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章雪夜2

    “已经来了数个时辰,末将让其在偏帐等候,末将这就去唤他!”高崇涣说罢离身。

    秦懿缓了几息,微微直身,目光扫过眼前众将,最后落在何叔桓、夫如贞这些将领身上:“此番我们辽源军已经做得够多了,尔等也算死里搏生,待回到中都,老夫请命陛下,为尔等请功,让陛下念在尔等连年驻守北疆的苦楚之功前,让尔等告职远离疆场,也好好享受人世一番!”

    “什么?”

    此言犹如晴天霹雳,将夫如贞、何叔桓等将砸的一个激灵:“老帅,您这是什么话?我等随老帅出生入死,从未有怨言,眼下辽源军残,北蛮虽退,可是西鞑靼、东林已经有躁动迹象,此危机动荡之时,我等更要领兵搏战,保卫大夏…怎能安乐享受,轻言退身?”

    看着众将的样子,秦懿叹息摇头,旋即岔语,这让夫如贞等人面色一变,似有什么言说憋在胸底,不得释放。

    “罢了,命在己,不再它,若不愿安然,尔等随老夫回中都领封后自行其途吧,但是有一点…尔等要记着自己是辽源军的人…是曾经背负辽源大旗的北地英者…”

    虽然话很平淡,可是夫如贞、何叔桓、辛訾、彭基这些将领脸色明显越发急促,为了不让接下来氛围尴尬,秦懿已经摆手,众将见此,赶紧道一声‘秦帅安养’,便匆匆退出去。

    至此,秦宇至才急声问:“爹,到底怎么了?您为何要说出那般话,夫将军他们怎么了?”

    “唉…世子暗流啊…”

    仅仅几个字就已经诉说了方才的种种,且秦宇至也明白了那些将军的变化,不多时,这个三旬汉子竟然跪地伏在秦懿的卧榻边,低声啜泣起来。

    帅帐旁的偏帐中,林秀与边洪正候在此处,从二人进入辽源军营盘,已经在这呆了三个时辰,期间除了执戟郎来送些热汤饭食,就再无召见,如此让边洪有些不悦:“都尉,这老帅搞什么鬼?你带着弟兄们拼死,助他们退了蛮子,以召见之言,把我们晾在这,算什么?别忘了你我身上还有伤…”

    面对边洪的抱怨,林秀长喘一息,抬手轻轻按着肩头的伤,虽然还有刺痛,但不知怎的,林秀竟然有些习惯伤痛,待缓过心底那口气息,他抬手按住边洪的肩膀,将其稳稳压下。

    “兄弟,坐下吧,秦帅,北疆支柱,曾经随陛下北进杀到主儿乞家门前天将之人,甚至近十多年来北疆的安稳,也都要归功于这位老帅,仅此一点,我们这些后辈就要敬重他!”

    话落,帐帘拉起,一股寒风吹来,让二人打了个冷战,转头看去,高崇涣已走到几步外,方才他听到二人的话,面色似宽似紧,让后扔过一个物件,边洪接着一看,是个酒葫芦。

    “你们这些兔崽子,喝些烈酒,暖暖身子!随我去见老帅!”

    “多谢将军!”

    对于林秀的腐儒之礼,高崇涣皱了皱眉:“林秀,你人如其名,像个娘们,可战场搏杀却勇悍的像个疯子,说真的,你让本将有些看不透!”

    “将军严重,末将只是个都尉,之所以那般疯杀,全是为了…”

    “行了,你的废话就留着自己听吧!”说到这,高崇涣提醒一句:“老帅有伤在身,切莫多言,影响老帅休息!”

    东州兵营盘,乌正来回踱步,面色似有不安,身后黄汉等将领束手待立。

    “没想到林秀竟然死中搏生,还搏出这么大的功劳,就连老帅都记下他!”乌正暗自低言,其中的嫉恨意味实在明显,这让一旁的黄汉不悦:“将军,林秀夺功,如此不正迎合了耿将军的意向?”

    “住嘴!”乌正怒喝,让黄汉愣神瞬间,乌正目瞪溜圆,只把黄汉看到心下慌神,也就这时,辽源军派旗令兵前来:“齐王殿下招感各军将领,请将军带领北进军将领前来赴招!”

    乌正听之困顿,但齐王的面子他可不敢驳,当即拱手:“请大人转告殿下,末将自当领命前去!”

    辽源帅帐。

    边洪站在帐外侍候等待,林秀则在帐内恭敬束身,看着卧榻上的垂暮老人,林秀很难相信这就是威震北疆的边镇老帅。

    “咳咳…”秦懿轻咳数声,起身招手:“来…靠近些…”

    林秀上前一步,秦懿盯着林秀的面目细看数分,笑了:“天地相称,中庭稍有空洞,如此怪异的面相,老夫第一次见…”

    “这…”林秀一时不知作何回答。

    “哈哈…迂腐的小子,果然与高将军说的一样,生得勇将心,却夹带着腐儒的孱嫩,方才那话,是老夫胡言…”秦懿在秦宇至搀扶下起身,随着他面色沉稳,对林秀沉声道:“林秀,此一拜是老夫代辽源数千还活着的将士谢你…”

    见此,林秀吓的大惊,旋即跪地:“老帅,末将…末将…只是敬重老帅心系北疆…从不敢奢望…”

    但秦懿却刚硬发力,探臂拉起林秀:“男儿英杰,做的起,就担的起,骁武皇,虽是陛下亲军,可接连战况,让老夫斥之,耿廖,如此匹夫中庸者派来北进军,蹭功夺利的态势谁人不明?但老夫庆幸他麾下有你这般后辈青秀之才,为义为理为大夏而战…老夫倍感欣慰…”

    “老帅…”这一刻,林秀恍然有种心苦诉说的冲动,从进入征役队那一刻起,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他?甚至于自己的麾下兄弟都在生死搏战前茫然质疑,可是现在,有了老帅这句话,林秀只感觉眼前那遮盖压抑让人无法喘息的蒙障消失了。

    就在这时,阵阵称赞声传入,秦宇至、高崇涣面色都是微微一变,回身看去,齐王景俞天在史宝河、李默然的陪同下,径直进入帅帐。

    “好一个后辈青秀之才…老帅,此乃大夏之福,您说呢?”

    “齐王殿下,此番东州兵骁勇搏战左翼,这个恩情老夫记在心底,只因老夫有伤在身,又年老体衰,恕老夫不敬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