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宫流暗涌

    南宫保叹息,而南宫燕仔细翻看中,目落骁武皇封功列页上不动,她疑惑片刻,伸手指着骁武皇将校首位与将军同位的名字:“哥,这人不过是个都尉,怎么和将军一个位列?”

    南宫保疑神,拿过功绩录扫了一眼,旋即拖音说:“他呀…我估计他这个封功赏赐安稳不下…十有**要倒霉了喽…”

    “奖赏有功之人么?怎么还会倒霉?”

    “燕儿,军系将途,切忌功盖其军,这小子我听到一些消息,是骁武皇的一名小将,有几分能耐,入军行前还是个国子学士,辽源军血战时,这小子独营轻骑驰援辽源军,重创北蛮黄金家族,在秦懿老帅和齐王殿下面前漏了脸,一时间名声四扬,使得二人联名为其举功…”

    “那应该好事啊,我听过秦懿的威名,那是大夏最厉害的老帅…他看中的人肯定不会差…”南宫燕不明所以。

    南宫保摇头低笑:“你懂什么,一个将领功绩高的让外军系来举荐,那他本军将军的脸面往哪放?再者,骁武皇乃陛下亲军,骁武皇一二军全灭,唯有三军依存,耿廖出自中都将,从深层次将,这家伙的所为早就犯了忌讳…”

    南宫保一时忘乎,便说的有些多,结果身后一声威严袭来:“保儿,乱说什么?”

    南宫保浑然一愣,起身:“爹!”

    门前,庆亲王背手而立,孑然之间威气四溢,恍若间让南宫保一脸无措:“爹,我…我…只是看妹妹闷燥…发难于下人…就过来与她解解闷…”

    庆亲王扫目瞥见南宫燕手中的功将录,大声呵斥:“告诉过你多少次…少与中书阁那帮腐儒缠事…你怎得又犯这错…”

    南宫保知道老子是在责怪他拿功绩录的事,便想解释:“爹,明日召开封功会,这功绩录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好多人手里都有,我不过路过中书阁,碰到了侍中郑乾,多说几句,他便随手给了我一本…”

    不成想这搪塞的解释换来庆亲王更大的怒火:“别人?别人做了你就要跟风?别人给你你就要,若是别人给你个设下陷阱,你也跟着不要命的跳?是不是近来本王疏忽刑罚,让你们都忘记疼字怎么写了?”

    “不是…爹…您别生气…儿只是…”南宫保越发心急,虽然在外人面前,他是庆王府世子,皇城宫卫所左千牛卫,骁勇英姿,麾下千余精壮甲士皆如臂膀般顺从,但在庆亲王面前,他的雏虎气势早就消散干净。

    庆亲王看着手足无措的儿子,怒中生叹:“唉…保儿,你是庆王府的世子,你关乎庆王府数百口人的未来,宫中行走,本就是涯壁攀山,危机随时上身,我们又是功将封王的身份,更要时时警醒,切莫以攻居尊,若是出了差错…后果可是天塌地陷…”

    一席心言让南宫保心中懊恼,悔恨自己多嘴多手,拿了什么狗屁的功绩录副书。

    身旁,南宫燕看到兄长因为自己遭受责骂,也不耍性子了,她上去跪下,把功绩录奉上:“爹…要么把这东西烧了吧…”

    “算了,这次长个记性吧!”庆亲王看着二人,虽然燥怒,但到底是孩子,便缓息:“以后记着,遇事多沉稳,现在本王身子骨还能撑着,在一时就能护你们一时,可本王若哪天不在了,你们再这般莽撞,就只能看老天了!”

    听到这话,南宫燕、南宫保心里都是一酸。

    “燕儿,这些日子你要听话,切莫乱跑,这中都,不安生了,你若真在府中燥的慌,你就和你娘去城外的庄园小住些日子,再不行,就会东郡老宅子!”庆亲王话到这里,南宫燕就算再不懂军行朝政,可也从爹爹的话里听出异样。

    “爹,女儿听你的!”南宫燕很老实的应声起身,至于南宫保,庆亲王冲他低呵一声:“拿着功绩录到我书房来!”

    书房中,南宫保细细说着宫里的境况,当听到宫卫所轮休时,庆亲王眉目稍变:“保儿,你是说皇宫内四门巡防有变?是何人调令?又从何处出令?”

    南宫保理了理思绪,道:“旨令是从禁军阁发来的!”

    “单单禁军阁?”南宫保疑神:“难道没有九门督司和宫卫所的合调令?”

    “没有!”南宫保看着庆亲王的面色,有些怵怵的:“爹,怎么了?难道宫卫所的调动…不正常?”

    “没…没什么…”庆亲王摆手,看着手中的功绩录,半晌,他起身道:“保儿,你这就回宫卫所!”

    “为什么?爹,调令下放,左卫兵止,右卫巡防,我这回去…可就违背了宫卫律…”

    闻此,庆亲王起身来回踱了数步:“既然回不来了宫卫所,你就去禁军阁,找中朗将余长海,就说与他喝茶,看去是不去?”

    随后父子二人又细细低叹数刻,南宫保便急急出府,直奔皇城禁军阁,而庆亲王也备好车架,入宫请见去了。

    西山大营,中营校场。

    放眼望去,骁武皇数万将士分列各校,共聚于此,一丈将台之上,耿廖傲然挺立,身后参军、先锋分列两边。

    “骁武将士,初夏之际,北蛮南下,杀我子民,掠我山河,经过半年搏战,血杀冲天,无数英魂飘散荒野,但北蛮已退,大夏已安,此皆是陛下天恩降临…”

    此言即出,众骁武皇将士已经高呼‘天恩护佑…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耿廖身旁,内务总管黄安挺身直立,看着呼喝皇恩的骁武将士,这个年近六旬的老太监面色傲然威放,身旁,随奉太监手捧银盘,上面置放着银锡卷旨,待将士高呼音散,耿廖回身冲黄安躬身一拜:“总管大人此番前来亲下旨令,骁武将士感激涕零,上感皇恩眷顾,下感大人劳神!”

    “将军哪里的话,咱家身为陛下的奴才,不能像众将士般执刀杀敌,已然心中愧疚,现能为陛下跑腿,便是福恩一件,再者言,北疆大捷,举国大事,让下面那些小奴们来,咱家也放心!”黄安言礼回声,从银盘上拿起银锡卷旨:“骁武皇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