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四章风雨欲来6

    “若陛下真想听,咱家就为陛下说两句,齐王半月来都在宗人府受罚,宫卫所的事还没安稳,他没那胆子,少监骆平安惩治那帮子言官稳陛下清净,燕王不会不清楚陛下的警告,所以两位殿下根本不会罪上加罪,再者是冯如晖那老狐狸,一辈子墙头草,顺风倒,不是老奴瞧不起他,论胆识,他还不如老奴呢?怎么可能弄天雷珠回来?难不成他那丞相府上元宵节用天雷珠放烟花?也不怕炸了房子!”

    “哈哈哈…说的在理!”夏安帝闻之大笑,待缓过息,夏安帝问:“既然说到放烟花,那元宵节快到了吧!”

    “还有两天,后个就是!”

    “诏令明日开朝会,那些个朝臣,不敲打敲打,要是在佳节之际给朕上房揭瓦,那才晦气…”

    中都西南的官道上,一支庞大的车队缓缓前行,从蜀字大旗上可以瞧出,此乃夏安帝四子蜀王景裕子。双马华盖车里,年不过十又有二的景裕子正襟危坐,他微闭眉眼,未绾黑丝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丝缎,秀气似女的叶眉,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眸,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如此相貌甚至让好些妖曼女子都自亏不如。

    “殿下,前面不远就是皇家行邸…在往北走六十里就是西山大营…离中都还有百十里…速度快的话,半天就到了。”近侍韦月透过车帘禀告。

    景裕子抬眼看了一眼已经昏暗的天色,恍若那么一瞬的俊美让韦月心神荡漾,他问:“现在几时了?”

    “戍时了!”

    “这个点到中都也深夜了,城门紧闭,入城不合适,后天才是元宵节,只要明日进宫觐见父王就可以,现在传令,附近驻营,另派人去告知西山大营将领,为护队将士送些粮草来!”随后蜀王车驾转下官道,在一片山林前驻扎,韦月则带着数个家奴前去西山大营。

    入夜,林秀回到驻地,便迎上参将顾恺之,且赵源黄齐等人已经整备好千余将士,列队在校场上、

    “林仲毅,你可算回来了?”顾恺之言里透出那股子愤怒。

    “参将大人,这是?”

    林秀赶紧请声,顾恺之清了清嗓音:“蜀王殿下从西川来此,为陛下贺元宵佳节,现已到槐县,你立刻带人前去护驾,顺带给蜀王殿下随行队列送些粮草去!”

    夜幕下,林秀带着赵源、黄齐二人,统率五百骁骑压着数车酒肉向槐县奔去,两个时辰后,林秀来到槐县,在槐县北面十几里的位置,有一个临时营地,立着数里,一队夜哨拦下林秀。

    “尔等何人?”

    “我等骁武皇骁骑军,奉命前来为蜀王殿下随行队伍送些粮草。”

    “你们先等着!”

    夜哨派人回去禀告,片刻,韦月出来,看着几车粮草,韦月出声:“有劳将军!”

    “不敢!”

    “这是蜀王殿下的赏!”韦月示意,身后的随从将一只沉甸甸的锦布袋递上,赵源接下,随手一抹,道:“估计是钱财!”

    “把东西拉进去!”韦月呼喝一声,几车粮草被拉进营中,让后他又冲林秀道:“今夜就有劳诸位!”

    在蜀王营地旁边,林秀麾下弟兄按队分开,升起不少篝火,半数巡夜,半数歇息,篝火旁,赵源把锦布袋打开,映着火光,林秀看到一锭锭金子。

    “这蜀王好大的手笔!”赵源惊讶:“一、二、三…总共十锭小金子,估计百两,折合银子,上千两!”

    “这么些钱,拿着烫手啊…”林秀嘟囔一句,倒头歇息,次日一大早,林秀分令赵源、黄齐前后各一队,将蜀王车驾护在中间,自己则亲代边洪亲兵骑几十人跟着车驾周围。

    车驾内,蜀王微微打了个哈欠:“他们有消息没有?”

    韦月低声:“孔余期数日前来报,殿下要的人已经找到,正关在安全地方!”

    “告诉孔余期,让他尽快来见我!”

    上书房。

    齐王将厚厚一摞子笔抄录放在脚边,自己跪地叩头:“父王的责令,儿臣已经完毕!”

    夏安帝头都不抬,道:“天儿,朕以前教过你一句话,还记得么?”

    景俞天思索片刻:“儿臣记得!”

    “说来听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凡大夏的一切,都是父王的,父王赐予,儿臣恭敬受之,父王不赐,儿臣不能贸然!”

    “那你为何私自调改宫卫所、禁军阁的巡防制,将辽源军将领安置都城兵系?”

    “父王明鉴!”景俞天一叩到底:“北疆一战,儿臣侥幸残余,战场之是,儿臣亲眼目睹了搏杀,辽源军损失惨重,数万精锐只剩七千,儿臣知晓骁武皇已然成军,为了不寒辽源军心,儿臣妄自行权,安置了何叔桓、夫如贞二将,以定其身,但儿臣可以保证,一切用心全是为了父王您…”

    夏安帝重重叹了一息:“天儿,今日朕再告诉你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在你这次北疆搏杀的份上,朕不与你计较!”

    至此,景俞天冷汗浸透全身:“谢父王隆恩!”

    “下去吧!”

    景俞天离开后,黄安快步进来,他面有喜色:“陛下,蜀王殿下到了!”夏安帝神色顿时焕发,即刻从龙床山直起身子:“我裕子终于到了,现在何处?”

    “侯在城中王亲官邸,老奴这就去传诏!”

    “快去,快去!”

    中都城,王亲高将府邸,一队队甲士警惕伫立天字院落,景裕子身着雪貂裘皮绒,漫步在荷叶湖边,随着冰消雪绒,荷叶渐渐漏出青意,让人爱怜,不远处,林秀与韦月等人蜀王家将近侍远远候着,望着景裕子的容貌,林秀似有不信。

    “蜀王殿下如此俊美,冒昧说之,当为天上圣仙一般…”

    韦月傲然沉笑:“那是自然,传闻殿下出生时,紫云落房,孔雀临墙,那彩虹照亮整个天际,那般异象让陛下都为之震撼,你可知当时卜师如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