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八章平息3

    如此回答让高崇涣思绪混杂,一时不解,且这个时候辽源军与主儿乞本阵都爆发出号角声,高崇涣知道这是蛮兵想要再度一搏的前兆,旋即不再多言,即刻统领各营骑队回列本阵,但是一件让所有人想象不到的事发生了。

    辽源军阵前列,秦懿看到来援轻骑队随着高崇涣回阵,心下稍松,结果主儿乞蛮兵本阵的东向南位处顿时躁乱,旋即,一支夏骑竟然在回撤半途中再度折返,如此态势让人惊愕。

    “那家伙要做什么?区区数百骑就要冲杀主儿乞本阵,他是不是疯了!”

    “原以为是什么大军来援,结果却是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弱兵崽子,看来老天要亡我们辽源军了..”

    杂乱的燥声,压抑的心绪,秦懿已经完全看不懂来援骑队的意图,甚至于他油生出一种感觉,这支骑队是一支孤军,一支被抛弃在雪原上的独狼,要么坚忍的生,要么可悲的死。

    “等等…那是…那是秀哥的本队…”

    当林怀平、赵源这些人率队与高崇涣回归阵,在辽源军前列将士的惊呼中,他们才发现骑队后没有压阵的林秀身影,再转目望去,远处那支回杀的骑队正是林秀。

    “林秀…他到底要干什么?不把我们这群弟兄带进死路他是不是不甘心…”李虎咆哮,却被赵源一鞭子抽在脸上:“你个狗东西,若是不会说话,就闭上嘴!”

    怒斥之下,赵源拨马横冲,要率本部上去,结果李天、秦宇至折身阻挡。

    “你们给我闪开!”

    赵源怒然,李天怒目顶视:“你们这些家伙,亏你们还是仲毅兄的部下,自始至终都不明白他的军略用意!”

    “你个混账,算什么玩意儿,若非我家都尉要来救你们,我们才不愿来呢!”

    战况至此,每个人都在疯狂的边缘,黄齐火爆,已经挺刃压来,结果李天却沉如磐石,望向那支冲进主儿乞蛮兵本本阵的独骑,感慨壮言:“仲毅兄大才,你们根本不了解,他就是困于浅水的龙,只待暴雨倾盆,风气云涌,便可腾驾入云霄!”

    话落,秦懿斥旗手令兵拨马奔来:“老帅有令,亲卫千骑队中位冲阵,铁骑、飞骑侧翼引敌!”

    “那我们呢?”

    林怀平忧心林秀的安危,不成想旗手令兵斥责一句:“兵不为将而行,何称之为兵?你们回撤果断干脆,完全没有会意统将的意图,老帅…斥之尔等…”

    此言一出,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黄齐几名轻骑将领呆然。

    当远处的那支轻骑队与主儿乞接战,高崇涣、李天、秦宇至等辽源锐骑冲杀出去,赵源望着远处的战阵变化,恍然明光,旋即拨马,带着麾下从东位方向杀去,林怀平、李虎、黄齐随之而行,那般果断已不像先前。

    看到这里,秦懿心中宽慰数分:“大夏风云,岂可后继无人,老天,愿你开眼,让那后辈安然活于现世,如此则是北疆之福…是大夏之福…”话落,秦懿抽刀,一言未出,军嚎咆哮,旋即,辽源本阵全军压上。

    ……

    “林秀,你日后想做什么?”

    “回夫子的话,弟子…弟子想做俺县中的小吏…不求大贵…只求富家温饱…娶得佳人归…”

    此言即出,破旧的县学学堂内已经哄笑一片,但林秀却不为所动,一双牟子盯着台上的夫子,夫子程怀束手而立,眼中带着怒中生笑的光彩,旋即他抬手指着林秀:“你啊…如此浪费一身大才…”

    随着又是阵阵大笑,但是这笑声越发惨烈,最终虚化无影,随之而来的便是发自肺腑、发自英魂胸腔呼嚎传入耳中,那声音细细听来,很是熟悉,有辽源军将士,有轻骑弟兄,甚至还有北进军,也就这么一瞬,林秀的意识闪出明光——蛮子退了!

    “秀哥,秀哥,你终于回过神来,你吓死我了…”

    血染鲜红的雪地上,林秀面目呆然的躺在地上,从战马上摔下,那股子冲力让他一时失神,身旁,林怀平已然哭泣。

    但随着意识凝聚,牟子散光,林秀只感觉头痛欲裂,在辽源军军阵之外的北向,主儿乞大旗犹如枯败的垂柳,缓缓北退而去,而在军阵之内,各军将士欢呼疯狂,唯有自身周围一片冷寂哀声,那些熟悉的面孔或怒、或躁、或伤、或急的看着自己。

    “胜了…对么?”

    孱弱的一语,让林怀平、赵源这些弟兄心喜,至此,赵源长长出了口气:“你个混账,吓死…弟兄们了…”话落,赵源转身,以手试额,那疲惫至骨髓里的叹声让人心散魂离:“终于结束了..”

    知道自己还活着,林秀心畅气顺,想要起身,却发现肩头疼痛难忍,犹如千万只蚂蚁在钻噬般,让他再度倒下。

    跟着一只大手从后撑起自己的后背,借着这股大力,林秀才晃晃悠悠的起身。

    林秀回身看去,高崇涣正直视着自己:“林秀,林仲毅,若是能撑得住,稍后来见老帅!”末了高崇涣环顾周围,从赵源、李虎、林怀平这些轻骑的脸上,他恍若看到了北疆的未来:“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

    虽然是嘲弄的话,可恰逢此刻,却让轻骑弟兄发自骨子的傲,随后,高崇涣带着李天、秦宇至等飞骑、铁骑将士离开。

    有那么一瞬间,林秀从李天眼里看到了钦佩,那是将者发自内心的称赞,而他也回以将者情怀的尊重,不为别的,仅仅是为李天的父亲和哥哥。

    事已至此,林秀的思绪才缓缓清晰,一刻之前,自己觉察到主儿乞本阵混乱,且自己还有一些天雷珠,便借着曳落河攻杀轻骑队,脱战于己的空当,直冲那黄金雄狮大旗,随着天雷珠随箭抛射落入立窝木克汗的汗旗之下,主儿乞本阵彻底炸锅。

    那秦懿老帅发觉自己攻势所在后,也叱令辽源军本阵全军压上,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一直慢如王八的北进军也赶到,从右翼东向位发起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