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章风雨欲来2

    “我管不了那么多…”陈定铄怒声,随即汗水又多了一层:“这已经是刀架在脖子上,不落都没地放,骆平安,那只疯狗…以后再说!现在,全力缉拿海大富,包括与天雷珠货行一案有干系的所有人!”

    都府衙地牢中。

    骚臭难闻的味道弥漫在狭小的监牢阁间里,骆镇山手脚束链子靠在石板床前,随着一阵牢门打开声音,骆镇山睁开眼,都府衙中牧监胡钰匆匆赶来。

    由于牢房昏暗,胡钰瞧不真切,他从随从手中接过灯笼,在骆镇山脸上照了照,疑声:“骆镇山?”

    “中牧监大人!”

    听到这声,胡钰冲随从交代两声,随从离开守在牢门前,胡钰将灯笼放下,直言:“骆兄,此番你陷进大事了!”

    “我知道!”

    “不过你放心,你二弟已经捎来口信,他会插手此事,在此之前,我会照看你,免你的刑罚之苦,切记,什么都不能招!”

    骆镇山听闻骆平安知晓消息,顿时低骂:“这两个兔崽子!”旋即,他冲胡钰急声:“大人,此事不可让我二弟陷进来,他好不容易入皇职,不能因为失大!”

    这话让胡钰有些不明:“骆兄,你应该知道天雷珠是什么?不管你们和运货者有没有牵连,可你们押了这趟镖,就是罪人之一,轻则流放边疆,重则斩首,若没有朝中重臣鼎力,你定然脱不了罪,搞不好陈定铄那家伙会把你们当做同谋下刑!”

    “我知道,进来那一刻我就想明白了!”骆镇山抹了一把脸:“现在我算明白当初那海大富为何给那么高的价钱,区区一批商货,押送付金一千两…可笑的我竟然没发现…这就是命啊…”

    “骆兄无需这般,现在陛下勒令暂停朝会,故太府、中书两阁行事批奏缓了些,关于天雷珠的案子一时还到不了陛下耳中,你二弟贵为太府少监,陛下的心腹,若是借此机会周转一二,兴许能把你从这漩涡中拽出来!”

    “不不不…不能让他为我冒险,恳请大人转告少监大人,让他万万不可这么做!”骆镇山冲胡钰叩首,胡钰摇头,转身离开。

    骆长兴从崇明坊回来后发现镖局里没人,经过打听,才知道骆妙欣等人去海记商货行找被抓了。

    “二叔,这可怎么办?”

    马车中,骆平安皱眉思索,天雷珠一案,牵扯瓜葛深重,一个不小心行事就是灭族的罪,想到当初骆镇山江湖血拼,为其供给进考,骆平安心里就愧疚满满:“长兴,随我去都府衙,这个罪是皇家罪,咱们担不起,也不能为那些人担!”

    庆王府。

    庆亲王立于厅堂内,那股子聚形的怒火简直能把胸膛撑裂,亲王千金,私逃外出耍乐,遭难被一白身子弟救了,若单单如此,庆亲王也不会在意,顶多派人感谢其义举,可现在南宫燕却拿着人家的玉佩,对于国子学士而言,玉佩是个人尊讳信物的象征,她一个勋贵,背着王府与不知根底的白身子弟有纠葛,这才让天下人大笑。

    在此之前,庆亲王还费劲心思为南宫燕牵扯亲事,对方虽不是勋贵,可也是朝中重臣,书香门第,若是让对方知道自家小女在外有什么丑事,他这张老脸怕是丢尽了。

    这时,墨莉被人压了进来,南宫燕见了哭声道:“爹,不关墨莉的事,我真的没有说谎!”

    “你住嘴!”庆亲王怒斥,转看墨莉:“那个什么林仲毅,他与小姐有什么瓜葛,为何小姐有他人信物尊讳的玉佩?你细细交代!”

    “回王爷的话,那个玉佩真是捡来的,当时那人出手与调戏郡主的游侠搏斗,不慎甩出腰带上的玉佩…”

    “还不说实话?”庆亲王压息:“来人,将其拖出,杖则三十,不说,就打死!”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一旁的南宫保实在看不下去,刚想出言,不料南宫燕已经扑身上前,推开家将,护下墨莉,高声一挑:“我没有说谎,玉佩就是我捡来!”

    “你给本王退下!”

    “我就不!”

    在这一声更比一声高的呼呵中,墨莉吓的脸色煞白,瑟瑟发抖,她哭腔扯着南宫燕的衣襟:“郡主,你别这样…”

    眼看情势愈发燥人,福晋从城外庄园匆匆赶来,看到此景,她急奔两步,身旁侍女更是退开几个再欲上前的家将。

    “王爷,你想干什么,这可是你的女儿…”

    “你还知道她是我的女儿,可你知不知道她竟然私藏外人的玉佩信物,若是让人知道庆王府千金不尊礼数,放荡不羁,我的老脸往哪放,你说往哪放!”

    “那也不能这么对燕儿!”

    看着爹娘的对峙,南宫燕将墨莉扶起来,擦了她脸上的眼泪:“不怕,这没你的事,你出去吧!”有了这话,一个家将赶紧上来,引着墨莉离去,南宫燕手里死死攥着那块青黄色的玉佩,细细回味着心底的感觉,冲庆亲王道:“爹,你不是想要把我嫁出去么?”

    此言一出,庆亲王与福晋骤然消声,在他愤怒不解的目光中,南宫燕道:“你是悍将,随陛下南征北战,你说过,只有英雄忠勇之人才配得上我,现在女儿找到了,我就嫁这个人!”

    话落,南宫燕把玉佩举起:“北疆搏战,骁武精锐,先前救我已是恩情,眼下再次相见…女儿嫁他,还你王府清静…”这一瞬间,她牟子里的倔强让庆亲王怒不可遏。

    “放肆!”短暂之后,一语虎吼,吓的府中家奴侍女跪地不起。

    “反了…全都反了…”庆亲王怒然无措,当即大步奔来,他虽然老迈,可身为将者的身子骨依然存在,故南宫燕一个不慎,玉佩被庆亲王夺去。

    “爹,你还给我…那是我的…”南宫燕要夺回,却被家将按住。

    “你…你想嫁这么个不知身份的杂种,本王告诉你…不可能…绝不可能…”怒嚎之下,庆亲王奋力甩手,将玉佩砸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