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六章祸起

    “末将领命!”顾恺之离开后,耿廖看向乌正:“你有什么想法?”

    乌正沉思道:“顾参将话里有话,何叔桓、夫如贞可是辽源军的人,现在秦懿虽然脱权离军,可他已经贵为连亲王,另外末将听到一些传闻,这何叔桓、夫如贞之所以能如宫卫,全因齐王之利,此番参将直言怕是引祸给将军,要知道眼下朝纲才安定下来…”

    “狗娘养的杂碎!”耿廖低骂一句:“还没有查出顾恺之背后的人?”

    “将军赎罪,末将无能!”乌正跪地请声:“参将行事十分小心,数次都尾巴都被莫名甩掉…”于此,耿廖起身摇首:“这个老混账…”

    中都,南城,义通镖局。

    这一日,骆长兴起了个大早,刚开门便有数个身着甲胄的兵士进来,瞧那装束,应该是都府衙的人,骆长兴将门板放到一旁,赶紧应声:“我说几位官爷,一大早就来我们镖局,不知有何贵干?是押镖送货,还是护送人…”

    为首的衙兵总捕鲁兆风眼眸四瞟,面色不善的道:“骆镇山在哪?”

    “谁啊?”一声粗音从后面传来,骆长兴闻之道:“爹,这些人…”

    “去后面给马喂些草料,刚压完一批镖,马累了这么些日子,别饿的发癫尥蹶子了!”

    骆镇山冲着衙兵抱拳:“几位官爷,在下骆镇山,义通镖局当家的,几位有何事?”

    鲁兆风掏出一张画像,比照了几下,旋即喝令:“给老子拿下!”就这么一声,几个衙兵抄膀子冲上来,把骆镇山按在地上,气的骆镇山大叫:“你们要干什么?皇城脚下,你们岂敢乱来…还有没有王法了…”

    “骆镇山,别怪本捕不提醒你,你可知自己已经犯了死罪,别说你不知道日你押镖入京的商货是什么玩意儿?”

    “官爷,道有道途,行有行规,我们身为镖行,只管压货送人,哪有管人家货物是什么的理儿?你们把老子放开,给老子放开…”

    骆镇山的大吼引来骆长兴等镖局的人,一众镖师看到衙兵们这般无理,当即要动手,谁知鲁兆风抽刀立身,威声顶在面前:“老子看谁敢动?”

    “你们岂能擅自抓人?可有捕令?否则我定向都府大人奏你们的罪!”骆妙欣尖声斥语,高松的胸脯更是气的此起彼伏。

    只见鲁兆风冷冷一笑,从袖囊中掏出盖有都府衙京兆尹印戳的捕令,甩在众人面前,看到那红漆大印,骆长兴等人瞬即收声。

    眼看骆镇山就要被总捕等衙兵抓走,骆妙欣上前跪地:“大人,哪怕降罪也有名头?我们虽是江湖人,可也守的天规王法,寸毫不敢逾越,怎么突然就犯了死罪…”

    总捕鲁兆风看到这,抬起的脚步僵持那么一瞬,转而放下:“本捕依法行事,所抓之人皆是江洋大盗、奸贼罪人,瞧你们的模样,也是行走不慎,故稍微透风你一句,抓你们一个,没抓你们一群已经是开恩,揪起原故,只因你们数日前走得镖中夹杂有国之禁物,天雷珠!”

    说完,鲁兆风带人压着骆镇山离开,骆妙欣、骆长兴等镖师子弟们纷纷呆愣,半晌才有一人道:“天雷珠可是大夏利器,咱们…咱们怎么敢运那些玩意进中都啊…”

    燥乱中,骆妙欣一改女子娇柔模样,她抹了把泪水,咬牙切齿道:“这个罪责,爹不能担,担了就是砍头,该死的,哥,你立刻去…去….二叔府上…求他周转…”我带人去找那个商货行主,是人是鬼….他都得给我吐个明白…”

    前往中都的官道上,一黑一棕两骑慢慢悠悠的前行。

    “将军,您今个兴致不错啊,这赶早就进城,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要我说,西平镇就能解决…”

    边洪跟在林秀身旁,嘿嘿坏笑,林秀没好气的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边洪背上:“怎么着?现在和那群家伙也混出道了?”

    “嘿嘿!”边洪挠挠头:“将军,我们再怎么出道,不也是你的兵嘛,换言之,现在骁武皇里,有那个将军能比过你?连升十二阶,从白身入将职,就是那些个正经的参将见了咱们骁骑弟兄,也都客客气气!”

    林秀笑笑并未再应,但心里却很清楚,自封功会以来,他林仲毅地位水涨船高,原先的轻骑营也随着骁武皇入军系,调改为骁骑军,统属骁武皇,成为其下三个骑列之一,可若细想,林秀笑脸的背后,却是帅师秦懿沉甸甸的叮嘱,如此林秀时刻小心行事,就连眼下的入都也都经过骁武督军营的将令批示,免得耿廖那只皇犬过后龇牙寻事。

    “边洪,此番我打算买些东西,待初春时回乡探望,你家中还有何人?也与你买些?”

    本来边洪兴情高涨,结果听到这话,当即沉色,其中甚至还有股子的哀伤,林秀觉察,缓下马速:“边洪,你我战场生死弟兄,若家中有难,尽可说来!”

    “将军,我爹娘死的早…之前还有个大姐,可为了给我攒下活命的口粮,胡乱把自己嫁出去了,现在我就是个孤家寡人…”

    林秀注目顷刻:“如此更要买些东西,虽然爹娘不再,可你那苦命的姐却还在,待初春回乡北地,我与你一同前去,找寻你那亲姐!”

    中都崇明坊,朝中大臣的官邸所在。

    在街巷里面,一府邸前摆着两只黑漆漆的石狮子,恍若一看,这石狮子躬身扑爪,血口大张,甚是吓人,抬头看匾额,骆府两个朱漆大字已经脱落的只剩坂木黄,似乎与石狮子的霸气威严不相符合。

    不远处,有一人影来回晃动不敢上前,他便是骆长兴,半刻前,骆长兴急乎乎的来到太府阁少监骆平安的府邸,虽然爹爹被抓事况紧迫,可他踌躇数次,都没敢敲响那两扇松门大门,直到府门自开,府中管家出来赶早上街,看见远处的骆长兴,他才得以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