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皇犬

    韩明振抬手扫去眼前的雪绒飞屑,道:“殿下,既然当前境况不明,何不暂歇稳身,待敌暗动时,我等重招出击,杀之而后快…”

    景禹恪闻之目散精光,嘴角上扬:“先生这话深意凛然啊..好一个杀之而后快,那本王拭目以待,看看到时如何杀之而后快…”

    封功会后,夏安帝下旨,骁武皇军系入都,受皇恩令,归太府阁统管,彻驻西山大营,辽源军调改散旗,七千余精锐悍兵也以都队为基,分散入了宫卫所、禁军阁、九门督司三处,如此结果让朝中纷纭四起。但骁武皇也算在天下面前正了名,真正与河西、川蜀、江淮三大军系并存一位,其统将耿廖虽然在封功之际没有真正位入高将列,但皇家的守门犬又怎能低身统位?

    数日之后,新春佳节到来,举国欢庆之际,中都北山方向的皇家猎场走水,耿廖带兵救治有功,按理这不过一件小事,可耿廖硬是众目睽睽之下凭此得旨,擢升一级,领宣威将军,真正成为军中大将。

    至此,本就乱云不止的朝臣们再也忍不下来,甚至有不要命的翰林文臣拼着把老骨头上书夏安帝言说功臣受冷、军将乱朝之疑,那一本本的奏折里更写满犬狗之论,什么养狗要有度,不能胡乱喂,要么容易撑死。

    可夏安帝国之至尊,天之骄子,他想作甚群臣又怎能阻止得了?

    在沸汤乱谏无可制止时,太府阁少监骆平安就似荒野上的孤狼,突然现身,不过三日,便抓了十数个多嘴的家伙,关入太府地牢,更有传言,这些多嘴的家伙们有一半已经死在地牢,不管是真是假,如此威慑下,燥乱的朝野顿时静谧入夜。

    随后,在新年伊始的第一次早朝上,垂暮老矣的夏安帝又颁布一条让忠臣捶胸的诏令:‘尔等叫唤一年有余,使朕力疲体尽,借着新年之际,朕安请朝臣,歇息养身,莫要乱言,即刻起,朝会暂歇月余!’

    到这里所有人都已明白,夏安帝在岁月的摧残中走进了所有帝王都无法避免的路——皇权膨胀,欲念堕落。

    但事实真的如此么?没有人敢断言,也没人敢去实践,毕竟要脑袋的事只能在心里想想,甚至晚上夜语都得避开自己的小妾和夫人,在这愈发迷离的朝政变化中,比起朝臣腐儒的酸水烂心眼,宫卫所、禁军阁,乃至九门督司倒出现了一条风言笑论,揪起言根,直指骁武皇里的高将:“皇犬皇犬,顺功舔,一舔一舔上将典!”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皇犬是谁,但稍有脑子的人就会想到此人乃骁武统将耿廖是也,就这样,旧年刚走,新年初到,这坐上宣威大将军之位的耿廖屁股还没热乎,脑袋上就稀里糊涂的多了个皇犬大檐披风帽。

    西山大营,骁武中军。

    “砰”的一声闷响,酒壶被一只大手甩出,重重砸在旗令兵脑袋上,饶是旗令兵被砸的满头鲜血,也不敢动身。

    “狗娘的…反了反了…那些个狗杂碎…把那些人全都给本将抓了,斩首示众,斩首示众…”歇斯底里的咆哮,扯破喉咙的声威让旗令兵闻之胆颤,面前,耿廖怒目撑裂,面目狰狞,如此模样焉有半丝的将军样?

    “将军,万万不可胡来!”

    身旁,已经晋升为骁武皇副将的乌正抱拳急声,让后他冲旗令兵怒目一瞪,低声一个‘滚’字,旗令兵如逢大赦般抱头离去。

    “这些贱命种,本将…本将一定要宰了他们,要把他们吊起来活活晒成挂尸!”

    耿廖怒喘粗气,忽觉口渴,想要饮酒润喉,却发现酒壶已经被摔碎,两相焦躁,让他再度抬脚,将矮案踹飞。

    “将军,此不过是小儿戏言,将军别往心里去就是了,再者言,笑言之论,怎么抓了治罪?”乌正也是心燥,自新年以来,皇犬的风言话已经传遍中都城的大街小巷,就在刚才,骁武皇督军营的人在西平镇巡防,便又碰上几个多嘴的贱种骨头。

    看着胡乱言说的小崽子,这些督军兵也很无奈。

    放眼看去,全都是十岁左右娃崽子,他们只能打一顿训斥几句,让后放了,若真以什么皇犬笑言杀人性命,不光耿廖坐实了笑骂,承认自己就是那条皇家守门狗,更会让都府衙的人找到乱行权势的把柄,甚至将其从将军位置上拉下来都有可能,毕竟天子脚下,生杀大权还不到耿廖这个皇家奴才做主。

    “狗娘的,到底谁和本将过不去…若让本将抓住,定然把他大卸八块!”

    此言话落,一语插之:“将军,这风言最初是从宫卫所传出,至于宫卫所何人?末将听闻是新进宫卫所的几个将领笑说的!”

    闻声看去,顾恺之低头抱拳,伫立一侧,耿廖眉思一皱:“是那几个新进将领?说来听听?”

    “宫卫所自辽源军散调改,除却原有左右两个千牛卫,又增加了前后两个千牛卫,末将闻之,左千卫南宫保乃庆亲王世子,他与你无仇,右千卫魏东林,九门督司出身,丞相冯如晖一派的弟子,也与骁武皇毫无干系,如此看来,就只剩下前后两个千卫何叔桓、夫如贞…”

    话虽未完,可耿廖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他咬牙嗫齿,额骨青筋凸显:“这两个杂碎!”那股子恨意恨不得将二人挫骨扬灰,但二人已经身居宫卫要职,岂能说动就动?故耿廖怒骂一通后,也只能暗自吞下这口恶气。

    片刻之后,耿廖微微侧目顾恺之,让后道:“顾参将,我军近月的粮草置办好了?”

    “还没有,上请文书正在兵部审批,估计还要些日子,当前陛下暂歇朝政,所有文书从兵部转到中书阁,再转到…!”

    “那你去催催,虽说眼下无战,但也不能亏了将士们的肚子,陛下亲军要时时操训,以保战力不衰,此事归你操办,决不能出任何差错!”耿廖直接打断顾恺之的话,顾恺之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