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风重雪沉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鹅毛雪绒彼伏飘荡,将北疆的天际遮成灰蒙蒙的一片,远远望去,是那么让人彷徨迷离!

    临城,在姚启圣呕心沥血的操劳下,十几万难民百姓总算安置妥当,最终结果就是每户每丁日进一干两稀,虽然吃不饱,但是让这些贱民留着烂命活到来年春天还是大有可能,如此一来,街面上乱民街斗的情况也就消失不见,这让马全所在的哨骑都司卸下了肩头重担。

    临月春酒楼,关了数月的畅谈之地终于寒冬大雪中重新开张,这一日傍晚时分,大雪又飘起来,马全、余五这帮哨骑官家爷们顶着大雪转道进来痛饮几杯,此既能去了寒气扯皮探些小道消息,又能给压抑数月的心胸缓解三分,寻些乐子。

    “狗娘样的世道,总算消停了!”余五叫骂一声,将一块卤肉塞进嘴里,让后满上一大碗,伴随着喉咙‘咕噜咕噜’的吞咽,那痛快的样子实在让人眼馋。

    缓了一口气,余五抹了嘴巴,冲马全道:“校尉,眼下我有一事不明?”

    马全眉目上挑,微抬酒碗示意,余五便继续说:“那林秀不过一个弱兵都尉,您怎么就那么刻意与他结交?还给他照看那帮子家人?万一他嗝屁在北疆荒野里,他那爹娘您打算怎么办?”

    “咳咳咳…”余五这话惹来身旁弟兄的重咳,言外之意就是提醒他闭嘴,饶是余五醉意上头,不知深浅,但看马全似笑非笑的模样,几个哨骑弟兄只能砸吧着嘴,等待不长眼的玩意继续胡扯找抽。

    马全放下酒碗,沉声道:“你觉得你看透林秀了?”

    借着酒劲,余五硬声:“差不零吧,打过几次交道,这人,心劲不低,但他商贾出身,又数次得罪官家,两相齐下,合着现在的世道,他注定爬不到高处。”

    对此,马全笑了笑,没说什么,也就这时,一骑从酒楼前的石道上奔过,趟起浑厚的雪屑,马全扫目起身,奔向外面,远远望去,那骑兵背插三色翎羽旗,就这么一瞬,马全已经喜色满面。

    “头,那骑兵…那三色翎羽旗…莫不是北疆战事结束了!”

    此时麾下弟兄也都奔出观望,马全笑而不语,半晌才仰面望天,任由雪花冰晶飘落于面颊,长出一息:“这狗日的战事…终于结束了…”

    临城都司府,后庭偏院内有几间青石大瓦房,其中一间就是林懋夫妇的住所,此刻,林懋这个瘫子正一脸呆然的靠在竹椅上,那般颓废让人焦心。

    “老头子,吃饭了!”

    一语孱弱微微入耳,林懋浑浊的牟子滚动散神,毫无神色,面前,张氏端着一碗肉汤忧心候着,随着淡淡的香气飘荡四散,那院中的黄狗已经勾头立身,吐着舌头走来,似乎想从主人手里讨口吃食。

    这时,双层纸页门‘吱钮’一声被推开。

    “姐姐,三哥这些日子到底怎么了?还不怎么吃饭?”元氏带着林曦玥、林怀安进来了,看到四弟妹一家,张氏将肉汤碗放下,抹了下眼角:“唉…鬼知道老头子中了什么邪…”

    在这绵延悠长的叹息中,元氏心下难受,日前,从张氏口中得知,林懋做了噩梦,林秀战死沙场,自此之后,这个三哥便想呆傻一般,油盐不进,柴米不闻,托马府家丁寻大夫看看,人家也只给给心病的话。

    面对屋子里的压抑,林曦玥扑闪着大眼睛,上前拉住张氏的臂膀:“婶娘,您别叹气,大兄和我大哥都会回来的,我昨晚还梦到大兄和大哥打了胜仗,骑着高头大马,可威武了!”

    说起林秀、林怀平,林怀安也来了劲:“婶娘,大兄文武全才,肯定能当将军,您告诉三伯,让他别担心了!”

    虽然话里好意,可元氏不愿两个孩子乱言再刺激三哥两口子,便瞪了二人一眼,二人只能缩了脖子,闪出门与那黄狗逗乐。

    “你说这仗还得打到什么时候?那些蛮子,到底什么时候离开…咱们秀儿…到底怎么样了?”

    冷不丁的,林懋又嘟囔起来:“秀啊,你说你命怎么那么苦,好端端的就卷进那要人命的地方…老天啊,你说你干麻这么折磨我…我一辈子行商,小利贪过,但是孽事孬事是一件都没做过啊…”

    说着,林懋的眼眶便红起来,也就这时,马府的一个家丁奔进来,瞧那脸面,就似婆娘有喜了似的。

    “林家老爷子,林家老爷子,别愁眉苦脸了,好事来了!”

    张氏、元氏都是一愣:“好事…什么好事?”

    “我说两位老嫂子,你们可真是过糊涂了,眼下,还有什么事能比的上战事结束好?换言之,战事一结束,您那将军儿子不就回来了…”

    此言一出,张氏、元氏顿时激动起来:“总算结束了…总算结束了…”

    说着二人就要难心喜悦冲杂的落泪,,但瞧家丁快步走到林懋近前,端起肉汤碗递给林懋:“林家老爷子,您儿子托我家少主人照顾,少主人又托我给你们几家子好吃好喝,现在你们的将军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您老可得吃饱,面色红润,不然您那将军儿子看见您这模样,还不得剥了我的皮?就算他不剥,俺们这马府少主人也得斥责俺,这平白的罪,俺可不想受,你方才还说不做孬事孽事,就冲您自己的话,这肉汤麻溜喝了!”

    家丁一席话说的林懋心通开窍,当即端起汤碗咕嘟咕嘟喝起来,如此模样让一旁焦心的张氏总算开颜了。

    骁武皇三军大营。

    耿廖看着战报,嘴角几乎咧到眼窝下,一旁,顾恺之小声道:“将军,何事如此喜悦?”

    “好,好,好啊!”一连三字让耿廖心畅淋漓,恍惚中,他已经想象到自己在金銮殿中受封领功的场景。

    “这乌正果然没让本将失望!”放下战报,耿廖道:“来人,备马,随我出营五十里,迎接我麾下的骁勇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