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风雨欲来11

    “行了,别抱怨!”林秀呵斥李虎一句:“往日赵源、黄齐他们随我出营巡防,也没那么多事!”

    “那是他们嘴上不说!”李虎不服气:“特别是林胜,那家伙就是个疯子,鬼知道他心里都想的什么玩意儿!”

    一时间,呱燥不弱反强,忍受不了的林秀当即抄鞭子上去,抽在李虎的衣甲上,被打了个正着的李虎瞬息收声,又往前走了十多里,边洪带着哨骑从周围回来:“已经到地界线了,再往前走,就是西陇县城的地界!”

    “我的乖乖,咱们这不知不觉的已经跑了七八十里!”李虎惊讶道。

    “那就收兵回去吧!”对于本来就是刻意而为的巡防地界命令,林秀也不打算当回事,于是这百十骑转身往西山大营行去。

    “快,快走!”

    黑夜里,骆长兴、骆妙欣和几个镖局子弟奋力护着骆镇山逃跑,可是夜深漆黑,又是小道林间路,他们早就跑晕了,但后面的追杀声依旧不减,这时,骆镇山一软,倒地不起,骆妙欣急声:“爹,你怎么了?”

    “儿,你们逃吧…这就是我的命…”骆镇山伤及肺腑,呛声喷出一口血,骆长兴忍痛抽其身子:“爹,起来,咱们走!”但不过眨眼功夫,疤脸带着一众刀客又追上来,无奈之下,几个镖局子弟只能嗷叫着冲上去抵挡。

    危机之下,骆镇山不愿自己拖累儿女,便奋力推开二人:“跑!告诉你二叔,我没有行那不谋之事!”让后他猛然出手,夺过骆长兴斜挎在腰间的短刀,了结自己。

    “啊….狗日的畜生…”看到爹爹死在面前,骆长兴怒嚎,可事实面前,他无能为力,短暂之后,他奋力拖起哭嚎的骆妙欣继续奔逃。

    百十步外,疤脸解决掉几个镖局子弟,来到骆镇山的尸首前,重重唾了一口:“把他的头砍下来,让我随我继续追他的两个杂种!”

    “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奔逃中,骆妙欣泣不成声,怒声质问,但骆长兴又能如何解释?他完全不明白事况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忽然,一声急音袭来,骆妙欣一个顿身,直接栽倒,骆长兴惊恐万分,扑奔上去,托起骆妙欣,赫然发现她后背上插着一只弩矢,随即,‘嗖嗖’的急音接连不断,那弩机搬动的声响就像夺命追魂曲,让骆长兴心胆具裂。

    “哥,你快逃…快逃…”

    骆妙欣艰难出声,可是对骆长兴而言,老子刚亡不过片刻,妹妹又要死在跟前,他无法忍耐,压抑、恐惧之下,骆长兴嘶吼如狼,扛起骆妙欣,在弩矢追赶下继续奔逃。

    “秀哥,你听,那什么声音?”李虎忽然勒马,疑声,林秀侧耳寻之,在自己走过方向的林子里好像有嚎叫,猛一听似狼嚎。

    看着黑漆漆的夜,林秀稳了稳胯下仿若受惊的战马,道:“这地方可听说有狼畜野兽出没?”

    “不好说!”边洪抽刀:“这里有山脉连绵,可能是哪的野畜跑过界了,要么去看看?”

    思量中,那声音好像在逼近,为防真有什么野畜出没伤人,林秀带着百十骑向声音传来方向奔去,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未进入林中,便有‘嗖嗖’的急音袭来,作为北疆沙场搏战的他们,瞬间就听出这急音来自连击弩。

    “列阵,警惕!”

    一时间林秀等人大惊,此地距中都不过一百多里,连击弩又是军中利器,猛然在这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们这些畜生…妹子…坚持住…”

    随着胡乱咆哮越来越近,林秀已经看得黑漆漆的林间有影子在晃动,旋即他喝令麾下,边洪等人当即抬臂执弩。

    “警示,放!”

    ‘砰砰’闷响,几十把连击弩飞射弩矢,打在林间的半空,那‘噹噹’的弩矢入木的声音让追击骆长兴兄妹的疤脸一惊:“该死,是官军!”

    “头,那追不追?”

    “追你个头,你以为咱们这十几个人是官军的对手?”疤脸怒骂,看着林边影影晃晃的火光,疤脸咒骂一句,转身带人消失。

    骆长兴背着骆妙欣夺路狂奔,当他看到林外的火光后,仿若抓住救命稻草,拼了命的冲上,可是他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更没想到自己在林秀等人眼中就似威胁,不待他奔出,一排骑兵冲来,为首的大胖子怒骂一声‘贼人哪里走!’瞬息后,骆长兴就感觉一股大力从身前袭来,旋即飞离地面,昏死过去。

    小道上,十几骑的火把映照下,看着两个血沾满身的人,李虎一脸尴尬:“秀哥,我是不是过火了!”

    林秀面色铁青,怒瞪李虎一眼,方才这个胖子不听指令,贸然率兵突进,直接把这二人给撞飞,饶是李虎勒马及时,不然这二人就被奔马踏死。

    边洪映着火光检查一番,道:“将军,俩人一男一女,还都活着,女的背后有弩矢伤,看起来不妙!”

    “弩矢?”林秀疑声,转目望向那片林子:“李虎,带人进去查探,小心点!”

    方才冲动出了错,李虎也不敢顶嘴,带着几十骑进入林子,林秀则下马救治二人:“来,把酒袋和匕首拿出来,边洪,把金疮药备好…”

    一刻之后,李虎浑身沾满蛛网树叶从林子里出来:“秀哥,什么人也没有!”

    地上,那不知身份的二人已经被暂时救下性命,至于女子弩矢伤,要等到回营找随军大夫处理,李虎上前,问道:“秀哥,你救他们作甚?被弩矢射杀的主,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

    “是不是正经人我不管,能牵扯进连击弩,这事不小,必须弄清楚,把他们带回去,闹不好还能问出些什么!”话虽如此,但林秀心底却想到别的,那就是他急需功劳,若是能无形中解决什么事件,让自己这个北疆小将名头再放大一些,到时有秦懿这个帅师相助,四处周转一番,保不齐就可以在开春时分下放临城,摆脱中都这个龙潭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