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禁军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骁武皇血战北疆,斩敌卫国,功勋卓著,论赐功赏,人各大钱百贯,绢三匹,免其家课税十年,钦此!”

    “吾等叩谢陛下天恩…”圣旨完,各营校将士前去领取所赏,黄安则跟着耿廖来至将军帐内。

    “将军,咱家这还有道私旨!”

    耿廖闻之赶紧跪地,却被黄安拦下:“将军可免跪,此旨关乎明日封功会,陛下思虑,辽源、骁武、东州三军人数众多,皆入城不可能,顾先公赏,而后由各将着麾下都尉之职以上将领独身入城!”

    “末将明白,末将谢陛下恩旨!”

    “如此咱家活计完了,若将军方便,可派人送咱家回去!”

    “那是,那是!末将这就派人整备车驾护送大人!”耿廖说着,冲一旁的乌正示意,乌正赶紧掏出一只精致的荷包,黄安侧目一撇,嘴角暗笑,却无动声色。

    “大人,这是末将的一些意思,请大人笑纳…”

    “将军,这是作甚?咱家可是为陛下当差,如此把咱家当什么人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黄安身后的小太监已经上前,代为收下,期间耿廖赔笑,见银票包入了小太监的袖囊,才继续:“大人,不知此番末将能…能搏个什么封?”

    黄安故作姿态,可也知拿人钱财与人方便,稍加一思,他笑面相对:“唉…这按规矩是不能提前漏封的…不过看着骁武皇将士血战北蛮的份上,咱家就犯例一回…”

    “多谢大人…”

    “将军,按照请功录,此番北疆战辽源军损失惨重,理应功首,但秦懿老朽,军已溃,可能要调分,东州兵,乃外军郡城系,原归不动,因此,这封赏重头就落在骁武皇身上,咱家估计,以将军原先的殿卫中郎将之职外调建功,此番至少能封个四品忠武将军…独领骁武…”

    闻此,耿廖跪地叩谢,谁知那黄安并未说完。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此次请功录,秦懿与齐王殿下都保举了你军中的先锋都尉林秀,这可是军系间的异事,将军,这林秀是你麾下的将领,怎地外军老帅都开口了,可你的请功录上却没有…”

    本来耿廖欣喜叩谢,结果听到这,面色瞬间阴沉下来,那黄安乃人精聪慧,扫目耿廖变化,如何嗅不到其中浓浓的浪潮气息,但内廷不管事乃规矩,故黄安不再多言:“将军,眼下时辰不早,咱家还要回旨…”

    “大人且慢!”

    耿廖缓袭出声,此时他面色铁青的可怕,黄安见之恍若无视。

    “乌正,出去守着大帐,无论何人,不准靠近百步之内,违者,斩!”

    “末将得令!”乌正即刻出帐,黄安也恰逢适宜的冲小太监道:“小金凌,你出去看看马车来了没?”

    “是,阿爷!”

    待帐中只剩下二人后,黄安回身端坐,耿廖当即跪下:“大人,关于那先锋都尉,末将有事禀告…”

    “将军,我堂堂大夏青才俊者,能有何事?”

    半刻之后,黄安出帐,一辆华盖马车、一队带甲骑兵已在等候。

    耿廖目送黄安、小金凌上了马车,让后冲骑兵营尉厉声:“护卫好大人的安全,大人伤了一毫,我拿你是问!”

    “将军无需此番,中都,大夏皇城,何人敢造乱,还有就是明日皇城封功会,将军要谨记交代,切莫出来乱子!”话毕,黄安离去。

    望着远处的马车,乌正来到耿廖身后,低言:“将军,参军顾恺之方才派出一骑离营,前往中都!”

    “那家伙,果然背后有人!”在这一刻,耿廖眉目微闭,寒杀精光迸射如飞剑,让人心生敬畏。

    轻骑营营列帐盘内。

    看着弟兄们领了犒赏的喜庆,林秀靠坐在一旁的马槽墩子上,他心里还在琢磨着秦懿的话,赵源走来坐下:“阿秀,还在想甲刃的事?明个你就要虽众入城了,心里有谱没?”

    林秀挠着头:“有什么谱,这狗日的老天爷,处处和我过不去…”

    “阿秀,话不能这么说,有句古语不是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呦呵,源哥,文采不错啊,什么时候学的…”林秀低笑,赵源一脸无奈:“你啊,别持才放狂,早晚有一日,老子会超过你的…”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喽…”

    “阿秀,百贯大钱,恐怕不够明日封功归来宴请弟兄们…”赵源突然绕出这么句,让林秀一时招架不住,须臾之后,二人同声大笑起来。

    皇宫,禁军阁。

    南宫保一路上掏了十多次腰牌,才到禁军阁前,巡防的禁军知道南宫保是庆王府世子,倒也没多拦。

    阁中主庭,禁军阁中郎将余长海正在披甲胄,看样子要出阁。

    “余将军,余老哥,你这是打算作甚呢?”

    闻声转身,余长海看到南宫保,乍一愣神:“南宫老弟,你怎么来了?”

    “这不宫卫所调轮巡防,自今日起由右千卫统值,老弟一时无事,想来多日不见,就来找老大哥聊天,品茶!”南宫保一屁股坐在余长海身旁,看着他的甲胄:“老哥,出什么事了?”

    余长海神色沉稳,挑目反声:“什么什么事?”

    “余老哥你甲胄披身…难不成哪里跑水了?”

    “奥…”余长海拖音一笑:“老弟多想了,这不在阁中闷燥,想动身出去操练一番!”

    南宫保点头,让后从怀里掏出一只金丝绢包,结果余长海的鼻翼即刻抽动,但瞧他微闭眉眼,吮气回神:“南淮松叶针!”

    “老哥好见识!”南宫保起身:“如此好茶,岂能没你这茶仙品味!”

    “好说,好说!”余长海正要应允,忽然想起什么,刚想拒绝,却发现南宫保目盯自己,似乎有所深意。

    “怎么?余老哥有大事?这宫里近来安稳的很…难不成这禁军阁也有轮值换防一说?”

    “没,没有的事!”余长海有些不自然的摇头,且面对如此极品香茶,身为茶痴的余长海快速急思,笑着问了句:“南宫兄弟,你也胆子大,从王府里带来的这般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