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庆王府

    或许一时说的急切,秦懿连着咳嗽数声,待缓过三息后才继续沉言:“眼下大夏风平浪静,但实则蛟入深水欲滔天,老夫已经老了,无力再效忠大夏,效忠陛下,所以老夫会尽力为大夏留下一切可用之才,像耿廖这般歪门嫉恨之行,老夫绝不会让他侵暗加到后辈青子身上!”

    说到这,秦懿温存柔然的目光顿时犀利起来:“林秀!”

    感受到那股威严,林秀恍若一愣,旋即跪下:“老帅请言!”

    “不管你之前是否贪恋安稳平生,做什么富家翁,但你现在身负武才气运,就要以忠为根,以义为本,堂堂正正,为大夏保固千秋!”

    “末将…末将…”在这豪言之下,林秀感觉到体躯中的血液都沸腾了。

    但秦懿体衰,一语之后只能坐下喘息,林秀上前搀扶,却被推开,他知道,老帅要保守住身为帅者最后一丝威严。

    “林秀,你既然已知耿廖的深意,就无需畏惧,待封功诏会下,北将入宫时,你…”

    听完,林秀浑然不解:“老帅,你不是说虎纹刀饰意味…”

    结果秦懿目露精光:“那仅仅是对无根无臣之利的蠢材,但现在,你是杨茂院下的国子学士…骁武皇战功卓著的先锋都尉…更是我秦懿看中的青子后辈…”

    中都城。

    时至冬过,初春的暖意微微袭来,但在天寒之下,那凛冽刺骨的肃杀仍旧让人搓手裹衣,抱炉安坐。

    数日来,在北疆大捷的氛围下,大夏都城人人欢而乐之,不管是崇门街的酒肆戏坊,还是玉华门的鸳鸯楼下男戏女情爱,几乎无不畅言北疆血战、大夏威名,而这,即为夏威聚心。

    东御道,朱雀街,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的府邸聚集所,大夏的封王帅者,庆亲王府邸。

    府邸门前,两座千斤石狮子威风凛凛,傲然守庭门,八人带甲执槊的府兵犹如雕塑,分列两旁,那股威严,若是寻常百姓来之,恐怕一个寒息冲心,就腿软摊然了。

    “爹…听说明日就是北疆军的封功会,您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一语清脆,伴着楚楚的娇柔,在受之耳廓的庆亲王南宫庆余一脸不悦中,这位年近六旬的老帅王爷重重一咳,直让娇声的主人当即皱眉怨声:“又不愿意,爹,这不带我去,那不让我看,整天憋在府里,我都快疯了!”

    庆亲王威严四散,挺身直立,想要斥责自己的千金,可看着那双泪蒙欲滴的脸,他又张不开嘴,只好转音于庆福晋:“你看看你的好女儿,还有女子样么?”

    庆福晋无奈,只能冲南宫燕招手:“燕儿,近来朝中事多,别惹你爹生气,那封功会乃国之大事,你个女儿家若去,还成何体统,介时可就把咱们王府的脸丢净了!”

    “还女儿家…”说起这,庆亲王就火气暴涨。

    半年之前,北蛮南下风起,在陛下诏令组建新军骁武皇时,庆亲王操忙兵事,在皇城兵议阁数日未回,这南宫燕竟然私自逃出府跑到北疆耍乐,回来时路歇客栈,险些生出事端,后来还是黎城巡防卫一路护送回来。

    “燕儿,你若是男儿,本王定然让你随保儿去军行历练,但你是女儿,就必须恪守妇道,待明年本王为你寻一郎君,把你嫁出去,免得给本王躁乱!”庆亲王沉言,可南宫燕虽然女儿家,但脾气却不小。

    “我的婚事我自己说了算,不用你们管!”

    “放肆!”庆亲王闻之怒喝,一巴掌拍在桌上,只把茶盏震得水渍飞溅,就连满屋子的下人侍女也都心神一颤。

    “来人,把郡主给本王关起来!”

    一怒彪出,数个府兵奔进庭,但几个府兵看着火气在头的郡主,有些怵,结果庆亲王又是一声咆哮:“难不成全都聋了?带走!”

    南宫燕被带到自己的庭院后,墨清、墨莉已经迎上来。

    “主子…”

    “滚一边去!”

    南宫燕窝火,自顾冲进闺房,留下墨清、墨莉大眼看小眼。傍晚时分,墨莉端着晚饭来到门前:“主子,该吃饭了…”

    “不吃…滚…整天关犯人一样…滚开…”

    墨莉还想再劝,一只大手压在肩头,墨莉回身一看,赶紧躬身跪地:“世子…”面前,庆亲王的儿子、南宫燕的兄长南宫保一脸无奈:“伺候燕儿可是个苦差事啊…”

    “回世子的话…奴从没这么觉得…奴…”

    “行了,我妹妹什么样,我清楚,你先下去吧!”南宫保退下墨莉,推门进入,结果一只快速飞袭的花瓷壶伴随个‘滚’字迎面砸来,饶是南宫保反应敏捷,闪身躲开,那花瓷壶‘啪’的撞在门框上,碎成一片。

    “燕儿,你这是要谋杀亲哥啊…”

    听到这声,本来还怒气的南宫燕嗖的起身,从内房里奔出,直接一个扑跃,冲到南宫保身前:“哥,你怎么回来了?”

    “皇城宫卫所轮休,今日回府看看爹和娘。”南宫保粗壮有力的大手拍拍南宫燕泪痕满面的脸:“燕儿,你也不小了,别总惹爹生气,眼下朝中事态越发迷乱,爹身上的担子重…”

    “我也不想…可是自小到大…”听着兄长的话,南宫燕心情再度低落:“每天像个犯人一样在府中,出去一次要偷偷摸摸…”

    “这也是为你好啊…”南宫保走到桌前坐下:“等到朝中格局稳定下来,为兄答应你,一定带你出巡地方…”

    “真的?”南宫燕眉目一亮。

    “当然!”南宫保说着,拿出一张文录本:“听爹说你想去看封功会,那可是国之重事,你若出现,成何体统…所以为兄从中书阁那弄来一份封功会的功将名录,你就拿这个解解闷吧!”

    南宫燕拿起文录本,随意翻看起来,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名字,她嘴巴大张:“这么多人?”

    “你以为呢?辽源军原五万余人,东州兵三万,骁武皇三万,其中辽源军最惨烈,一战下来只剩七千余…想想都难受…都是大夏精锐,就那么命丧荒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