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中都风云3

    这一日,轻骑营暂无军事,林秀将明光铠脱下好好梳洗打理一番,看着上面的刀痕血迹,林秀的心越发瓷实起来。

    忽听得身后脚步,林秀余光扫去,边洪搓着手,来回踱几步,嘿嘿笑着道:“都尉…眼下无事…要不咱们出去转转?别营的人都去什么西平镇讨酒吃了…咱们总窝在营里…着实无趣啊…”

    闻此,林秀将明光铠放下,笑着反声:“自己想打牙祭寻乐子,就直言说来!”

    边洪憨笑点头,看着这些血里来,死里去的弟兄,林秀入帐换上一身寻常的操训服,便要带着边洪几人出营,恰好林怀平、林胜二人刚刚巡列回来禀告,三说两不说的,二人加入寻乐队伍,前往西平镇耍乐。

    西平镇,中都西路官道的商市地,位在天子脚下,得大夏龙恩眷顾,南来北进,东运西跑的商人几乎全都在聚集,虽是一个小小的县镇,可规模着实庞大,比之临、襄这等北疆郡城,也不会小到哪去。

    “我了个乖乖啊,这可是商市镇子,怎么这城墙建的比咱们那郡城还高!”

    镇门前,边洪等人望着四丈高墙,惊呼不断,不远处的门庭洞前,当值的镇门巡防卫看到他们这些人,上来道:“尔等弟兄们是西山大营临驻的骁武皇吧?”

    林秀抱拳:“正是!”

    “这些日子净瞧得你们这些北地爷们!”镇门巡防卫嘿嘿笑着,旋即伸出大拇指:“弟兄们都是好样的,多亏你们,才把草原上的牲口赶出去…”

    “此乃分内之事!”

    林秀笑着应语,但骨子里的骄傲却止不住的向外散发,交谈的功夫,林怀平从后面凑上来:“老哥,这镇上的酒馆、戏坊等耍乐的地方都在哪啊?”

    “老弟,你算问对人了!”

    镇门巡防卫将长枪递给身旁的轮值弟兄,带着林秀几人过了镇门,上到城墙墩子上抬手指向远处:“你们看,这是镇中道,分四向八通,那酒肆在南通道,顺路直走,见岔口南回转向就到,戏楼在北路坊,从旁边那条镇墙根的路走,也就半刻功夫,旁边紧挨着的就是食乐馆区,顺着中道直走是商事栅栏区,至于西阳门…”

    说到这,镇门巡防卫坏笑起来:“爷们的安乐乡…哥哥就不多言了…”

    闻此,林秀恍若明白,虽然他们血战沙场,身上那股阳刚血气比之常人要重,可是根子里还是未破身的童阳子,这猛的想到男女之事,林秀的脸颊瞬间红如胭脂膏。

    反观边洪、林怀平几人,也都一个样,唯有林胜这个长家堂兄一脸坦然,想来是找府中的丫鬟行过事。

    “要么先去安乐乡瞧瞧?”林胜阴阴一笑。

    那镇门巡防卫看了,抬手拍了林胜一把:“小兄弟,看不出来,你也是老手啊,如此老哥就不说言了!”

    待巡防卫离开,林怀平使劲咽了一口,看向林秀:“秀哥,要么…去瞧瞧…?”

    林秀刚想拒绝,结果边洪和几个亲兵也都漏出向往之色。

    “阿秀,你有青梅竹马的陈姝灵在家中等着,我们可都是独身苦汉子,再者言,男欢女爱,谁人不想?我等出生入死,此番也该享乐享乐!”

    至此,林秀撇撇嘴:“那…你们去吧,我先去寻几杯酒喝,稍后你们来寻我!”

    有了这话,林胜当即带着林怀平、边洪等人顺着中道西向奔去,林秀则转南,循着酒香离开。

    华畅楼,戏坊里最大的台戏楼,楼阁当中的戏台上正唱着夏兵北杀,屠蛮大战。

    台下,无论男女老少,皆喝彩轰烈,似乎自己就是北疆战场中搏杀蛮子的英豪,在他们眼里,大夏无所不强,殊不知此战过后,十余万大夏男儿埋尸北疆…而这忧心却未随大捷传来。

    三楼清雅阁中,侍女墨莉看着趴在隔窗上看戏的自家小姐,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身旁,墨清叹息不断,那张褶皱如老头子的脸皮更是凸显几分憔悴:“墨莉,主子在这么下去,咱俩非得被王爷给剥了皮!”

    听到这话,墨莉眼前瞬间浮现出庆亲王威严四杀的面目,不消半刻,墨莉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胆怯,唯唯诺诺上前:“主子,咱们这都出来大半天了,要么咱们…回去吧…”

    闻言此声,庆亲王的聪慧娇女、正入戏痴迷的小姐南宫燕转身瞪目,直接把墨莉吓得跪地抽泣。

    细眼瞧去,这南宫燕一身白色的没腕长裙,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束丝系起,加之肩头的白狐绒衣,孑然间将霸道、纯美、华贵的气势给彰显的淋漓极致:“怎么?你们又怕爹爹惩治了?”

    “奴…”

    “墨莉,若再这般扫我的兴致,回去我就把你关进柴房…”说着,南宫燕故作一张狠面,只把墨莉吓得颤栗不止。

    “主子…王爷之前勒令您不准出府,让我等好生侍奉,万一被王爷知晓…奴…”

    墨莉说罢抹泪,墨清看不下去,也跪地请声:“主子,您每次出来都不带护卫,这种精巧之地,鱼龙混杂,万一出事,我们就是万死难弃其咎啊…”

    听到这话,南宫燕看似霸道的气势快速消散,随即很无趣的笑起来:“你们啊…都被爹管怕了,可你们就不怕我?别忘了,我才是你们的主子!”

    墨清墨莉哑口,看着二人的褶皱脸,南宫燕只能自顾继续:“我就是在王府憋的慌,想出来乐乐,你们也真是的,一点意思都没,罢了罢了…”

    只见南宫燕一甩衣袖,从卧榻椅上跳下来,将墨莉拉起:“你个笨蛋,这么多年来,还是这么呆?放心,就算被爹爹发现,罪责我自担就是了,现在咱们走吧,不然你得吓死!”

    “谢主子,谢主子!”

    墨莉变哭为笑,那么模样到生出几分滑稽,墨清则先行下楼,去备马车。

    等候车驾功夫,南宫燕靠在竹椅上,两只玉足悬空搭着来回摆动:“墨莉,你说北疆战事真像戏里那样么?咱们一将百人杀,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