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中都风云7(将刃)

    “你这老东西…”

    听闻此言,中年汉子孔余期杀意四起,力发全身,恨不得即刻抽剑,将眼前的骚臭老头给大卸八块,但殿下叱令在耳,他缓息半晌,硬是压下那口怒火。

    官道上,几十骑对峙而立。

    “你这混账!”青衣汉子施风看着亡命坐骑怒言彪出,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煞了三分,十步之外,边洪端立马上,虽然肩头中剑,可那面沉目冷恍若无事的模样让施风癫狂,但看到身后林秀几人也都抽刀压来,施风又犹豫三分,毕竟那股子悍兵搏杀的气势让他心有顾忌。

    “爹,这就是北疆战场的杀兵?”

    骆长兴目睁声惊,那骆镇山憋下一口闷气,强行压着心血毒息,想要起身,却被一旁走来的林胜警言:“老家伙,你最好躺着别动,不然毒气攻心,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如此你可枉费我家都尉出手的好心!”

    “都尉?那个二旬出头的秀气青汉是都尉?”骆长兴听到林胜的话,再度惊然,让后恍若不信的看向边洪、林怀平中间那人,但瞧那骑面皮白净,身躯略有消瘦,若是换身衣服,自己定然会将其当做平常子弟。

    也就这时,后面请示过孔余期的骑人奔来,他在施风耳边低语,施风先是瞪目急怒,但一息之后,这宫人模样的狠毒家伙压下心中的怒火,随手掏出一只瓷瓶,扔了过来,让后压着嗓音躬身抱拳:“军爷在上,我等粗鄙之徒,眼拙如瞎,扰了各位军爷,奉我主之名,特此请罪,至于之前,也是我等不好,扰了那商队的车架,请军爷原谅!”

    说罢,施风收剑抱拳躬身一拜至地,身旁的骑人更是掏出几张银票递上,林怀平接了,旋即愣神:“秀哥…我滴乖乖…一千两啊…”

    “什么?”林秀也是一愣。

    对于他们这些人,随手千两,绝非小数,如此也隐约彰显那些骑人来历不浅,思忖中,林秀眺目远处车驾,恍惚之间,他似乎感觉到车驾内的人也在看向自己。

    “林秀,这些人身份不一般,既然给了下坡,就事止吧,再下去,对咱们可没什么好处!”林胜来到身后,低言细说,林秀皱眉沉思,余光扫了地上汉子一眼,从骆镇山的眼睛里,他也看到了息事宁人的意思。

    至此,林秀收刀,抱拳回敬,那施风见状,不再言语,即刻带人护着车驾离去。

    “狗娘样的畜生…”

    骆长兴见到哪些混账不声不响的就走,恼火咒骂,却被骆镇山压住:“罢了,这些人,身上的味太深了…”

    眼看那些人远去,林秀也不怨在此耗费功夫,便过来将药瓶、银票全都放到骆长兴手里,骆镇山想要起身道谢,奈何毒性剧烈,必须尽快入药,骆长兴心急爹爹,还没来得及回谢,林秀便带人离开了。

    回到西山大营轻骑营所在帐列处,离老远,林秀就看到李虎、黄齐两尊大身板立在营门前。

    瞧见林秀,李虎这大胖子抖着浑身肥肉,一脸火气的上来:“秀哥,你…你…你…”

    林秀下马,恍若不知:“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靠在里面门栏上的赵源摇头笑道:“听说你们去西平镇寻乐,李虎这家伙快气疯了,说你不带着他…不讲兄弟情分,等你回来,一定要收拾你…”

    “哈哈哈….收拾我,虎子,你觉得你行么?”一言直出,众人皆笑,饶是李虎气堵于胸,尴尬至极,毕竟林秀的搏战技艺他很清楚。

    笑声过,林秀也非刻意戏耍兄弟的人,便继续说:“虎子,不是不带你,是你们三人轮值要操训骑队…当然,为兄也没忘了你…”

    林秀转头示意林怀平,林怀平上前嘿嘿一笑:“虎哥,这些酒肉都是秀哥吩咐,专门给你们捎带的!”

    闻到酒肉味,李虎即刻转怒为喜,也不顾方才的什么收拾琐言,拿着东西一步三笑享受去了,饶是黄齐指着李虎的后背大骂不给自己留点。

    但笑言归笑言,林秀驻足看着赵源,从他的目光中,林秀闻到其它味道,稍加思索,让林胜、林怀平等人自回队帐后,来的赵源近前:“源哥,出什么事了?”

    赵源点头示意,黄齐带路,三人来到骑帐列的后面,在一处辎重帐前,老远,林秀就看到黄玉明、成坤、傅山三人守在这里。

    看到林秀,黄齐一言,黄玉明、成坤、傅山三人将一只木箱抬出来。

    “这是什么?”林秀疑声。

    黄齐上前打开,旋即,一抹寒光射眼,一股威势散发,待牟子聚光视野清晰后,林秀看到木箱内静静躺着一杆五尺虎纹青月刀,一件偏将之职才能穿的软丝明光铠。

    “今日我二人去辎重营领补给,顾恺之奉将军命赏赐的!”

    “赏赐?”林秀困惑:“中都的恩旨来了?”

    “没有!”赵源看着这些刀和铠甲,道:“耿廖赏赐这些身尊之物,从顾恺之的代话里,大致意思是从轻骑营血战数场,斩敌无数,你林秀功绩挂身,理应如此。”

    “哼哼…顾恺之,那个只会言退的弱将!”林秀不屑冷言,伸手拿起虎纹青月刀,拂面看去,这青月刀以陨铁精石打造,通体青幽发亮,刀身比横刀宽数豪许,横通刀柄与刀刃的血槽更是殷红至极,想来是饮过不少人的血,综目所感,决对是将者名刃,但…

    林秀快速着虑:“当初我顶撞于他,数次战事,他都想置我于死地,怎地现在犒赏这般器刃?”

    “这…应该是这次我们轻骑驰援辽源军,在秦懿和齐王殿下面前搏了名声,他想重新收心于你?”黄齐想了想,说出这话。

    林秀放下青月刀:“不会这么简单,在老帅和殿下面前搏声威,这本就压了他骁武将军的名头,除了嫉恨不会有其它,且这虎纹青月刀又不是凡品之物,怕是有什么阴谋在其中!”

    “如此不就是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眼馋我等功绩,想要封功下难?”黄齐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