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中都风云5

    也就这时,那阁间门开,一黑胖子从屋里出来,林秀就在阁间正对的公阁茶桌旁,那黑胖子随意扫目,刚要转身去唤小厮,结果突然定身,让后再度回首细看,不过须臾,那张黑脸转怒为笑,跟着就是一声:“仲毅兄?”

    阁间内,林秀被张祁拉在首位处,由心而言,林秀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书院同知好友,黎城大少,张祁张俞至。

    酒过三杯,情义燃生,张祁冲林秀感慨:“自书院一别,虽不过一年,不成想再见时已经物是人非,仲毅,这世道、这人生怎么变得那么快!”

    “是啊,时至今日,有时深夜卧榻沉息,我甚至会分不清到底在现实,还是在梦境!”林秀以手点额,似想揉去集聚在脑袋里的繁杂。

    张祁探身为林秀满上一杯,结果林秀抬臂推开:“俞至兄,不能在饮了,晚些还要回营…”

    “怕甚?”张祁沉声落杯,啪的一声似有怒火:“你这个骁武功将,拿命救了临襄境地的百姓,又独营驰援辽源军,退了北蛮,还不能多喝两杯?这算什么理。”

    当然这只是气话,缓息之后,张祁略有伤感:“仲毅,当初在书院,我想留你和景允兄,结果你二人皆推脱离去,现在,一个成为骁武皇的先锋都尉,搏战沙场,好歹有些前程,可另一个父兄战亡,独剩一支支撑他李家铁骑威名…唉…我于心难受…”

    “身为将臣,忠君为国,此乃天理,李景允战场英杰,他父兄更是死得其所,所以俞至兄切莫伤怀,在我看来,以景允兄的能耐,辽源铁骑的威名定然可以延续下去!”

    “延续下去,狗屁!此战过后,辽源军能不能存在就是个未知数!”

    林秀闻此,面色稍变:“俞至兄,你说什么?”

    性情所使,张祁口误说的有些多,待回过神来,他使劲抽自己一巴掌:“你看我这张嘴,胡乱说什么,来,仲毅兄,咱们再饮一杯!”

    说罢,张祁举杯虎吞,让后起身:“仲毅,此番我是代父前来中都做些事情,这会儿该走了,且我听说你们骁武皇来都受封,为兄祝你高等将途,待你受封完,我自会派人去寻你,介时咱们在中都第一楼畅饮续情。”

    说完,张祁带着那几个不知身份的家伙离开了,但林秀却像心里进了个苍蝇一般,让人恶心。

    ‘辽源军能不能存在就是个未知数,这什么意思?难道北疆的大捷不是辽源军拼死力战而来的?难道这次入中都不是封功赏恩?’

    想到这里,林秀眼前浮现出秦懿老帅那般苍老的模样。

    傍晚,夕阳西下,林胜、林怀平、边洪等人总算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安乐乡里出来,众人先是在酒肆街灌了一肚子醇酒缓力,让后按照那店家小厮的提醒,在戏坊街头找到了林秀。

    “都尉…你真应该去…那地方…”

    边洪一脸兴奋样,不等他说完,林秀摇摇头:“你们啊…自古女人是祸水,你们悠着点,别到时伤了筋骨…提不了刀,行不了马…”

    “不会…不会…我等壮实着呢…”边洪笑言,一众人跟着哈哈起来。

    倒是林胜目有深意的看了林秀一眼,随后众人携乐而归,出了镇门,众人尿急,下马在路边小解的功夫,林胜来到林秀身前:“我说大都尉,你这又有什么事了?”

    “什么?”林秀疑声。

    林胜摆出那副让人心燥的模样:“林大都尉,你但凡有所心事,全都写在脸上了,边洪、林怀平那些家伙都是眼拙的货,瞧不出,但你想瞒过我,还得再练练!”

    林秀皱眉:“林胜,你我都是堂兄弟,又都是林氏族人…沙场上生死相依…你为何总这么叫嚣乱言…”

    “别,别给我扯那么远,林氏兴衰与我无关,说白了,我就是林中道眼里的杂种,一个该死的畜生,既然他都不把我当儿子,我又何必把他当老子,再者…”林胜冷漠沉声:“你对长家不也有怒气,不然为何那时动刀子?教训那群为老不尊的家伙?所以说…你我之间,我们与林氏之间,还是分的清楚好…”

    “你…”

    林胜冷冷一笑:“你和我算是兄弟,我认,我和怀平有恩情,我也认,毕竟北疆冲杀主儿乞部时,我落马险遭亡命,是你和怀平救了我,这情分,我都记在心里,除此之外,其它我什么都不认,故而,看在咱们三个情分上,哥哥多句嘴,我这人生来心狠冷漠,从小遭罪,故而心思比别人狠,比别人冷,没有什么顾忌,所以看事看人比较透彻,你才武加身不错,林怀平也算是一名骁将,且他很信服你,那个赵源、黄齐也可以,李虎不行,他贪名贪利,若你心气秉性能练出来,能够压下这些人,这些人就是你的臂膀,众人一同发力,日后前途不可测,但你若练不出来,像现在这样心事外漏,那可当不了主将英杰,介时日后的路会更难走,林怀平、赵源、黄齐、李虎几人将会作何,我暂且知晓不了,但老哥我自谋生途是一定的…”

    虽然林胜话很难听,可他说的都是事实,在这沉思功夫,边洪、林怀平等人也都小解完毕,一众人正要回西山大营,结果不远处的官道上生事了。

    官道东西两侧分行,眼下夕阳西下,一些过往商客全都加急奔行,不然西平镇的镇门就要关闭,想要再进就只能等到明日。

    结果那些过路商客行人齐快相抢,一商架车队就与一另骑队的马车撞在一起了。

    大眼看去,商架车队翻了两辆马车,几十麻袋的货全都洒在路边,倒是骑队那马车没什么大碍,毕竟是他抢先超行,害的商架车队马夫来不及反应才出事。

    但瞧骑队的情况,他们显然没有停留的意思,如此让商架车队的护行领头汉子大怒

    “喂…你们这些窝杂碎,眼珠子出气的不成,没看到撞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