疆生死搏杀的忠心亲卫边洪在这一刻,被中都的江湖宵小送上了黄泉路。

    木屋里,骆长兴发觉撞击门的力度变小,缓息功夫,他透过门缝查去,瞥见九疤脸等人与一骁骑甲士打在一起,当那甲士与一刺猬模样的人倒地后,九疤脸抽刀发泄之后,再度回身,呼呵麾下冲撞木门,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骆长兴看到木屋角落的雨毡子,短暂的思索,他面色苍白的脸冲骆妙欣粗声:“妹子,咱们此刻有没有活路…就看老天了!”

    随着木门被撞晃动,在倒下的一瞬间,一股子火苗蹭的从里面窜出来,也就眨眼功夫,木屋里的火势已经扩大至外面,将周围的兵帐给燃着,让九疤脸等人根本无法靠近。

    “九爷,咱们怎么办?”

    熊熊大火,炙热的要命,九疤脸犹豫时,在营盘别处的弟兄们也都聚过来,大眼看去,明显少了一些人,定然是碰到骁骑巡防的人了。

    “九爷,赶紧走吧,这火势足够把那两个畜生烧死!”

    闻之,九疤脸咬牙压怒,带着人匆匆离开,且随着火势蔓延,兵帐旁的辎重帐也被燃着,从远处看去,就像火幕从天而降。

    西山大营,骁武皇参将黄汉率部巡查完毕,忽然发现东面的骁骑军营盘大火冲天,黄汉顿时大惊,他知道林秀今日率部前往中都巡防稳民,营盘人数空少,此况肯定是有贼人黑手作祟,故他即刻叱令本部将士,冲去救火。

    中都南城门,林秀与史进等司阶将校小饮数杯后便寥寥笑谈,眼看已经过了三个时辰,天色渐黑,可是边洪还没有回来,随着城中的烟花欢闹声越来越大,史进道:“林将军,不如我们先去执行军令,你那亲卫回来后,向我的人稍加询问,与我等汇合,那时好好欣赏将刃。”

    “这样也好!”林秀应允,结果他刚起身,没来由的靴子绑带断了,这让林秀好生无奈:“早晚不断,现在出问题,真够燥人!”

    史进见了,立刻冲身旁的手下道:“去给林将军拿一双合脚的靴子来!”

    “不用!”林秀笑着婉拒:“我将就一晚就好,明日回营自可更换!”

    只是不知为何,林秀心里总感觉很怪异,就像有什么堵着一般,将靴子绑带胡乱缠在脚腕,林秀与史进下了城楼,还没上马去巡查,赵源从城门外奔来,随行的还有骁武皇甲士。

    “将军,借一步说话!”

    林秀心里觉得不对劲,与赵源来至僻静处:“源哥,怎么了?”

    赵源也不应声,看向身旁的骁武皇甲士,那甲士道:“林将军,我乃黄参将麾下旗令兵!”

    “黄参将有何事?”

    “不是黄参将有事,是将军的营盘出事了!”

    “什么?”林秀闻之心惊瞬息,旋即他脸色煞白,赵源抬手按住林秀的肩头:“阿秀,你冷静点!”

    林秀使劲咽了一口,白着脸色出声:“出什么事了?”

    “骁骑军营盘发生大火…已被黄参将救灭,另外…将军麾下的都伯巡查队…死亡三十余人…伤了十几个….”

    眼看林秀急中生躁,赵源冲林秀道:“阿秀,先稳着,眼下旨令紧要,先巡查一遍,让后我带着李虎、黄齐他们分列巡查,你回营盘细看究竟,切莫不可军令未行前脱离,那可是违律!”

    在赵源的话下,林秀强按捺着心底的躁动,与史进前去执行南城外城区域的巡防任务,但心有杂事,饶是拥挤的街道巷子里那多彩的花灯、人群、戏坊,可对林秀而言,就像白蜡一样无味,史进也觉得不对,低声道:“林将军,你怎么了?”

    “没…没事!”林秀强笑应答,史进点头,不过他也非无心之人,故借口道:“林将军,这样吧,咱们分开巡查,等到明日交令时,我替将军点个卯就是了!”

    “如此可行?”

    “有何不可!”史进笑笑:“整个九门督司将校上百,今夜全部出动,还有骁武皇几十个将校,这么多人,等到今夜一过,定然累的筋疲力尽,谁还会认真交令,也就走个过场,林将军若有私事可见机行之!”对此,林秀冲史进抱拳感谢,随即拨马离开街巷。

    东城,灯会巷。

    “妹妹,你让我怎么说呢?若是让爹知道了,你让老哥怎么办?”

    热闹的街巷里,南宫保带着家将与南宫燕一起看花灯,不管他如何啰嗦,南宫燕都恍若不知,如此让南宫保心下无奈,自上次南宫燕偷去北疆的事败落,庆亲王大发雷霆,关其禁府十几日,今夜是她第一次出府,为了以防万一,南宫保专职休歇一晚,带着十几个家将紧紧跟着南宫燕,生怕她为了那个什么骁武皇的兵崽子逃走,损伤庆亲王府的脸面。

    “哥,我不会跑的,我就是想出来看看!”

    南宫燕小声道,可南宫保根本不信:“妹妹,看在哥这么多年照料你的份上,哥求你了,别给咱们王府添乱,别给哥添乱,行么?”南宫燕虽然嘴上应承,可是心里想什么,没人知道。

    这时,南宫燕走到一只游船花灯观赏戏巧物前,那游船临岸靠,以数个竹竿架起,下面是类似风车的水流线,三个小钱,人便能够上去坐在游船中,随着风车转动,流水好似雨雾般扩散,映衬着周围的各色花灯,好似莲花童子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