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一章风雨欲来3

    “啪”

    玉佩四散分裂,看着那晶晶点点,南宫燕哀鸣吼出:“爹,我恨你…你管得了我一时,你管不了我一世…”

    庆亲王冷面怒红,粗气如牛:“带走,把郡主关起来!”几个家将无奈,只能押着南宫燕出去,但庆亲王依旧不解气,想到王府颜面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兵崽子脏了,他冲南宫保怒斥:“立刻去查那人底细,本王要知道一切干系,若他与燕儿稍有瓜葛,本王要把他碎尸万段…”

    “爹,这么做是不是过了…”南宫保踌躇,想要说什么,不成想庆亲王一巴掌抽来,打的南宫保脑袋发蒙:“难道你也要反老子!”

    “爹勿怒,儿这就去!”南宫保胆怯一瞬,立刻夺门奔去。

    直到此刻福晋才从疯吼中醒神,她抹着眼泪道:“王爷,燕儿执拗…你这么做…会害了她!”

    “那也比丢了王府的颜面强…”

    临水县,经历一冬的折磨,这片被蛮子肆虐的大地总算缓过些生机。

    林家小院,刚垒好的东山墙勉强把家中的人气给聚住,后院,几间偏房和马厩没有收拾好,故不少杂物都堆在院中,正屋门前,林懋撑着两把竹凳交替前挪往灶房去。灶房里,张氏与元氏正做着晌午饭,看到林懋进来,元氏道一声‘三哥’小心,张氏则双手在腰围上一抹,小跑过来:“老头子,你作甚呢?赶紧回屋,这天冷地滑,别再摔着!”

    “不碍事,我一个人在屋里闷的慌,出来透透气!”

    林懋憨憨一笑:“四弟妹,怀安和曦玥去哪了?这一上午都没看见!”话落,大门‘吱钮’一声被推开,林怀安将一半拉猪肉抗在肩头,后面曦月拐着个大篮子,里面装满了干货。

    “三伯,今个运气不错,临城下放各县的过节冬粮到了,那发粮的官爷知道俺大兄大哥的名头,就多给了一些!”

    林懋点头:“好,好,怀安,赶紧放下歇歇,一会儿炖肉多吃点!”

    “三伯,不碍事!”林怀安哧溜着鼻子,脸上那股子骄傲劲十足:“三伯,你是不知道,现在村里不少人都在议论大兄大哥他们,说他们如何如何,什么救临城,退蛮子,听的我浑身冒热汗…”

    “三伯,秀哥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曦玥不如怀安嘴快,只能半晌插这么一句。

    “快了,快了…”林懋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也没底。

    元氏出来接过曦玥篮子的干货,笑骂林怀安一句:“你大兄大哥他们该回来时自会回来,别在这瞎咋呼,灶房没柴了,赶紧劈去!”

    “好嘞,娘亲!”林怀安将肉背进灶房,一撸袖子就往柴房走去。

    感受着家人的热闹,林懋心里暖意四起,半月前,他们两家子偷偷离开临城马府,虽说临水屋破凄凉,可到底是自己的根,且林懋心里也清楚,那马小公爷不是白养活他们,全是看在林秀的面子上,眼下林秀随军入中都领封,听不知何时回来?老这么打扰人家,也不合适。

    这时,门外几声马鸣,林懋正在困惑谁会来他这破屋时,马全带着几个人推门进入。

    “哟,马小公爷…”林懋赶紧躬身,那马全箭步上来,单膝跪地搀住林懋:“老爷子,使不得,前些日子我外出巡查,料理地方事,这回来了才知道你们已经走了,若是让仲毅兄弟知道,我这不是落埋怨嘛!”

    “不会,不会,秀儿是个明理人,归乡令都下来了,临城官家事宜众多,你和马老爷天天忙的进不了府,我们还是借着归乡令早些回来好…”林懋说话功夫,张氏元氏也都出来。

    马全冲二位恭敬一声‘婶子’,让后掏出一纸卷,笑道:“老爷子,你可知这是什么?”

    “啊?”林懋浑然摇头。

    “这是仲毅兄弟的领封诏,我托人从中都带回来的!”

    闻此,林懋一脸期盼,张氏、元氏,乃至怀安、曦玥也都从柴房奔来,在众人急切中,马全念道:“林仲毅,独营,破敌,骁勇,武智,携皇威,慑北蛮,故皇恩浩荡,特赐金缕甲一件,同时将职跃升骁骑尉,阶六品衔,领都府衙千牛备身…”

    念完,马全将那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纸卷放到林懋颤微哆嗦的手里:“老爷子,要不了多久,林秀兄弟,不,应该是林将军就会回来了,介时您老可就等着享福吧…”

    “这…这真的是俺儿?”林懋恍若不信,马全哈哈一笑:“老爷子,您把心放肚里,北疆这地面上,敢以仲毅为字的人,除了杨茂大学士的门下弟子林秀以外,没有第二个人!”说罢马全冲林懋抱拳告拜:“老爷子,若无他事,晚辈先行一步。”

    当日晌午,林懋不知喝了多少,周围街坊也都闻风赶来,一时间林家的小破院子都赶上临城郡府了。席间,李胜一脸焦躁样,连闻自家虎子的消息,由于贪杯,林懋也控制不住,胡言起来:“老李,你急个甚,他俩从小的兄弟,秀能封将,你儿子也差不到哪去!”

    随后在众人围拱高敬中,林懋不知不觉就变成林老爷、林老员外了…

    临水县府,陈玉看着手中北疆子弟封功报,心里满不是滋味,深夜回府,路过陈姝灵的小院,他意外发现陈姝灵的屋子还通亮着,隐约还能听到低吟欢快的颂谣。

    推门进入,陈姝灵正在绣一只香囊,陈玉不知该说什么,就那么矗立门前,陈姝灵淡淡一笑,道:“爹,这下你满意了?”

    “女儿,你怎么这么说?”

    “余氏一直瞧不起秀哥是商贾贱种,甚至刻意做坏让他去北疆从军,巴不得他死在外面,可是老天有眼!”陈姝灵放下香囊,转身冲陈玉走来:“爹,这次余氏要怎么做呢?六品骁骑尉,比爹你还高三级,四阶衔,您说说,这次您想怎么办?您那爱妻又会怎么办?”

    听着这话,那股挑衅的刺激深深充斥着陈玉的心,让他半晌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