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二章仲毅誓

    是夜,看似宁静的雪夜在风吼中肆虐,那一顶顶军帐内,不同的思绪,不同的担忧在寒冷中慢慢凝结,或碎为冰晶,重归于水,或化为尘埃,散于无际。

    辽源军麾下各将营盘。

    “看来高崇涣、辛訾、彭基已经心向其它了!”夫如贞与何叔桓面对低言,那股子失落让人很难感受到他们胜利的喜悦,半晌,何叔桓端起杯中烈酒,一饮而进:“唉…若没有世子暗流,我们何曾会这样,但愿日后不要和老兄弟们战场对决…”

    东州军营盘。

    “殿下,何叔桓、夫如贞二将已经心向殿下,此乃好事,辛訾、彭基、高崇涣、秦宇至态度不明,怕是有变!”王俊梳理着招感令的结果:“对了,还有北进军那些将领,乌正态度敌对,参军黄汉态度圆滑,怕是有所私藏,再有就是那轻骑小将,殿下一记请功令已让他陷入骁武皇绝路,以乌正心性,要不了多久,耿廖就会动手,介时殿下只要稍稍推托一把,就可得来一员骁将!”

    闻此,齐王嘴角微挑,孑然之间,那股子王者气魄彰显外漏,让人不得不尊身敬之。

    东州兵营盘。

    “该死的混账,几经辗转,竟然没有战死在荒芜雪原中,还得来如此功劳,甚至让齐王为之谏言!”在一声声叫骂中,乌正那张煞白狰狞的脸让人不忍直视。

    “耿廖将军果然没看错,林秀这家伙就是个圈不住的主,要立刻把这个消息告知将军,再有就是,齐王殿下竟然想要染指辽源军…”

    想到日后的种种,乌正只觉得北疆地界的天寒地冻像仲夏般火热,让人难耐。随后乌正令下,不多时,一骑冲出北进军营盘,向黑夜杀去,而在此刻,东州兵营盘东向位的轻骑营,林秀在自己的营帐内挑灯呆然,身旁,赵源陪坐低思。

    末了,赵源道:“阿秀,此乃功祸两相走,你无须忧心,看老天吧!”

    “唉…”林秀叹息:“我只想做一安乐翁,哪怕入了沙场,也只想进忠进义,让弟兄们不至于亡命荒野,何曾想过这些?杨茂夫子的谏言,让我们被耿廖嫉恨至今,就差没有下黑手除掉我们,现在齐王又谏言,我不敢想象…”

    “阿秀!”赵源沉声一喝,林秀闻声惊立,也就这时,帐帘被拉开,李虎、黄齐、林怀平以及一瘸一拐、满脑袋绷带的林胜都进来了。

    细眼看去,李虎面沉如水,但是牟子的精光让林秀恍若相识,短暂之后,他方才记起,那时曾经他们年少时的目光,对待一切都恍若置之,甚至想到荒野狩猎时的豪迈。

    “秀哥,我们这些弟兄没一个怕死的,但就像我之前所说,我们不愿意做哪无名小卒,尸落荒野,此番北疆惨胜,弟兄们的血理应登入请功薄,我不管这薄子后有什么危险,我只认为这是你拼来的,是弟兄们勇往直前,用血砍出来的,秀哥,你想让弟兄们安然回到临水村,归根好意,可世事难料,我们只能不断往上,将轻骑营、将你林仲毅的名字响彻在北疆地界,那时,不管乌正、耿廖,甚至齐王他们想做什么,我们自身足够强大,他们就不会、也不可能暗中阴谋我等,这是我李虎的粗鄙见解,秀哥,你认不认!”

    沉声未落,沉声又起。

    “秀哥,虎哥说的没错!”林怀平上前一步,那双牟子有李虎一模一样:“秀哥,在搏杀中,看着一个个的弟兄倒下,化作枯骨,我就想为什么咱们自己不能挺立直上,为什么要害怕乌正、耿廖这些无能之辈?秀哥…你生来大才的命,我等一世兵役的苦,安稳早已不可能,你也根本不可能做那富家翁,所以弟兄们希望你不要在被过去所困扰,你要以勇悍国子学士之名,带着弟兄们…为北疆英魂…”

    在这沉言中,林秀的心突然透彻了,听着帐外的风雪呼啸,林秀起身,让寒风酷冷刺入体肤,半晌,他回身盯着眼前出生入死的弟兄,那坚毅的目光之后,是信任,是不屈…

    随着一勇悍气息由心迸射,直冲天灵盖,林秀将心中的繁杂唯诺思绪埋葬破碎,已然变化成锋刃般的精光伴随着心性之魂直言所向:“…仲毅…忠义…你们说的不错,怕没有结果,生来之则安之…无安则自寻安之…自此…我林秀要….以忠为路…以义为基…以北疆…大夏为生魂所在,尔等兄弟,仲毅的臂膀,迟早一刻,我要将仲毅之名、尔等的骁勇之名飞荡天际,立足至此…绝不受那嫉恨阴谋之苦…”

    风,吹吼咆哮,雪,冰冷沉闷,在小小的轻骑营列内,在几颗跳动不屈的胸腔内,一场更为寒烈的风暴已经缓缓升起,要不了多久,将会有一支新的战魂之军…如冰峰雪珠般立足于军系之顶…

    中都,养心殿,小黄门拉着独有的嗓音自庭门外高呼,而后将黄绸缎包裹的请功薄以玉盘盛放,交于内务府总管黄安,黄安赶紧端入殿******庭阁,夏安帝正坐于龙案前批阅,比起月余前,近来夏安帝的神色竟然好了三分,这让朝中境况安然不少。

    “陛下,北疆捷报,北疆捷报!”

    黄安喜声,夏安帝闻之起身,略有畅快的道:“秦懿,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快那战报来,朕要好好看看大夏猛虎恶余威!”

    但片刻之后,夏安帝面色沉重起来,黄安侧音细语:“陛下,您..怎么了?”

    良久,一声重重的叹息传入耳中,黄安稍加思索,斥退其它侍女奴才,关上了门庭。

    “秦懿,朕愧于你啊…”

    “陛下,臣子进忠,唯有福分,何来天子愧之?”

    对此,夏安帝没有应言,半晌,他才道:“下旨,令齐王、辽源、骁武皇快马入都,令召景禹寅、景禹恪来都觐见!”听闻此令,黄安心里一颤,目露惊恐,甚至于在这一刻,他知道,大夏要彻底走入世子暗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