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一章招感令

    “老帅此言差异,大夏军系,有谁不知?老帅虽老,但余威依在,书评之内,更为国之栋梁、北疆支柱、陛下的肱骨,本王敬重还来不及呢!”

    说话功夫,景俞天目扫跪在一旁接驾的林秀,从他稚嫩却愈发刚毅的面目来看,景俞天已大致将此子瞧的透彻,若以北进军、骁武皇的清潭浅水,怕真像王俊说的那般———容不下此子。

    时至深夜,东州、辽源、北进三军的将领在齐王招感令下集结于秦懿的中军营,按道理秦懿应该好生休息,免得伤病冲体,危及性命,婉拒此次招感令。

    但出人意料的是秦懿对于齐王擅自行事的作为并没有什么异议,反倒出言支持。

    寒风大雪依旧飘荡,中军营的主军议事大帐内,三支大军的主要将领全都按位坐于阶下,即便帐内灯火通明,火盆热气扑面,可是对于某些将领而言,他们那颗已经逐渐微冷的心是无论如何也暖不热的。

    “诸将,本王感谢诸将为大夏赴死保卫北疆,现在,请诸将举起面前的酒碗,痛饮一杯,为那些战死的北疆英魂问天指路…”

    听到这些,东州军的史宝河、李默然,辽源军的秦宇至、高崇涣,以及心中有愧的何叔桓、夫如贞等将领,北进军的乌正等数名将校全都默然,这算什么招感令?这完全就是颂魂祭奠。

    但齐王此次北疆劳苦,想来消息早就传到中都,比起秦王燕城战败、骁武皇一军溃灭牵连罪责,燕王的告病避祸,齐王已经做得够好了,至少中都的齐派大臣们已经开始上奏请功,为大夏的世子嫡选发力,再三思忖之下,帐中的将领只能顺着景俞天的意思走。

    “北疆胜利,来得不易,这是无数大夏男儿血拼命亡换来的,众将,来,为了齐王的招感言,为了大夏,我等痛饮此杯!”

    右下上首的位置,何叔桓出列沉声,让后毫无顾忌的举杯饮下,夫如贞紧随其后,如此态势让齐王嘴角微微上扬,至于副位上的高崇涣,则眉头微皱,看向何、夫二将的眼神也充满了深意。

    有了这个开端,辛訾、彭基乃至乌正、黄汉、林秀等北进军的将领也都举杯应声,待一杯过后,酒碗重重砸矮桌上,那沉闷的声音让代父接受招感令的秦宇至心瓷如石。

    觉察到秦宇至、高崇涣的变化,景俞天笑声:“秦将军,老帅独子,北疆雏虎,高将军,辽源军雪狐,都说你二人一动一静,乃是老帅手中的利刃,此番战场,本王算是亲眼见到,故借着此番机会,本王代陛下感谢将军!”

    说罢,景俞天竟然自顾走到帐阶中间,对着高崇涣、秦宇至抱拳躬臂,一拜至胸,如此突然让高、秦二人惊诧大惊,当即就座反跪。

    在左侧位列末,林秀看到这里,原本淡然的牟子中透射出一丝异样的光:‘代陛下行谢理…此乃借威压下…齐王殿下…到底想做什么?’

    当林秀独自心想时,乌正也陷入疑虑,他来参加招感令,本就心底胶着难受,一个齐王,又不是三军主将,秦懿都不言此事,他一个皇子争什么恩功?抱着不愿得罪的态度,乌正来了,可他看到这景象便明白,这不过是齐王再收拢辽源军的心。

    此前,陛下身前欠安,骁武皇横空出世,就是为了均衡军系,稳定朝纲,只可惜迫击北蛮,战况不利,接连陨落,也就骁武皇三军勉强成气候,即便如此,对于朝中格局,也会有一定变化,现在,北蛮撤退,北疆安然,可辽源军却不成军,加上秦懿之前拖战,他功罪能不能顶都是个问题,若是调整,那何叔桓、夫如贞、辛訾、彭基这些个将领和麾下的残兵就是宝贝,假以时日,必将重新成军,介时,一旦…

    想到这里,乌正面色陡然已便,殊不知齐王已经来至他们位列前,低言数声,亏得黄汉暗中踢脚提醒,乌正才回过神。

    “乌将军,此番北蛮撤退,北进军虽然来得迟,但来得时机正好,三向合围,冲杀主儿乞中阵,一刻就退了蛮子,这份功,本王必将亲自为您请奏!”

    “这…这…”乌正心绪已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在帐中将领的注视下,他只感觉后背冷风灌顶。

    “乌将军,为何这般大汗模样,难不成是退蛮的胜利心情太过火热?让将军一时安定不下来?”

    一语笑言,引来帐中将领的跟笑,反看乌正,除了唯唯诺诺,只能赔笑应声。

    景俞天在乌正面前伫立数息,且他心底已经瞧出乌正惊乱的根源,继而对这个蹭功统将一个贱弱的标格,但当他余光扫见尾列的林秀时,撤走的步伐又回来了。

    乌正、黄汉这些北进军将领心底一颤,还未礼敬,景俞天已步落林秀面前,林秀从未与齐王这般近距离相见,在目光交错那一瞬间,林秀孑然之间感受度齐王锐利威慑。

    “你就是林秀?独率骑队冲杀主儿乞本阵的骁武子弟?”

    “回殿下,末将林仲毅,骁武皇北进军轻骑营都尉!”林秀赶紧出列撤步躬拜。

    景俞天点点头:“此战你骁勇可佳,本王定会在功劳簿上点缀你及麾下将士的名字!”

    听到这话,林秀一愣,旋即大喜:“谢…谢齐王殿下…”但话刚出口,惊醒之意就是洪水般冲进林秀的思绪,瞬息之后,林秀面色已经僵硬在那…

    余光看去,乌正的面色已然铁青,殊不知林秀这般景象齐王早就收入眼中,他心中一笑,转身离开。

    主位上,对于阶下这般细小的变化,秦宇至与高崇涣望着那小小的都尉,相互一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一丝怜惜。

    随后齐王又对其它将领招感言说,便下令各将回营,至于接下来会发什么,齐王并不担心,且自始至终,秦懿老帅就像蒸发了一般,未露面,未出言,这让辛訾、彭基等将心中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