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六章平息

    即便只有三千来骑,但是随着骑队分列行之,借着风雪遮挡,晃目看去,就像有七八千骑队,如此对不明情况的主儿乞蛮兵也是一种心理的威慑。

    “赵源、黄齐,你二人率部直逼那面狮子大旗的本阵,掠阵围杀!”林秀呼喝之后,当即调转马头,带着本队向曳落河冲去,那李天与百十骑与曳落河死死咬在一起,眼看拼杀的要全部殉国之际,轻骑奔来,先是连击弩平射,让后短枪抛射,这般看似胡乱、却又接连紧密的袭杀让曳落河勇骑暂时撤退,给李天一口生机喘息。

    “是你?你竟然来了?”

    李天看到林秀北进轻骑队的旗帜后,心绪万千,一时不知作何想法,但林秀并不多言,救下他之后,已经再度折返队列,直直朝曳落河冲去。

    阿里斯看到突然出现的夏骑竟然给主儿乞蛮兵带来这么多不利,已经分兵围绕杀来,随着林秀率部越奔越进,四周的曳落河勇骑就要给他包了饺子时,林秀身后的亲兵队突然抛射出一波羽箭,与绑着脑袋不同,这羽箭似乎尖端有什么明光,大约一息之后,那羽箭竟然轰的炸裂,一时间的震响让曳落河勇骑惊呆不知所措。

    “天雷珠…是天雷珠…”

    听闻这声轰隆,李天顿时反应过来,远处,秦懿的中军营也觉察出来,只不过秦懿很困惑来援的轻骑怎么会有大夏利器,要知道这天雷珠就是他辽源军也没有多少,殊不知林秀的天雷珠是从突利部手里抢来的,而突利部的天雷珠正是鹰字营叛徒哥舒达在霍长山的暗中密谋中,从源镇偷出来的。

    在天雷珠的威慑下,曳落河勇骑纷纷后撤,直接将左翼战场控制权给让出来,阿里斯即便再怎么恼怒,但是这种近乎神灵的利器让他们心生敬畏,只是境况远非这些,曳落河刚刚被天雷珠给逼退,在立窝木克汗的本阵中,也爆发接连的轰隆巨响,原来赵源、黄齐已经分队冲到主儿乞的本阵外围,以长弓抛射,将加了火引的天雷珠全都射进主儿乞蛮兵本阵,一时间,不知所措的主儿乞蛮兵胡乱冲撞,直接将本阵搅得粉碎,就连立窝木克汗也不得不携旗后撤。

    看着此景,已经安然撤回本阵的主儿克、主儿多蛮兵发出阵阵奚落的笑声:“让主儿乞那帮混账狂妄自大去吧…让他们带着自己的荣耀去见苏门达圣吧…”

    纳牙波澜达埃斤看到这里,冲世季呼突道:“我的兄弟,撤退吧!”

    闻此,世季呼突埃斤重重叹了一息:“此番搏战之后,你我两部彻底与主儿乞部的敌对…”

    “敌对又如何?黄金家族的旗帜不是他立窝木克汗的一部之物,况且他的心性也不足以带领草原子民步入辉煌...”

    “那么你就可以?”

    听到这话,纳牙波澜达转目看了世季呼突一眼,这一眼含义混杂,深邃不已,最终,纳牙波澜达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率部离开。

    随着主儿多、主儿克的部族大旗北进离去,一些遭受了搏战血虐的奴族部落相互看了看之后,竟然纷纷离开,一时间的变化让亚里木焰部有些惊然:“没想到一场战斗就让黄金家族主儿乞的声威降到如此地步!”

    中位战场内,主儿乞部注意到其它部落的撤退,不少蛮兵顿时心慌不已,即便他们还占据着一些优势,可是辽源军来援,草原人撤退,两相之下,主儿乞的搏杀气势就衰退不少,且天雷珠在立窝木克汗的本阵内轰隆,不过半刻的功夫,辽源军竟然攻到立窝木克汗的本阵前百步的位置。

    在此期间,林秀与各队轻骑以突袭的态势想要撕裂主儿乞本阵,砍落那面黄金大旗,结果主儿乞的蛮兵实在骁勇,当他们抛射近战冲杀,却被蛮兵飞石短枪抛射生生压了回来,也就一个冲杀的功夫,林秀这些轻骑便伤亡数百人,一时间林秀心怕,不敢再冲,耗费麾下弟兄的性命。

    那立窝木克汗看到这里,心里也转瞬明白,这是一支独军弱旅,绝非什么夏兵精锐,便再度呼喝发令,反杀于辽源军,可是自家阵列已乱,根本无法反攻,如此让立窝木克汗怒嚎不止。

    战列边缘,阿里斯稳下曳落河,追着林秀所部的轻骑杀来,方才冲杀受挫的林秀还未带着轻骑回撤拉开战列,就直面碰这些个蛮骑,交战中简直艰难如落冰窟。

    “该死的蛮子…虎爷宰了你们…宰了你们…”

    混战的骑列中,李虎长柄刺锤挥动砸下,将冲来的曳落河砸于马下,可是身边的本部轻骑弟兄们却几近难支,要知道他们这支轻骑队好歹也是骁武皇中的精锐,也是从辽丘、小砀山、临襄之战中存活下来的,可是正面冲杀中却不占风,由此可见曳落河的勇悍。

    但是曳落河再怎么骁勇,也无法弥补主儿克、主儿多等部落私自撤离带来的混乱。

    立窝木克汗本阵前百余步,秦懿借着轻骑来援,已经冲破哈尔巴拉的蛮兵列,看着近在咫尺的立窝木克汗大旗,他很想冲,杀了这些窥视大夏的畜生,可自己周围全都是疲弱之兵,若非轻骑来援,他们根本无力冲到这里。

    当林秀的轻骑队陷入曳落河的反杀中,秦懿从那嘶吼中听出这些驰援甲士的稚嫩,心下一颤:“高崇涣,带着亲卫骑队…救下那轻骑,让后收拢飞骑和步槊队,结阵待守…”

    “老帅…您…”

    高崇涣听到这命令,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老帅的衣甲之下,凝结为冰晶的血迹是那么刺眼,原来,不是秦懿不冲杀,而是已经无力。

    知晓一切后,高崇涣不再废言,马疾驰,带着千骑队冲向轻骑,而何叔桓、辛訾、彭基三人也收拢先锋列、步槊队,与巴基斯的主儿乞蛮兵脱战分开,左翼,李天、秦宇至没了曳落河的纠缠,在缓息功夫集结麾下,粗略看去,飞骑、铁骑仅剩四百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