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七章平息2

    “杀…杀…杀光这些蛮子…”

    轻骑弟兄面对这些野兽般的蛮子,以吼声鼓杀意,以杀意充斥气力,即便已经弱势,可丝毫不退,着实彰显了北地英魂男儿的气魄。

    骑队冲杀中,轻骑营彻底吸引了主儿乞蛮兵的视线,曳落河统将阿里斯更是将这些夏人崽子当做牲畜屠戮。

    搏战不过一刻,轻骑的弱势就彻底显现,双方骑队的交错回杀中,往往三四个轻骑队弟兄才能应对一名曳落河,甚至于还被反杀,眼看突袭的优势消耗殆尽,除却林秀、赵源、黄齐三支骑队的人马离之曳落河较远,林胜、林怀平、李虎三人算是被曳落河咬的死死。

    远远望去,雪花飞屑,血洒荒原,三人三队,一千五百余骑,与曳落河冲杀不过三回,就损失半数以上,而夺路横冲回列重整骑队的林胜、李虎早已变成血人,若非甲胄、兵刃,恐怕没人能够认出,眼下,随着曳落河再度袭来,李虎、林胜率部嚎叫疯狂,想要拼命压下阵列,宰了这些蛮子,可是实力殊之较远,已经没有那个能力。

    “畜生,畜生,来啊…让爷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能耐…”

    林胜咆哮不断,战马之后,三名曳落河死追不放,短枪抛射接连袭来,一个失神不留意,林胜的右后肩甲发出闷响,跟着就是枪刃入肉的痛苦,这让林胜痛声嘶嚎,直接滚落下马。

    与之合围掠阵的林怀平看到林胜落马,心急难耐,虽说林胜为人阴冷,刻薄冷酷,可是他与林怀平都是林氏子弟的族人,都是晚辈宗亲,故而林怀平一面强撑着麾下弟兄以袭扰脱战的计策拖延曳落河的冲杀,一面拨马冲来。

    林胜落马,在雪地上滚了三滚,也亏的大雪肆虐,积雪深厚,不然就这一摔都能要了他的命。

    林胜在冰冷的刺激下摇摇晃晃起身,后背的短枪已经摔断,只留锋刃留在肉里,他哆嗦着臂膀,抄着死不脱手的横刀,回身看去,数骑如杀神般的曳落河已经呼啸袭来,这一刻,林胜并未有什么害怕的感觉,从尘封已久的内心而言,他只觉的自己要解脱了。

    ‘娘…那个老畜生一直盼着儿死…儿撑到今日…已经很累很累了…儿怕是撑不下去了…娘…儿来找你了…你别怪儿…’

    虚晃的影像,苍白的过去,当这一切在鲜血刺激下变成一片血海搏杀时,林胜不退反进,抄着已经迟钝的战刀冲上去。

    “该死的畜生,休伤我兄!”

    眼看曳落河就要奔马冲杀,掠过三十余步外的林胜人脑,一声虎嚎袭来,震的漫天飞雪一颤。让后就看到林怀平血迹满身,挺枪杀来,这曳落河见状扯缰,抽身转马,以至于林怀平的枪锋并未捅入人身,但是生死攸关,这曳落河不死,就是他林怀平、林胜亡。

    “去死…”

    携风的咆哮,冷彻骨碎的怒寒,林怀平凭借蛮力,硬是回身缩臂,将长枪在半空打了个转,如此一来,长枪回刺,直接将这当先的曳落河给捅穿大腿,与他胯下的战马钉在一起。

    战马嘶鸣一声,骤然失控,直接将曳落河带到地下,由于速度过快,这曳落河蛮子来不及惨叫,就给惊马摔落砸断了脖子。

    “夏人崽子,找死…”

    其它三名曳落河一时失神,让林怀平搏了空隙,掠马冲过,还宰了自己一名同伴,这让三名曳落河咒骂着追来,不过林怀平已经领先数个马位,冲到林胜近前,将晕乎找死的林胜扯上坐骑,夺路飞奔。

    只可惜坐骑哪能撑得住两人重量继续狂奔,不过两三息的功夫,曳落河已经追上来,而林怀平的麾下轻骑弟兄还离的四五十步,压根无法回援,或者说根本没有回援的功夫,因为三支曳落河骑队已经彻底将他们给围杀住。

    “该死的!”

    战阵的北向位,林秀瞧见此景,急的大骂,赵源、黄齐二人也不再掠阵袭扰主儿乞本阵,直接率部南向左翼,直奔这些黑色杀神,但天不亡北地兵,更不亡北地魂。

    曳落河骁勇,阿里斯狂怒,可同样的,飞骑、铁骑,乃至亲卫千骑队都已在秦帅的命令下,夺路冲杀来。

    高崇涣带着千余亲卫骑平铺三列,形成倒尖鱼鳞阵,随着他高呼急喝,亲卫千骑队在百步内挽弓搭箭,单箭独射上去。

    ‘嗖…嗖…’

    断断续续的平射让率阵围杀轻骑队的阿里斯心下燥怒:“这些死而不古的夏人贱种,乌恩其…回撤…”

    就这喝令的功夫,已经有百十骑曳落河被亲卫千骑队的单箭平射杀落于马,由于辽源军的硬弓平射威力极大,乌恩其只能忍下怒火,放弃冲杀林秀等三支骑队的**,即刻喝令吹角,分散平铺的其它曳落河骑队闻之快速拨马回行,如此一来,倒是让林怀平、林胜、李虎三人骑队捡回半条命,

    远处,林秀看到辽源的骑队攻势如此迅猛,一记冲杀平射就逼退骁勇的蛮骑,心底顿时松了口气,让后他便在风雪中听到那沙哑的吼叫。

    “尔等轻骑快快回撤,切莫再战,尔等轻骑快快回撤,切莫再战!”

    高崇涣冲杀夺势,连声大吼,李天、秦宇至更是带着数百飞骑、铁骑压着曳落河的尾巴跟上,将轻骑队的弟兄从死战中救下,借着这个空档,林怀平带着林胜回到夏兵骑列,那黄齐、赵源则放弃掠阵回撤的曳落河,在骑列边缘以骑弓袭扰三波,压阵回来。

    待林怀平、林胜、李虎等数百轻骑来至高崇涣面前时,与亲卫千骑队合一回撤,高崇涣才发现驰援来的轻骑甲士们是如此稚嫩,顶天大的也不会超越二旬有五的年纪。

    “你们是何军何部?受何将令来援?”

    高崇涣身为辽源军的副将,性子高傲,受人之恩,却不愿受人之弱馈,急言之下,林怀平硬着嗓音回喝:“我们乃骁武皇北进军轻骑营,我们不是受哪个将军的令来此,我们是为了自己、为了我秀哥义理大道、为了北地男儿的英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