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龙驹入天

    “黄安,走吧,让朕好好看看我大夏男儿!”

    夏安帝甩袖立身,黄安当即止声,随即一言呼喝,守在门阁外的小金凌便引数个十几个太监抬着龙座入内,待一切安置妥当,夏安帝缓步踏背,安然入座,黄安赶紧近前,为其盖上一层柔软、绣满龙腾云霄图的紫羽貂绒披,以免寒气冲了夏安帝。

    青玄门功御址前。

    秦懿率辽源将校百十名立于功御址左列,耿廖率骁武皇将校百十名于右列,一瞬间内,孰高孰低已经彰显。

    皇言论曰,天地四相,龙立其中,为安圣威,分向两之,其龙首于东,落右为尊,其龙尾于西,落左为奉,奉,即为卑,如此旨令安排,先不说辽源将校心中何味?单就那股子深不可探的圣意就让诸等将校心怀忐忑。

    等候中,秦懿喘息,偶然一口寒息入腹,便轻咳不止,身后,秦宇至忧心,小声低言:“爹…”

    “无碍…”秦懿止其言,喘息再问:“高崇涣真的罪离散部了?”

    “是的,兵议阁、兵部两通令文直下,以其部将酒后乱言为由,回禀于中书阁,最后念在辽源军劳苦的份上,功过相抵,撤其将位,消其授封,昨日我亲自送高将军离营,他说打了一辈子仗,既然爹都要退位暮阳,他也想过几天安稳日子,便打算回东郡老家,现在估计已经在百里之外了!”

    “唉…雪狐良将…如此落幕…是我的过失…”

    “爹…您别这么说,高将军离时托我转告你,是他辜负了您…”秦宇至还想劝慰,却被秦懿叹声压下。

    借着陛下未到空隙,秦懿微微转身,环目身后,从辛訾、彭基、何叔桓、夫如贞等各军营将军的脸上,在异然不同的神思游离中,他恍惚看到了不同的结果,身为老帅,他很想挽回这些勇悍的部下,可自己已经老衰,如虎落夕阳之人,在权位官途面前,他…已然无力?

    在怅惘中,秦懿目收回首的一瞬间,他瞧见与之相隔十几步外的骁武将校列,在右列分位首处,有一小将目光看来。

    虽然无声也无息,可秦懿从那纯澈的目光中看到了义理,看到天下大途,旋即心声自说:‘林秀小儿,老夫离幕之前推你这一把,你可千万别让老夫失望啊…’

    “皇上驾到…”

    寒息微然,忽的尖声高啸,在耳廓抽动中,无论辽源军还是骁武皇的将校,皆转目北望高台。

    远远的,两队金色的龙旗御冠随风飘荡,百人金甲近卫昂然挺立,护卫前后左右,将那十六人架抬的龙椅捧若星阳,缓缓移来。

    当龙椅愈发靠近,直至青玄门功御址的龙恩台时,数百名将校同时跪地,叩头呼声:“吾等叩见陛下,陛下天威眷顾,使吾等北疆大捷,迫蛮卫土,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此将声悍息让夏安帝面色涌动,心浪兴然:“诸将为朕守卫疆土,扬朕大夏雄威…今朕封功于此,诸将要以天威之凛然,雄心之屹立,忠义之根基,为大夏千秋万世,勇不停歇!”

    “吾皇教诲,吾等必将沁于心,粹于骨,生生世世,永固大夏!永固皇威!”

    一时激言,夏安帝声息稍喘,黄安立身呼喝:“陛下恩佑,众将平身!”

    从冰冷的青石雪地上起身,林秀虽然手膝冰冷,可是全身就如烈火烘烤,炙热无比,且他的耳畔就似炸裂般涌荡着夏安帝的话,那般豪言,那股子天威,简直就像圣临天下,让他为之疯狂,效死永诚。

    远远望去,林秀并瞧不得夏安帝面容,晃影中只觉得那龙恩台上的龙袍者伟岸庞然,好似参天巨树,让他这个临水小子仰目肃立,哪怕一丝一毫,也不敢逾越。

    当夏安帝示意出旨,黄安从金玉盘上去拿起早已备好的封诏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疆大捷…”

    在黄安的高呼中,封诏旨几乎念了半个时辰,才将全部恩旨告令诸将,在此间,林秀早已呆然木立,甚至于他都能觉察到周围那些将校的敌意目光。

    “轻骑营首林仲毅,独营,破敌,骁勇,武智,携皇威,慑北蛮,故皇恩浩荡,特赐金缕甲一件,同时将职跃升骁骑尉,阶六品衔,领都府衙千牛备身…”

    耳边,鱼跃龙门的恩旨就似寒风呼啸般不断冲吼着林秀的心,让他不敢、也不愿去相信,自己竟然从一个无品无阶的搏命都尉升至六品衔,一瞬间就跃入正统偏将列,并且还专门领职千牛备身这等日后下放的府衙职。

    “我没有听错吧,那家伙竟然跃封十几阶?怎么可能?”

    “瞧他那傻了吧唧的样子...简直祖坟冒青烟了…”

    一时间,各种暗言嫉妒在其他将校心中波涛翻滚,但细眼看去,有些熟知林秀的将领却无丝毫的变化。

    如秦懿,当他闻之此言,面容安然无形,甚至抬目向恩台,恍若那么一瞬间,夏安帝似闭非闭的眼眸射出一道精光,正对秦懿,短暂的一瞬,秦懿低头下去,双手位错,微微躬曲,做出了恭敬谢恩的姿态。

    再如耿廖,这个林秀的统将,他虽然没有像黄安之前所言,入了高将之列的忠武将职,但也从原先的殿卫中郎将虚称一职跃居将列中上,领封五品宁远将军,更授得彰显尊位的银鱼袋恩宠。

    此刻,在身后众将的暗自低言中,耿廖心中冷笑:‘林秀,高处不胜寒,一个野马胚子,不套缰绳,不认军主,不尊军令…就算再怎么良才,也不过劣马之根…本将倒要看看,你还能蹦跶多久,你那杨茂夫子怎么来救你…’

    当封功结束,两军将校在诏令官及宫廷小黄门的带领下来至宮赐阁,享受由御厨为其准备的丰盛佳宴。

    此时,林秀已经从震惊中渐渐回身,且一些相识的将校纷纷前来,为其恭贺,其中不乏有将阶高于林秀的,但与林秀从兵行白身跃居将者的升阶,这些高阶将校虽心有嫉妒,但面子活依旧捧笑,甚至他们已经开始暗自揣摩林秀背后有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