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封功

    景禹寅来回踱步,急言躁动:“若…若四门被掌控,以皇城之地利,我纵有数万河西军在手,一旦生故,他囚了父王关闭宫门,我…根本无法营救..”

    但杨茂心如明镜,他深知秦王勇武,性情急躁,如此行事倒也正常,只见杨茂硬声稳其神思道:“殿下着实多虑了…纵观古今,囚王逼政可是谋逆,若行此途,纵有千军万马、高墙地利也无济于事,试问,皇恩天威丧,无道无义理,何人会为尊?何人又为容身?”

    “师傅,陛下安危事关大夏根基…大哥本就心胸狭隘…万一…”

    “不不…”杨茂摆手:“殿下,老臣已经说过,除非愚蠢至极、贪权无度的卑贱之人才会做这断后之事,齐王如河蛟,旨在天下,此番他不过贪权迷了方向,而又事行过紧,已经引起陛下注意,待明日封功会后,朝堂议政,定然有一场好戏,另外,在老臣来殿下府邸的路上,梅大人已经收到消息,中书阁议政司那帮言官已经结伴抱着指桑引槐的琐碎杂心,上奏谏言,在各方势力涌动中,殿下可借着齐王的罪引行事其中,来脱自己先前罪责…”

    “这…”景禹寅一时混沌不得所知。

    “殿下,切莫再犹豫了,杨大学士说的极是,且臣下已查明,那些言官就是燕王的风信子,以燕王心计,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冲击齐王威信的机会,再者,殿下已被困于中都月余之多,河西军不能长时无首,此番借着祸水东引齐王的机会,殿下以混淆弱势境况来搏得陛下心软,脱身中都,归于河西,此乃机遇,失不再来啊…”梅云方也上前请言。

    景禹寅听着这些,只觉得头颅胀大,思绪如泉水倒灌,浑浊不堪,末了,他回身点头:“师傅,此事…有劳你了…”

    杨茂闻之欣然,躬身一拜:“殿下放心,老臣定然全力以赴!”

    寒冬已过,但雪意依在,放眼望去,洁白的素衣蒙障天下,体肤受之,凛凛的寒息沁心入股,即便如此,中都城内,那数不清的都城臣民一大早就涌上街头,为的就是看一眼雄壮北疆、血战北蛮的骁武皇精兵。

    中直道上,中都府衙全部的捕快、衙役已从深夜开始上街驱逐宵小,九门都司更是在辰时派出都兵列队道边,清理一应闲杂,为骁武皇精兵阔路。

    当中都外四中门之一的东迎门开启后,在皇城黄门诏令官的带领下,受封的骁武将列便踏雪承呼,进入大夏最雄伟的都城内。

    远远看去,耿廖位居将列之首,他身披银甲、腰挂青峰刃、胯下枣红驹,犹如天将般耀武扬威,在其身后,顾恺之、乌正、吴莫之等参将先锋顺位随行,一时间,人声鼎沸,欢呼如雷。

    “瞧,这就是皇上的亲军,真威武啊…”

    “那可不,几万骁武精兵硬是把十几万蛮骑给打的哭爹喊娘、屁股尿流的跑回草原!”

    在城民的欢呼中,耿廖这些受封将领心喜不已,但随着队列入城,一股股别样的话潮袭来。

    “我的乖乖,那小将军可真俊俏,生的面白肤嫩…”

    “可不!还有,你看他的佩刀,怎么那么怪异,看起来不一般啊…”

    “精兵悍将,怎么会一般?我说,你可别光看他们的模样,听俺们远方侄子说,这些个将领看似良人善者,可战场拼杀起来就跟评书里的钟馗恶鬼一样,老吓人了!”

    “这么年轻的俊才小将军,也不知道有没有婆家,要是能打听来,俺真想去说说亲!”

    闻此,一众百姓官绅看向此话的主人,是个胖头大耳的老富商,旋即笑言:“你个老儿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想把自己能压破床板的闺女嫁给俊才小将,简直癞蛤蟆…”

    “去去去…你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俺闺女…”

    哄笑乱言中,马背上,林秀心畅意舒,但当他手落摸到腰间的虎纹青月刀后,心里随之一沉,抬头向前,那队列之首的耿廖并未有异状,即便如此,行进中的林秀已经心潮再起:“虎纹青月刀…耿将军…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

    一刻功夫,骁武受封队穿过中城,从东安门进入,在望不到尽头的宫道前,宫卫所右千牛卫魏东林早已等候在此。

    诏令官下马上前:“千卫大人,此乃骁武受封骑队!”

    “末将已知!”魏东林扫目顾恺之等人:“耿将军,按皇宫惯例,入宫将者,无特赦恩令,皆不可佩刀,所以恕末将冒犯!”

    魏东林话落,一队右牛卫奔跑至众将校前,等候众将校解下兵刃。

    “天恩所使,我等胆敢不应!”耿廖笑语,随即解下佩刀,身后将领照样随之,但是当其中一名右牛卫来到林秀面前,接下虎纹青月刀后,这名牛卫一愣,旋即快速奔向魏东林。

    “千卫大人,这…”

    魏东林瞧着从那小将都尉手里取来的将刃,神色骤然一变,但封功会在即,又是陛下亲旨,魏东林思索再三,目有深意的扫了林秀一眼,道:“诏令官,请带着诸将前往青玄门功御址。”

    当耿廖带着众将离去,魏东林快速急思,召来麾下:“即刻告令兵议阁当值首府,就说骁武皇持功不尊,将不识礼,有侵犯天威之嫌!”

    “得令!”这牛卫刚要奔走,结果魏东林又说:“把这虎威刀也送去!这可是证据!”

    前御阁。

    夏安帝身着龙袍,头戴紫金冕冠,瞬息间,那股傲然天地的龙威之气让人万物臣服。

    “陛下,辽源军受封将已到青玄门功御址,骁武皇也会在半刻之后到达!”黄安细细的为夏安帝整理着衣冕。

    “黄安,天儿还在乾清宫前跪着么?”

    “还在,从昨夜陛下养息回宫歇息时,齐王殿下就跪在宫门前,直到现在都未离开!

    黄安说到这,似有不忍:“陛下,恕老奴多嘴之罪,齐王殿下他…虽然心胸有鄙,可终归是陛下的儿子,此番又在北疆搏战,保卫疆土…这寒冬天地,寒息侵骨…让他那么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