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风雨欲来10

    “臣请陛下恕罪!”

    这话让夏安帝来了兴趣,泰安九年,骆平安殿考入仕,整整十二年来,骆平安在他眼中都是个能臣酷吏,从未出过乱子,怎么今时莫名请起罪来。

    “朕恕你无罪,说吧!”

    “谢陛下!”骆平安从怀中掏出一张上奏笔录,黄安接下交于夏安帝,半刻之后,骆平安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氛围冷了许多。

    “这么说,那批货仓天雷珠的案子,你兄长也牵扯在内了?”

    重重的喘息,冰冷的质问,欲发的威怒让骆平安后背冷汗直流。

    “陛下,当年臣家中清贫,父母双亡,为了让臣入考进仕,家兄操劳供给,才有臣这般光景,眼下,家兄走镖不慎,被人利用…”

    听着这些话,夏安帝微闭眼目,一抹精光让骆平安心中打鼓,但帝王心永远难以猜测,就在骆平安悔之自己冲动上言时,夏安帝却说出这话:“平安,为朕效力这么多年来,你也尽职尽责,方才所言又重情明义,比起那些言官老臣好上太多,既然你向朕求情,朕就准了你!下令都府衙,释放骆镇山!”

    “啊?”骆平安一愣,似有不信,可看夏安帝那模样,顿时欣喜:“臣谢陛下隆恩!”

    “但朕也有要求!”

    “陛下请言,臣定然无所不往!”

    “天雷珠乃军中利器,非同小可,你要保家兄之情,朕可以理解,但入了都府衙的刑律册,就属戴罪之人,骆镇山虽免除死罪,但要发配北疆,充军五年,另外,你也要与着手调查天雷珠案,像你整治言官一样迅速,尽快把这个事解决!”

    有了这旨意,骆平安直奔都府衙,在陈定铄满是不信的目光中,骆平安将骆镇山带出来,兄弟二人再见,骆镇山神思混杂不已。

    “我本不想告知你…定然是长兴和欣儿焦乱胡闹,去找你了…”

    “兄长,什么都不要说了,准备准备,发送北疆吧!”

    府衙门前,陈定铄看着骆家二人离去,气的恼火不已,如此一来天雷珠的涉案人员全都没了,他查起来更难,结果鲁兆风匆匆赶来,附耳几句,陈定铄面色微变,赶紧入府。

    西平镇,骆长兴、骆妙欣闻知爹爹稀里糊涂被发配北疆,便在此恭送,分别时,骆镇山冲骆平安道:“二弟,为兄悔之过去啊…”

    “兄长,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骆平安冲身边的几个衙兵道:“几位兄弟,好生照看我兄长!”

    “少监放心,我等明白!”衙兵笑声,骆长兴看着遍体鳞伤的骆镇山:“爹,此去北疆千里,你这身子又被陈定铄那混账折磨成这样,还是我和你一起吧,好歹有个照料!”

    “这…”几个衙兵犹豫,按规矩是不允许罪者家中同行,可看在骆平安的面子上,几个人也就默许了:“时候不早了,骆镖头,启程吧!”

    一路上,骆镇山走走停停,骆长兴将一应包袱全都背了,加上几锭情面银子,衙兵们倒没说什么,入夜,众人找了家客栈歇息,只是刚歇下,骆镇山道:“长兴,有人跟咱。”骆长兴看了看,不大的小客栈里,零零散散坐了几桌人,大多是刀客路人模样,唯有靠墙带斗笠的商贩挺惹人注目。

    “骆大哥,多心了吧,早些歇息!”几个衙兵笑道。

    “不对,肯定有人!”骆镇山很强硬,说来也是,他走镖一辈子,江湖气很重,这些跟踪掏尾的事遇到不少,在他四目感觉之下,最终落在那几个斗笠商贩身上,骆长兴来到那几个商贩近前,由于武人气息与寻常人不同,骆长兴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且这几个商贩也转目看来,进而使得骆长兴看到其中一人脸上有着一条划破半张脸的疤痕。

    “小子,你干什么?”

    骆长兴皱了皱眉:“几位兄弟,应该是你们想干什么?”

    “哼哼…”疤脸汉子冷笑:“想干什么?当然是要你们的命!”

    此言一出,疤脸抬手抽刀,冲骆长兴砍来,不远处,几个衙兵当即大喝:“你们何人?我们乃中都府衙…”

    “杀的就是你们!”

    旋即,旁边桌上打扮各异的人蜂拥袭来,一时间的变化让骆长兴和衙兵难以招架,混乱中,从店外又冲进来一群人,骆长兴一看,竟然是骆妙欣和镖局子弟。

    “爹!”骆妙欣大叫一声,提剑杀来,也亏得她放心不下,没有按照骆平安的话回老家,不然就这一个照面,骆长兴、骆镇山就得亡命。

    但疤脸等人技强狠毒,不过眨眼功夫,不少镖局子弟和几个衙兵已经倒地身亡,骆长兴被伤了数处,持刀勉强抵挡,见此,骆妙欣急言:“爹,快走!”

    “我这一走就成逃犯了…你二叔他可就白费气力了…”

    “爹,管不了那么多,再不走就没命了!”

    说话功夫,疤脸冲过镖局子弟,直奔骆镇山,骆妙欣闪身抵挡,却被一刀劈开,而骆镇山身带枷锁,根本无法还手,下一秒,疤脸的横刀已经砍进骆镇山的腹中。

    “爹…你们这些畜生…”骆长兴见之疯狂,抄刀冲来撞开疤脸,又砍翻数个人,可是他们人力不敌,故骆长兴冲身杀开一条,与骆妙欣带着骆镇山夺命逃入黑夜。

    “狗娘养的混蛋!”

    黑夜里,一队骁骑兵在小道上慢吞吞的行走,李虎的高嗓门就跟大喇叭似的嗷嗷叫嚣着,惊起四周林间的鸟儿。

    “我说秀哥,你到底是不是骁骑尉?”

    对此,林秀不解道:“你想说什么?”

    “骁骑尉六品阶,偏将列,放到临城,你就是和指挥使一个位子,可你啥时候见过指挥使大半夜不睡觉带着人去巡防?”

    李虎话虽然不错,可林秀不知道这个理儿么?他当然知道,且他更知道耿廖为何这样,这个皇犬近来越发不自在,故找自己的由头也越来越频繁,只要自己稍有不尊,他便可小事化大,大事化罪,那时可有自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