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中都风云4

    “奴笨拙,不懂主子的意思!”墨莉跪在一旁,给南宫燕揉着腿,南宫燕侧目抬手,给了墨莉一个脑瓜崩。

    这时,楼阁外的街面上想起阵阵哭嚎,那股子怜心让南宫燕皱眉不悦:“什么杂事?”

    墨莉探头阁窗看了看,回道:“是几个卖唱的被戏楼的人驱赶!,瞧那装束,好似逃荒的…”

    “逃荒的?”

    南宫燕无心再坐,起身自顾下楼,墨莉赶紧跟上。

    来到街面,几步外,两三个卖唱的被戏楼门堂挤在角落:“我说大爷,你营生我也不拦着,可你别在我们戏楼门前啊,同行是对头,你这不是砸我生意么?”说着,门堂用脚在老头身边的二胡上点了点。

    “这小哥…我…我就坐着歇会,没营生!”老头缩了缩身子,将二胡抱在怀里。

    “那你到别处坐去,坐在这,挡着我们门道了!”

    门堂很是霸道,此时,南宫燕已经皱眉上前令声,那门堂闻之转身扫眼,仅从南宫燕一身丝绸华贵高雅装束,他便躬身换颜点头:“小姐,怎么了这是?”

    “老人家在这门道牙子上歇会犯了那条律例?”

    南宫燕气冲压胸,态度迫人,门堂猜出此人非富即贵,故不应言,只是一个劲儿的赔笑。

    对此,南宫燕也懒得搭理门堂,走到卖唱老头近前:“老人家,这些拿着,往前走,那有食栏楼,好好吃些!”

    看着手中的大钱子,老人家感到的直掉泪,身后几个衣着破烂的男女也都跪地道谢:“小姐好人啊,小姐好人啊…”

    “起来吧!”南宫燕不愿受贫人叩拜,看着他们大包小包的逃难样,便多嘴一句:“老人家,您这是从哪来的?因何故这般?”

    “唉…”老头叹了一息:“俺们从北疆来的,那里…”话到一半,几个镇市巡防卫从远处走来,老头生怕那些官人找事,便止声带着家人离开,而墨清也赶着马车过来:“主子,走吧!”

    望着那些人的模样,南宫燕心里很不是味,上了马车,她沉思低问:“北疆战事已经结束了,怎么会有难民来此?难不成还有其它事端?墨清,你可知晓除了战事,还有什么消息传来?”

    “有啊,辽源、东州、骁武皇三军入中都受封,估计也就这几日吧!”

    应完,墨清猛抽马鞭,马车当即加速,撵着路上的积雪向前奔去。

    南通道,酒肆街,看着各色醇酒、老酒、烈酒的招牌,林秀只感觉肺腑咕噜,路牙边当街的明显处,一家醇酒小店前,小厮当街扯呼,招揽路客。

    “哟…这位军爷小哥,进来饮两杯小店的醇酒吧…保证自酿,入口清香,酒甘而不烈,包您喝了一杯想两杯,喝了两杯想一坛…”

    面对客言,林秀笑面入店:“先来八角尝尝,除了酒,有何下酒菜?”

    小厮拖着酒坛外加一张酒碟小跑近前,挥臂托坛,麻溜的给林秀筛上一碗:“小哥,下酒菜可真有,您候着!”

    不多时,小厮端来一盘梅豆,一盘卤的透烂的狗肉,闻着肉的清香,嚼着梅豆的酸辣,品着酒的纯厚,有那么一瞬间,林秀像回到儿时一般,那时他与赵源、李虎在村中作赖,偷鸡摸狗,实在纯真自在啊。

    正在品味中,一语低沉传入耳中:“小兄弟,老朽可否坐在这里?”

    林秀抬头看去,面前,一青灰长袍,白须满颌、好似道者的老头手持鹤形木杖站在面前,林秀放下酒杯,抬手恭敬:“前辈自请!”

    道老头坐下后,刚想叫些酒,结果摸遍全身,却略有尴尬,见此,林秀轻喝一声:“小二,再打八角酒,添只酒碗!”

    “军爷小哥稍等,这就来嘞!”

    道老头看了林秀一眼,淡然一笑:“小兄弟,多谢!”

    “前辈客气,出门在外,谁都有不济的时候!”

    于是乎这一老一青二人对桌同饮,结果不消半刻,道老头忽的抬头,远望街外,林秀疑惑,跟之看去,几个腰挂短剑的青壮之人正目扫四周走来,道老头当即起身:“小兄弟,多谢请酒,老朽告辞!”

    话落,道老头快步离去,这一幕让林秀一时呆然:“奇怪的老头…”

    待梅豆、狗肉、酒盏三空后,林秀扔下几个大钱子,顺带给这家守在街头的店家小厮交代声,若看到与他相同的衣饰,就告知自己前往戏坊了,小厮得了赏钱,自然应允。

    来到街面上,林秀自顾走着,结果远处一辆车驾奔来,驾车之人霸道至极,路过时溅了林秀一身雪浆,这让林秀皱眉不悦,但那车驾已经远去,他只能摇摇头。

    车驾中,南宫燕冲墨清道:“此番还早,无需这么快,万一扰了行人稚童,看我怎么收拾你!”

    墨清嘴上不说,心里却急的很,算着时间他们晚上能进中都城就算烧高香,万一进不了城,待明日回府,等待他的定然是王爷的惩罚,可主子令在,他只能降低马速,听天由命了。

    来到戏坊栏,林秀左看又看,到底进了临街首、名为妙音阁的戏楼。

    此时午后过刻,戏坊里人不算多,林秀在公阁里寻个座位,要了壶清茶,便听起北进沙场的热戏,虽然那些戏子唱的尽兴,可是听到耳朵里林秀只感觉不对味,在他眼中,沙场搏杀惨烈疯狂,哪有戏曲中刀如擎天斩蛮敌,一跃威慑壮河山的大气。

    这时,旁边的阁间里传出阵阵奚落,林秀侧耳听去,话里话外都是对戏文的糟践。

    “什么破玩戏文,若北蛮如此轻破,那怎么还会有无数将士亡命北疆?…一群误引闲人的风流细小人…”

    在这叫骂之后,跟着其它的低劝:“俞至兄…戏文而已,何需为这虚假的玩意糟心,不值当!”

    “就是,不管怎么说,北疆大捷,你父征战数月,有秦王在上…”

    “住嘴,胡说什么呢?”

    听着这些,林秀原本还不在意,可是俞至兄…秦王二字入耳,他脑袋中打了个激灵,俞至兄…如此熟悉的字,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