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风雨欲来12

    元宵佳节,借着前不久北疆大捷的声威,今年的佳节使得中都比往年更热闹。

    西山官道,林秀巡防地界结束后,赶往西山大营,到地方已经天明大亮,一路上,各地旅人、诗者结伴前往中都,参加今夜的花灯竞猜,那股子兴彩让林秀等人心里不是滋味。

    “秀哥,你看看他们,一个个轻松自在,咱们还得回营交令,让后操练,巡防...唉,真是狗娘养的世道啊!”

    只是林秀心中有事,对于李虎的话也不入耳,回到营盘,他一面交代边洪寻红伤大夫给二人治伤,一面前去中军帐交令。

    中军将帐内。

    “耿将军,今日元宵佳节,为保城防巡查的安稳,陛下有旨,骁武皇与九门督司联合监管,确保今夜中都民众安定,但凡碰到乱事宵小,不问缘由,不管出身,一律拿下,日后审理!”

    太监小金凌宣读完毕,耿廖领旨谢恩:“本将遵旨!”让后耿廖示意乌正,掏出一只小荷包递与小金凌,小金凌低笑收下:“阿爷说过,耿将军是个明理的大将,此番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大人言重,本将这就派人护送大人回都!”

    “不劳将军,咱家自有马车!”小金凌谢绝耿廖的好意,便离开了,出帐时,小金凌不慎与前来交令的林秀撞在一起,林秀赶紧后退告罪:“大人,勿怒!”

    小金凌上下打量一番,看到林秀腰间的虎纹青月刀,道:“你就是林仲毅?”

    “大人认识我?”

    小金凌笑笑离去,耿廖跟随出来,看到林秀:“巡查如何?”

    “末将巡查至西陇县,方圆百里安定,无贼人强盗!”

    “做的不错!稍后自去辎重营领取本旬粮草,另外,你营准备准备,午时以后,随本将前往中都!”

    “全营将士?”林秀不明:“将军,骁骑军全营三千余骑,莫不是中都生事?”

    “胡说什么!”耿廖怒斥:“元宵佳节,安定民众,此乃陛下的旨令,你尽管做,今夜,你部分列管九门的南门外城区域,若有差池,你自己斟酌吧!”

    “末将领命!”

    回到骁骑营盘,林秀来到关押处,进入木房,那汉子已经醒来,结果林秀还未说出一个字,那汉子惊呼:“是你?”

    “你要作甚?老实待着!”边洪喝令一句。

    “不是,小将军,你可记得我?”

    “你?”林秀皱眉沉思,半晌之后,他恍然明了,原来眼前的汉子正是前不久自己插手官道上镖车相搏的江湖人之一。

    “小将军,没想到又在这里碰到你!”骆长兴说着竟然掉起泪珠子,边洪看了,低骂一句:“大老爷们,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似的,真他娘丢人!”

    “住嘴,你先出去守着!”林秀退下边洪等人,上前冷声:“说吧,你们到底做了何事?深夜在西陇县附近的山林出没?为何追你的人有连击弩等利器?说!”

    “我…我…”

    一时间林秀威吓压迫让骆长兴张目结舌,这时,骆妙欣醒来,她咳声低唤:“哥…咱们在哪?”

    林秀听着那个‘哥’字,心下怀疑:“她是你妹妹?”

    “正是!”骆长兴压着怒火:“那些人无缘无故杀了我爹,还有我们镖局的同门子弟,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你还没有回答本将的问题!”

    “你到底想怎么样?”骆长兴突然暴起:“那些人才是贼,你为何不去抓他们?”

    面对骆长兴的怒火,林秀毫不放在眼里,随着他疾动上前,一拳一脚,骆长兴噗通倒地,门外,边洪等亲兵抄刀进来:“将军,出什么事了?”

    林秀单手卡主骆长兴的脖子,牟子里寒光四起:“你是贼,我是兵,你错了,我就要抓你,若知你是这般人,那一日我就不会出手帮你们!”

    “我不是贼…”骆长兴面目通红,反起无力,一旁,骆妙欣艰难上前,伸手拽着林秀的靴子:“将军,我哥不是贼…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被冤枉的…”

    看着那张凄白泪痕满面的脸,林秀停顿瞬息,松开骆长兴,冲边洪下令:“看好他们,别让他们逃了!”

    中都北城,民坊区,错综复杂的街巷就如迷宫,在一处挂着杂货招牌的小店前,空敞店面,小二趴在柜上瞌睡,当几个汉子进来后,小二顿时惊醒,瞄了一眼,他赶紧起身:“九爷来了,那位大人在里面等着!”

    杂货店后院,陈定铄焦躁的满屋子转,一旁,鲁兆风也是面色忧虑,随着门框“吱钮”一声,九爷疤脸进来:“陈大人!”

    “事情怎么样?”

    “骆镇山死了,这是他的人头!”九爷将一只湿漉漉的破布袋扔给陈定铄,陈定铄吓的后撤一步,由鲁兆风上前扯开不袋,旋即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映入眼中。

    “是他,没错!”

    九爷听到这,道:“陈大人,可以放了我兄弟吧!”结果陈定铄皱眉思量片刻,摇头:“不行!”

    “为何?难不成你要欺我?”九爷当即要怒,身后的弟兄更是抽刀待发,结果鲁兆风一声虎吼:“怎么着?你们还想谋杀常丞大人?”

    “呼…呼…”九爷喘着粗气,估量瞬息,他抬手压下身后弟兄:“大人,咱们说好了,我负责把那配军的脑袋带回来,你就放了我兄弟!”

    “不错,我是说过这话!但是…”陈定铄转音:“我改主意了,他的儿子骆长兴、女儿骆妙欣还活着,你要把他们的人头也取来,那样我才能放了你兄弟!”

    “不可能,他们被官军抓走了!让我到军营里杀人,你是要我的命!”

    “九疤脸,你听着,你是江湖人,身上命案多少你心里清楚,你兄弟黑狐狸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按律宰他一百次都不多,想要活命,就得听我的!”陈定铄说完,鲁兆风扔给九爷一只布袋。

    “这百两黄金是给你的!要不要干?你自己考虑!另外我也可以给你个消息,昨夜去西陇县巡防地界的官军是骁骑军,那两个杂种十有**在骁骑军营盘里,而今日骁骑军奉命要前来中都,与九门督司安定今夜的元宵花灯节,这是个机会,明早,我要看到那二人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