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二章亲卫丧

    “也对!”都伯被挑起兴趣:“那咱们轮着来,其它人照旧巡查!”

    话虽如此,可是这些人哪能真的轮番玩?当然是一窝蜂猫到角落耍乐去,不过半刻,看守骆长兴、骆妙欣二人的数个骁骑也急急离岗,加入其中。

    “九爷,陈定硕那老鬼说的就是这!”

    骁骑军营盘后面的林子,近百十个刀客汉子悄悄来此,九疤脸仔细看了看,果然与陈定铄说的一样,偌大的营盘竟然没有一个人。

    “弟兄们,以防万一,都麻利点,找到那两人就下死手,绝不能拖!”

    “明白!”

    九疤脸话落,一众汉子悄莫声息的分散入营,按照九疤脸对军营的了解,关押犯人的营帐木屋大都在营列西北角,故九疤脸带着十几个人直奔西北角寻找。

    “吁…”

    经过一个时辰的双马狂奔,边洪终于赶回骁骑营盘,看着空荡的营盘,他怒然低骂:“这群混账玩意儿,又偷懒不巡防!”但林秀的命令在耳边挂着,他只能压下火气,直奔将帐,找到虎纹青月刀。

    就在边洪准备离开时,忽然发现将帐后的传来阵阵脚步声,那感觉就像老鼠偷食似的,轻巧至极。边洪觉得不对劲,当即警惕起来,要知道骁骑将士都是血战沙场的汉子,行走如风,沉稳如钟,何时会这般轻巧?

    边洪小心翼翼绕过将帐,向后面的帐列走去,结果正好看到数个正在躬身探头、四处巡查营帐的不明汉子。

    “这都是兵帐,没有关押的人!”

    “我这边也是…”

    九疤脸的几个手下在这一片找了好一会儿,正寻思下一步怎么寻找时,身后‘唰’的冷风袭来,几人一愣,旋即一抹湿热溅来,让后方才靠后站位的人已经人首分离。

    见此,其余几人回身抵挡,那边洪奔杀上来,他突步压上,刀如疾风,呼啸袭面,身如猛虎,扑身猎杀,眨眼功夫,几人已经三死一倒地。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骁骑营盘图谋所在?”

    边洪怒目压身,单臂死死卡主这人的脖子,这人看着身旁倒地的同伴,似有不信,想要挣扎,却发现面前兵士的力气出气的那。

    “说!”边洪狠声,横刀唰的落下,直接砍断这人的胳膊,这人嘶声惨痛,却被边洪卡主脖子,发不出声.

    “你们来做什么?不说老子把你砍成人彘!”话音刚落,边洪看到刀下之人眉目大睁,从他惊恐的牟子里,边洪看到身后有把环刀劈落杀来,危机中,边洪奋力一滚,反手一刀挡下偷袭,且偷袭的杂碎根本不是边洪对手,只见边洪蓄力跃身,直直一刀扫腿,那人惨叫倒地,声未扩散,边洪又是一刀,斩了他的脑袋。

    “他娘的!”边洪气急,一脚上去,将地上的杂碎胸膛踩烂,让后直奔当值巡守的都伯帐,结果没走几步远,边洪听到骆长兴、骆妙欣关押屋子的方向传来阵阵闷响,看着地上这些人,边洪突然意识到,这些刀客肯定是奔那两个镖局人来的,故边洪快步向木屋冲去。

    “大…大…大…”

    急促的呼叫,骰子的旋转,随着速度越发缓慢,都伯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当三只骰子点数定在碗底后,这个都伯气急败坏,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身前,十几个弟兄欢呼雀跃,方才一把,都伯把最后一贯大钱也给输了。

    “头儿,你运气不怎么滴啊?是不是昨夜巡防时在那个坟头洒了尿,没给人家主顾道歉啊!”

    “滚蛋!”都伯叫骂:“都是你们这帮混账玩意叫嚣的,把老子的运气都给叫出没影了!”

    “没有啊,我们几个可没叫啊,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在嗷嗷!”

    此话刚落,帐外嗷的一声凄惨,都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娘的,我说那么吵,原来是有人进营地了!”

    瞬间,这些来个骁骑甲士冲出都伯帐,让后就看到一些莫名的人在营帐间来回窜跑!

    “格老子的,狗杂碎们作甚呢?”

    都伯大吼,抄起横刀冲杀上去,九疤脸的手下知道被发现,也就不再躲,仗着人数众多压上来,搏斗中,都伯忽然想起木屋里的两人,便喝令身旁的人:“你们赶紧去木屋,看着那两个家伙,这些人保不齐是来救他们的!”

    就这一晃神,一只弩矢飞来,直中都伯的喉咙,都伯呜咽一声,倒地亡命,跟着,嗖嗖的弩矢快速袭来,这些个骁骑甲士眨眼功夫就倒下一半多。

    木屋前,九疤脸等人使劲撞着门,可是骆长兴在里面死命抵挡,骆妙欣也强忍着痛从柴草跺上爬起来,找来马杆棍子顶在门后。

    “他娘的,快些!”九疤脸焦躁大骂,身后十几个弟兄接连上前,奋力撞门,只是不待他们撞开,嗖嗖嗖急音袭来,不待他们回神,一根短矛直接将其中一人穿胸钉在门上。

    “尔等贼人,敢来骁骑军放肆,找死!”闻听怒吼,九疤脸回身看去,一人一骑,持枪纵马,孑然间的凶杀气势让九疤脸心颤一毫。

    边洪冲奔至此,看到十几个刀客围冲木屋,顿时咆哮,不待九疤脸等人回身,他先是短枪抛击,袭杀数人,让后挺枪纵马奔来,将这个刀客一一挑杀,九疤脸本就燥怒,现在又被发现,一时间他的江湖血性瞬间爆发到极致:“狗娘样的官家杂碎,弟兄们,不要怕,宰了他!”

    一言之下,十几个刀客冲奔上来,边洪拨马急转,长枪横扫挑杀,那股子凌厉态势让九疤脸的弟兄不敢靠前,在一触即死的情况下,九疤脸与数个麾下拿下背上的连击弩,对准了边洪。

    混战中,边洪勇不可当,当他再度挺枪挑死一人后,还未缓身,一道弩矢飞来,边洪不慎,十几步的距离,弩矢正中他的肩头,那股子力道直接穿透他的肩甲,深入骨肉。

    ‘噗通’一声,边洪吃痛落马,那些刀客趁机乱刀砍来,边洪枪扫抛出,却被斩断,瞬间,他腰背挨了数下,但边洪抽刀翻滚,死中求生,缓过一息,但没想到的是,九疤脸等人的连击弩对他射杀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