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中都风云8(将刃)

    “阿秀,那你有何想法?”

    一旁,赵源也皱眉思量,他们都是平常子弟,对于名将器刃无多了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秀看着青月刀,好一会儿才沉声:“骁武皇、辽源都是此次受封的军列,你们可知辽源军那些人在那驻扎?”

    “在九宫山大营?”黄齐想了想,答话。

    “九宫山?是不是中都北面的围猎场山脚下的大营?”

    “正是…”

    至此,林秀把刀和铠甲全都放进木箱,冲黄齐交代:“看好这玩意儿,决不能有什么闪失!”

    “我等明白!”

    “源哥,今夜我去趟九宫山大营,找秦懿老帅,想来看在咱们搏命驰援的份上,他会给我指点一二,我不在的时候,营里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耿廖的中军营。

    “将军,你为何要将宝刀送给林秀那野马胚子?”顾恺之疑声。

    耿廖坐端正伏案前,一手端杯细饮,一手执案,食指有节奏的轻轻敲着:“做好你的事,其它少问!”

    顾恺之闻之愣神,旋即躬身告退,待顾恺之离开后,乌正入帐:“将军!”

    “事都办好了?”

    “按照将军的交代,我已把尾巴放出去了,但凡有所异动,定然会有消息!”

    耿廖很是满意,他起身来至乌正身前:“干的不错,待此次受封之后,你就是我骁武皇的副将!”

    “多谢将军提携!”乌正当即跪地告谢。

    黑夜里,林秀带着边洪纵马直奔九宫山大营,到地方已经后半夜,远远看去,九宫山的大营远比西山大营要气派,不待靠近,二人就被九宫山大营的夜巡兵拦下。

    “来者何人?”巡夜的骑队都伯沉声。

    “在下骁武皇轻骑营都尉林秀,前来拜见老帅!”林秀赶紧下马应声。

    “轻骑营林秀?莫不是北疆鬼嚎坡时驰援辽源军的轻骑小将?”

    “正是在下!恳请大人通告一声!”说着,林秀掏出荷包,但这都伯并未接手:“林都尉,你于辽源军将士、于老帅有搏战恩情,那就无需这般,请跟我来!”

    九宫山大营是中都军的城外军大营所在之一,辽源军驻扎大营的外侧,中营帅帐内,虽已夜深,可灯火光亮依旧在帐中摇曳。

    卧榻上,秦懿裹着厚实的熊皮裘子靠在塌背上挑灯夜读,即便他面色枯黄无神,喘息疲重,但这头老虎依旧不愿臣服在岁月的枷锁下。

    身前,秦宇至忧心哀伤道:“爹,这都后半夜了,您早些休息吧!”

    “咳咳…”秦懿轻咳数声,秦宇至赶紧端上一碗温汤,秦懿喝了数口,润喉应声:“不睡了,人老了,就不困了,人老了,睡了就可能醒不过来喽!”

    这时,帐前亲卫禀告:“老帅,骁武皇轻骑营都尉林仲毅求见!”

    “林仲毅?”秦宇至一愣:“他来干什么?”

    秦懿放下汤碗,稍加思索:“让他进来吧!”

    片刻后,林秀入帐,来至卧榻前,林秀二话不说,躬身跪地:“骁武皇轻骑营先锋都尉林仲毅深夜求见老帅,敬请老帅谅解!”

    话落,林秀就是三叩首,如此大礼敬意让秦懿面带淡笑,他挥手退下秦宇至,冲林秀开口:“孩子,近前坐下!”

    仅此一言,林秀心底一热,抬首看去,此时的秦懿全然没有沙场雄姿,恍然之间就如那垂暮老人,只待黑白无常的到来。

    “说吧,你有何难了?看在你仲毅二字、血战北蛮的情义上,老夫为指点一二!”

    秦懿不亏是睿智的统将,直言开话,免去了林秀的难言之隐,如此,林秀就像倒苦水般将入骁武皇以来的境况、战事,乃至今日的虎纹青月刀的事徐徐说出。

    秦懿听完,微闭眼目,枯干的老手轻轻缕着颌下白须,末了他才问林秀:“孩子,老夫问你一句,你可知忠义的根基?”

    “啊?”林秀顿时呆愣,看他皱眉低头思索的模样,秦懿笑了:“怎么?不知道?”

    “不…不…老帅….我只是一时被老帅的问话激住…”

    “那就是不知道了!”秦懿抬手:“把手伸过来…”

    林秀若有呆愣的伸手于秦懿面前,而后秦懿以指沾了灯壶里的油渍,在林秀手里写下两个字——‘君’‘民’!

    “老帅,这?”

    “孩子,我知道你的夫子是黎城书院杨茂,那是个博学之人,曾经也是享誉大夏文风之巅的大才人物,但现在…”

    秦懿语至半,笑不再言:“他收你为弟子,是看出来你的本质,甚至他在你身上做过的事,也都是因你的才武资质而已,尊师敬礼,此乃天规,但老夫希望你能真正的守住方才二字,那才是将途根本…”

    “多谢老帅指点!”

    “现在说说耿廖赐你的战刀甲胄吧!”秦懿躺了半宿,筋骨有些麻木,便直身起来:“孩子,你可知虎形为何意?”

    “末将不明!”

    秦懿笑了笑:“虎御龙前座,意味着皇者下尊,将者之臣,虎纹,即军系高然之地,你虽然在北疆战功卓著,但论资论辈,你顶天了入偏将列,下放军外也就七品云骑尉的阶,而想要佩戴虎纹刀饰,至少三品将军阶上,那耿廖不知从何处找来此利器将刃,搭以偏将甲胄,若心纯者皆以为赏赐,但老夫敢断言,再没有任何军系根基,朝臣之利下,但凡当众配穿示出,军中将军惩不惩先不谈,就朝中那些言官都能把人谏死,眼下骁武皇受封在即,你若这般无知,别说数日后的入都受封会有什么结果,恐怕你的脑袋都进步了皇城宫门,用一句话来讲,那叫逆上不尊!”

    “什么…”此言落声,林秀恍若身受重锤,险些瘫软在地。

    看着林秀面色苍白,汗布满额的模样,秦懿出声安神:“这耿廖虽然中庸之才,但好歹也是一军之将,现这般行事,实在脏人眼目也,林秀,尽管你不是我辽源军将,但你的所作所为老夫看在眼里,你的北疆男儿秉性老夫也心知肚明,眼下…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