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帝王心

    “不…不是…”南宫保闻之一脸笑怕:“我父王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敢偷拿这极品贡物,他老人家能打断我的爪子,这是我一个淮南好友通过商行给送来的,我连家门都没进就来找你了!”

    “如此甚好!”听到这,余长海松了口气,卸下甲胄,冲南宫保抱拳:“老弟,宵月楼,走吧!”

    上书房,庭门前,一队金甲近卫手持槊警惕伫立,偶有内廷小太监前来,也都被近卫拦下。

    “陛下,老臣心中忧虑…”

    温暖的书房中,淡淡的松香若有若无,夏安帝仅着金丝龙袍靠在斜靠在龙椅上,面前,庆亲王恭坐在椅子上,小声低言所虑,直到庆亲王言毕,夏安帝才微微睁目。

    “庆余,想当初你随我西进鞑靼,你麾下的羽卫是如此骁勇…”闻此,庆亲王快速急思,不知陛下为何放着眼前的可疑境况不顾,反倒说起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或许是曾经的英姿勾起了夏安帝的雄心,他轻喘一息,直身而立,庆亲王赶紧上前,搀扶左右。

    “陛下,您当心!”

    “庆余,你是不是小瞧朕了?当年,朕统率金卫营一战定西境…”夏安帝越说越来兴,连带着气色也缓和许多。

    “陛下此言可真折煞老臣了,当初老臣不过是陛下的马前卒,凭着粗莽彪悍,搏得那一丝功绩,老臣还依稀记得与鞑靼的最后一战——瓦拉山口一战,当时,若非陛下金卫营及时驰援,老臣恐怕早就死在那不毛之地了。”

    “哈哈哈…所以说,朕没有老,只是岁月让朕看起来老了一般…”话到此处,庆亲王忽然心中一愣,这似乎言中有言。而夏安帝也笑声渐无,他缓缓转头,那深邃观透天下的牟子就像两柄尖刀一样,直射入庆亲王的眼里,瞬息之后,庆亲王浑然惊醒,当即后撤,跪下恭听。

    “庆余啊,你说先皇英武一世,创了大夏盛世,朕虽比不上先皇,但也北战黄金家族,东压东林诸国,西慑鞑靼,将大夏的国境外阔近千里…”

    “陛下天佑,龙跃凌霄,区区东林、北蛮、西鞑靼,皆不足挂齿,老臣相信,在陛下的英勇神武中,大夏一定可以千秋万世…”

    “罢了罢了!”夏安帝似有焦躁,呵声止住庆亲王:“庆余啊,你说朕这几个儿子,谁最适合保固基业…”

    闻此,庆亲王骤然寒息满背,惊惧如万虫噬身般,让他分毫不得安宁:“陛下…老臣忠心耿耿…但凡陛下所言,老臣无往不前…”

    “庆余,你这是什么话,朕就是想找人说说心里话!唉….”夏安帝性情在这瞬息间斗转数分,半晌,他躬身蹲坐在庆亲王面前:“朕知道自己老了,大限将至,下面那些皇儿们等不及了,甚至有些朝臣也等不及了,兵部尚书左丞田櫆,中书令郑乾…这些人都开始站队了…宫卫所调防...区区虫动尔…有何燥心…庆余,你多虑了,别忘了你可是羽卫军的王爷…朕更是金卫营的龙首…”

    “陛下…”听着这些,庆亲王早已汗流浃背,他面色微红,气冲于胸:“陛下,老臣虽然老朽,但老臣自问刀锋锐利,但凡所侵陛下威严者,老臣定将刀锋所致,斩了那宵小狗头,保大夏皇威…”

    夏安帝神色稍转:“南宫保是宫卫所左千牛卫,右卫魏东林日前与齐王天儿交集甚密,但还在朕的威限之内,你让南宫保照令歇息,随他们去吧…朕倒要看看,一群虫儿如何能偷得苍龙的根基…”

    对于这一声的悲凉怒然,庆亲王只能将之前思绪的种种压下心底,说到底这不过是皇帝的家事,连皇帝都心向未定,他一个臣子又能作何?

    “庆余啊,明日是北疆诸军封功会,你与秦懿数十年未见了吧?”话锋一转,庆亲王应声:“回陛下,十九年了!”

    “该让你们这帮老将聚聚了,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宵月楼,余长海与南宫保正在雅间独饮,期间,余长海的亲信来了三次,但都被余长海驱走,如此让南宫保心下疑惑:“余大哥莫非阁中有事?”

    “好茶…醇厚回香,沁人心扉…好茶啊…”余长海杯盏落桌,道:“老弟不知,自从我位进这禁军阁中郎将,这耳朵边就没安静过,什么事都往我这推…唉,燥人啊…”

    “老哥哪里的话,禁军阁,皇城卫军所在,如此重担,岂能轻巧得了?”

    正说话功夫,隔壁传来杯盏破裂的声音,旋即咒骂入耳。

    “狗娘养的…骁武皇那帮杂碎什么战事都没打,凭什么让他们成为此次封功会的主者,难道咱们辽源军的人都白死了不成!”

    “混账,你给本将住嘴!”

    “将军,您怎么还这般迂腐,事已至此,辽源军已经无望,就连老帅都没指头了,他儿子秦宇至能够顺袭爵职,当个安乐将军,可咱们呢?几百贯大钱?几匹烂绢?有个屁用,将军,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作不知,何叔桓、夫如贞那些将军先锋们早就暗通其它势力,自谋前途…”

    “你给本将住嘴!”伴随压抑不下的怒吼,一声闷响袭来,随着清脆响起,那暴躁声顿时消散。

    听到这里,南宫保和余长海的品茶心情早就散的一干二净。

    余长海手握茶盏,淡然自语:“人这一辈子,无非为权为利为名,一旦撑根大树倒地…罢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一个中都军将,听到这些已然扫兴晦耳…还乱言作甚?”

    南宫保皱了皱眉,一时不知该做何答,那余长海已经起身:“南宫老弟,多谢你的极品香茶,改日我自当上府道谢,顺便见见老王爷!”

    隔壁间,辽源军副将高崇涣和自己本部的几个将校低言畅饮,结果三言两不说的勾起了这些将校的不满。

    “将军,这次北疆搏战,咱们本部将士死了个干净,我等算是命大,活下来,可现在想想,还不如当初死了算了!”说这话的是高月,高崇涣本部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