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中都风云

    在这对话功夫,林秀只感觉后背发冷,心腔倒灌寒息,看着耿廖那双眼,再扫视乌正冷酷无神的面皮,他什么都明白了,但林秀已非之前那稚嫩之人,在心中的义理,肩头兄弟的前途,还有远在临水翘首以盼的爹娘期待中,林秀快速急思,旋即下马抱拳敬声:“末将愚钝,饶了将军,在此请将军见谅,现战事结束,末将之前所受刑罚暂记于督军营,此刻特来禀告将军,末将自去督军营领罚!”

    话落,林秀躬身拜地不起,直到耿廖一声‘去吧’,林秀才上马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耿廖眉头微皱,乌正低声:“将军,林秀这匹野马受天眷顾…此番齐王、秦懿都对其有所印象,他的功绩一旦呈现,怕是会压将军一头…”

    对此耿廖冷笑:“压本将一头…若真这样,他脖子上的那颗脑袋也就呆到时候了…”

    青石大瓦房前,林懋、张氏、元氏向着远处的门庭翘首,一直等了大半天,前去探听消息的家丁没来,马全倒来了。

    “马小公爷…”张氏、元氏赶紧礼声。

    马全淡目笑语:“二位婶婶安好,林老爷子,近来身子骨如何?”

    “那个…不是说战事结束了…怎么没听到动静?”竹椅上,林懋探身张臂,一副期盼的模样。

    马全上前,示意家奴将林懋连人带竹椅抬进屋里:“老爷子,外面冷,屋里说话!”

    张氏、元氏跟进来,她们面目略微焦急,急切想要寻得自家孩儿的消息,但马全身为都司马府的少公子,又是官家,她们只能礼敬着。

    马全慢慢悠悠的坐下,先给林懋倒了杯茶,让后徐徐言说:“老爷子,骁武皇拔营南进中都,那归来的北进军也随之离开,并未在临城停留!”

    “啊?”林懋先惊愣神,旋即就是满满的失落,马全将茶递给林懋:“老爷子,我已经托人探过消息,林秀所在骑队此番战功卓著,随军入都十有**受封领功,此乃好事,我估计要到春时才能回来,在哪之前,老爷子就在这安心住着,缺什么遣下人去操办就是,不管怎么说,林秀与我是县学同知,交情深厚,所以,老爷子千万别见外!”

    说完,马全起身抱拳一礼,便离开了,出了院落,马全冲家奴下令:“好生照看他们!”

    但林懋思忖好半天,才冲张氏元氏道:“既然如此,咱们走吧,这官家的屋子,住不安生啊…”张氏点点头,便与元氏去打点行装去了。

    临水县,经历蛮子的掠夺,方圆地界犹如蝗虫过境,其中陈府也受损不少,但陈玉身为县令,姚启圣又急着安置好那些难民,便先行调拨一些劳工器料,修葺了陈府,让陈玉带着一众官差衙役归来入府,开始操忙各项事宜。

    眼下陈玉一家子已经搬回数日,每天陈玉都要冒着大雪前去没了门庭的县府处理公文批注,分拨安置本县百姓,晚上直到掌灯时分才能回府。

    这一日,陈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府上,刚进院门,福伯从里院跑来,他一把抓住陈玉,喜声道:“老爷,战事结束了…战事结束了…”

    陈玉听了,并没有太大触动:“结束就结束吧,死了那么多人,再不结束,这个冬天得有多少人饿死…”

    “不是,老爷,战事结束了,骁武皇南进中都受封,其中就有林家的公子啊!”

    “林家公子?那个林家?”陈玉本来疲惫满头,晕乎不知,但随着一道灵光闪过,突然激动惊然:“林懋的儿子?林秀?”

    “正是那林秀,老爷,您说这还不算是好事么?”福伯乐的满脸褶子,他回头望着西院,小声道:“林公子此番搏出前途,咱们小姐总算不用再遭受夫人的罪了!”

    陈玉闻言,先是激动,但顷刻,神色却缓缓静下来:“小姐这些日子怎么样?”

    “还是谁都不见!”福伯呶动着嘴:“老爷,不是我这个下人多嘴,夫人她…管的有些宽了,眼下临城地界百废待兴,各级官吏操忙四县八乡的百姓安置,可她…”

    “夫人怎么了?”陈玉眉头一皱,直言相问。

    “夫人她与郡城府丞家书信来往甚密…”福伯唯唯诺诺:“老爷,看在前夫人陪您遭罪受苦的份上,您宽待下小姐吧!”

    陈玉思忖着这些话,没再说什么,摆手退下福伯。

    卧房中,余氏早已备好热汤晚茶,恭候陈玉回来,随着门开人入,余氏笑脸相迎:“老爷,今日怎么比昨日还晚?”

    “唉…数万百姓的安置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处理完,往后你不用候着我了,尽可早睡!”

    陈玉坐下,余氏奉茶近前:“老爷,不是我这妇道人家啰嗦,县府里那些人都是做什么吃的?若是他们勤快些,老爷您也不用这么受累了…”

    听着夫人的琐言,虽然都是妇道话,可里外都是对陈玉的体贴,在这之下,陈玉踌躇数分,到底没有将福伯所说转问余氏。

    当余氏给陈玉更衣,恍若那么一瞬间,陈玉心思透亮,这余氏虽然对女儿有所功利之心,可她的一切全是为了自己,为了陈家,为了自己的儿子,在杂乱思绪中,陈玉轻叹一息,只能将心中对陈姝灵的愧疚给压下来。

    中都,正阳门,秦王府邸。

    数日的大雪纷飞,让偌大的院落洁白如雾,今日晨时,雪一停,秦王景禹寅便穿着软甲丝绒衣来到院庭中练武,活动近日来僵化的筋骨。

    四周,亲卫待立侍奉,不远处的望月八角庭下,几个侍女正以火炉温酒,旁边,杨茂与一山羊胡、身着深蓝锦袍服的五旬老者面对而坐。

    望着拳脚急出,荡起无数雪绒的景禹寅,山羊胡老者笑言:“殿下不愧大夏勇将,刚悍强烈,此番季节,若是我等已丝绒薄衣束身,恐怕早就冻僵了!”

    “梅詹事此言差矣!”杨茂将手中的纸卷扔进火炉,道:“殿下刚勇神武,岂非勇将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