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中都风云6

    随声看去,这汉子身高八尺,盘须满脸,一双牛目瞪的溜圆,身后,十几个架夫们七手八脚将马袋往车上装,另有十多个押车的汉子竟然掏出环首刀,跟着盘须汉子追上去。

    那骑队见此情况,旋即停下,为首的青衣汉子眉目细长,乍一看好似宫人,他皱眉低言一句,护着马车的十几个骑人纷纷抽出横刀转身过来。

    “你刚才唤了什么?”青衣汉子冷喝一声。

    如此蔑视让盘须汉子勃然咆哮:“你这宫人样的杂碎,端的人样,却不行人事,妄为人种,老子义通镖局骆镇山,你又何人?有种留个字号!”

    宫人,乃不全之人的讳称,骆镇山这一言锋犹如利剑,直插青衣汉子的痛处,故而这青衣汉子额凸青筋,目射杀气,直接抽出六尺剑锋,拨马袭来,骆镇山见了,叫骂一句‘阴人杂窝种,’便抄着虎头大环刀顶冲上去。

    ‘噹’的一声,刀剑相撞,但骆镇山明显为内劲浑厚的武人,虎头大环刀又是力重之物,一时间,气力犹如波涛汹涌,将青衣汉子的剑锋给压弱三分,但青衣汉子心如其人,冷而不全,狠而不漏。

    气力僵持不过,青衣汉子拨马压身后退,骆镇山脱臂一个回转劈砍,将笨重的大环刀使得犹如柳枝叶,只可惜不待他刀锋劈落,那青衣汉子已经侧身躬曲,就这一瞬间,后面跟来的一近三旬的青汉急言:“爹爹小心,那宫人使诈!”

    话落惊醒,骆镇山赶紧撤身,结果青衣汉子腿蹬马缰,一个撇力甩腿,两根毒镖从青衣汉子衣衫下的小腿暗盒上射出。

    ‘噹…’‘噗…’一脆一闷,骆镇山叫一声‘狗娘样的’,便持刀后仰,挡下一枚,错过一枚,镖入肩头,瞬息落下奔马。

    在这一瞬间,身后那些持刀大汉纷纷冲上,可青衣汉子那些骑人部下也都压上来,眼看搏杀一触激发,一声呼啸袭来。

    “尔等住手!”

    青衣汉子眉挑目斜,看到数个身着灰布军衣的青年汉子纵马奔来。

    “尔等住手!”林秀纵马奔至近前,目瞪溜圆,方才事况缘故,搏战细节,他都瞧的一清二楚,身为北地刚毅的汉子,林秀最看不得这种阴奸耍诈之徒:“尔等胡乱抢行,险些毁人货物,要人性命,事后无言谦悔,还暗箭伤人,你们算个什么玩意儿?”

    青衣汉子底气十足,只见他甩手回臂,剑锋挺指林秀:“玩意儿?你算什么玩意儿?一群粗鄙莽夫…不想死就滚开…”

    “混账宫人,无理伤我爹爹,我和你拼了!”

    地上,骆镇山嘴角丝血,一旁,三旬青汉、其子骆长兴恨得双目血红,钢牙欲裂,他手握环刀,想要拼命,却被骆镇山伸手按住:“别,你不是这人对手…”

    话出,一记重咳随之喷薄,跟着就是一口污血。

    “该死的,毒镖!”骆长兴又怒又怕,他们这行人,不怕红伤骨伤,虽然痛躯,但以武人的根基,修养些时日就会好,可暗毒邪招,一旦中了,怕是五分要命,四分毁身,一分恢复的惨果。

    可眼下这地方,虽知中毒,但骆长兴等人的跟队大夫急瞧之后,哭丧无力:“不行,这毒我…我没见过…”

    闻此,林秀怒然:“尔等暗箭伤人,如此心狠…”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青衣汉子再度戏虐,闻此,边洪忍耐不下,这些骁武轻骑刚刚从沙场九死一生回来,那股子杀气魄力岂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比拟,不待声消,边洪纵马冲上,那股子凶杀气势让青衣汉子微微一愣,旋即挥剑挺刺。

    若比拼招式,林秀、边洪这些人基本不会,但若轮杀招,青衣汉子则稍逊三分。

    只见边洪抽刀探臂,一记捅杀,目指青衣汉子的腰窝,如此诡异的杀机让青衣汉子一时惊神,就连骆长兴这些镖客们也是一愣:“他们是西山军?”

    “不,我们是骁武皇轻骑!”

    不知何时,林胜已经来至近前,他这么一冷言,骆长兴这些人面色一变,饶是对面那骑人中,也有一人拨马回至车驾。

    “噹”的一声,青衣汉子剑锋晃动,打在边洪的肩头,但边洪的刀锋已经捅下,如此要命的态势让青衣汉子不敢硬拼,即刻双腿发力,猛地蹬跃,踏马立身,瞬息之下,边洪一刀捅杀在坐骑的马腹上,随着他虎吼一力。青衣汉子的坐骑嘶鸣一声,倒地血喷。

    远处的车驾中,坐有一老一中,老者一身破衣,黑兮兮的鬓白头发不知多少时日没洗了,脸皮上的褶皱里几乎全是污垢黑泥,虽然车驾内点着松香檀木,可依旧遮盖不住那股臭气。

    听着外面的搏战,老者嘿嘿笑起来:“你看看,我就说此行不顺,必遭血灾劫,你们不听,你们主人也真是的,非要抓我这么个山野村人!”

    “闭嘴!”中年汉子怒喝一声,即便说话功夫,也不忘遮蔽口鼻,而后,他伸手挑帘,看向那些人:“西山大营?”

    “不太清楚!”车驾旁的骑人应声。

    “这些日子都传北疆战事结束,骁武皇南进中都,临驻西山大营,这些人十有**是骁武皇的杀兵…!”

    中年汉子快速急思,看着身旁的老者,让后冲骑人道:“告诉施风,殿下的大事要紧,别和那些南归的悍兵斗,出了事,他死一百次都不够,立刻把解药给他们,让后赔些银子,我们必须尽快穿过西平镇,午夜路禁前回到中都!”

    “奴才明白!”

    待骑人离开,中年汉子冲老者道:“狄若峰,你个老东西,藏这么多年,像个耗子一样过活,你是不是生来贱种命,放着荣华富贵不享?这次,殿下发令,只要你敢再逃,老子就立刻送你驾鹤西行!”

    “咳咳”狄若峰轻咳几声:“富贵不加身,一世得安稳,这个理儿,老朽懂,再者,孔余期,关于驾鹤西去的事,老朽断言你必将走在老朽之前,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