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五章战末

    话落,林秀不再犹豫,抽刀冲河道谷口冲去。

    见此,赵源眉目微闭,猛然发力夹腹,追随狂奔,林胜、林怀平、黄齐三人更是目光繁杂的扫了李虎一眼,让后纵马离去。

    看着轻骑弟兄一个个从身边冲过,李虎在这一刻茫然了,他自问自己从未怕死过…究其根底…他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值…赢了…大夏只知道辽源军…知道东州兵…知道骁武皇…却不知道他们轻骑营…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该死的…该死的蛮子…秀哥…老子从没怕过死…老子只是觉得…你的心太高了…你为什么不理解老子的话…”吼叫中,李虎手持巨大的长柄刺锤,红着双目追着雪绒寒风冲去。

    “咚咚…咚咚…呜呜…呜呜…”

    鬼嚎坡这方圆十几里的地面上,大雪再度袭来,其中的战鼓号角起伏不断,放眼望去,无数残肢断臂,在沙哑的血吼中,辽源军和北蛮都到了最后时刻。

    中位战场,秦懿誓死的冲杀带动起辽源军最后一丝血性,万余辽源将士不再顾忌什么左翼、右翼战列优势,这些不畏生死的辽源兵在各自将军的带领下快速集结,向秦懿的千骑队靠去,形成一支巨大的鱼鳞阵突杀队,面前,巴基斯与哈尔巴拉两个主儿乞那可儿就像两堵墙,率部挡着,哈尔巴拉感觉到阻挡压力,当即传令角手警示可汗本阵后撤,但立窝木克汗要在绝对的冲杀中彻底败退辽源军,将黄金家族嫡系后代部族的勇气摆在最高位置。

    因此,立窝木克汗非但不撤,反而在本阵蛮兵勇士的簇拥下,沿着哈尔巴拉开辟的拼杀道继续前进,左翼战场边缘,阿里斯看到这,心中顿时一急:“可汗要做什么?夏人要决死一战了,此时定要避其锋芒…”

    “部护大人,小心!”

    就这失神的瞬间,秦宇至飞手甩出一根短枪,擦着阿里斯的腰甲飞去,险些要了他的性命,乌恩其大吼着冲来,一刀下去,将一飞骑斩落马下,秦宇至见抛杀无果,已经折转马头,重新结阵回冲,被虚晃袭击的阿里斯怒然:“宰了他们!”

    旋即阿里斯带着曳落河舍弃秦宇至、李天这两支不过千骑的残兵,直冲秦懿的千骑队,他要在秦懿接战可汗本阵前,杀了秦懿。

    “李天,缠着他们!”

    秦宇至看到曳落河大队离开,急呼高声,不远处,李天枪扫虚晃,险些刺中乌恩其,乌恩其一时后撤,让开骑队缺口,李天借机带着百十骑朝阿里斯追去,事已至此,他不求能够战败这些曳落河,他只求能够多拖住阿里斯一刻,为老帅带领中军营冲杀立窝木克汗本阵。

    “秦懿,你个老畜生,辽源军已经穷途末路,你还想怎么做?你救不了大夏的…”

    混乱的阵列中,被夏蛮夹击的霍长山疯癫大笑,看到这个藏匿已久的叛徒,秦懿战马嘶鸣疾驰,囚龙刀风斩残云,下一秒,霍长山那颗面目狰狞的脑袋已经飞入天际。

    主儿乞本阵,立窝木克汗望着冲出哈尔巴拉阵列的秦懿千骑队,面色大变,他可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如此勇悍:“拿我的长弓来!”

    话落,角手将一柄金雕弓取来,立窝木克汗拨马冲上,金雕弓在手,羽箭接连飞射齐出,秦懿折身抵挡,一时将马速慢了下来,这一慢下来,很快就被哈尔巴拉的主儿乞蛮兵缠住,混战分神那么一丝,立窝木克汗的羽箭已经穿透风雪,射中秦懿的肩头,秦懿吃痛闷声,但强撑着未落马,他挥刀斩断羽箭杆,继续向前冲。

    “老帅…”

    高崇涣、夫如贞见此,急急奔来,奈何主儿乞蛮兵战力强横,二人根本抽不开身,眼看老帅就要被围,在主儿乞本阵东北位、靠近兰河谷的雪林方向,又是阵阵号角袭来,让后就看到一队队轻骑冲破风雪,向主儿乞本阵杀来。

    混乱战阵中,秦懿囚龙刀挥斩,将周围的蛮子给削去脑袋,转头望去,那轻骑队就像一把锥子似的直冲立窝木克汗后位,这让秦懿一时不明,到底是何军系来援。

    轻骑队前,林秀躬身伏马,盯着远处黑压压的战阵,还未接战,那股子血腥味已经扑面袭来,且当他看到那面雄狮大旗后,林秀呼啸身后,边洪亲兵分散于阵列中,赵源、黄齐、林胜、林怀平这些人当即带着各队轻骑分列散开,好似八爪鱼般斜插入战场,而后这些人抽弓搭箭,全部单射平抛,在羽箭杆上,更是绑着一颗毛发杂乱的滚圆物件。

    在一‘声’放字之后,带着毛发滚圆家伙的羽箭脱弓飞去,只是这般乱射根本伤不了任何人,秦懿看到这里,叹息即出,结果短暂之后,主儿乞蛮兵阵列内竟然躁动起来。

    “这…这是人头…”

    “全是草原人的脑袋…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家伙是什么人….哪来这么多脑袋…”

    惊呼乱叫中,秦懿、高崇涣、夫如贞这些人才瞧见,那飞来的羽箭上全都绑着一颗蛮子的头颅,暂且不论这胡乱抛射的羽箭有没有杀伤力,单就是一片人头雨幕就足以让这些人胆战心惊,饶是秦懿这般老帅也一时愣神,没有回过神。

    “老帅…这到底是哪个军系的援兵?骁武皇?”

    夫如贞借着主儿乞阵列燥乱,快速与高崇涣合阵将秦懿的千骑队与压上来的主儿乞蛮兵分开,在东向,阿里斯率曳落河奔到一半,瞧见这支突然冒出的骑队直插立窝木克汗的后方,当即转向袭杀,不成想李天带着百余骑已经追上来,虽然只剩下百十多铁骑,可李天依旧像钉子一样狠狠捅进阿里斯的肉里,让他狂怒不已。

    “该死的夏人骨头!”

    叫骂中,李天这百十骑不要命的冲阿里斯杀来,却被曳落河后队迎面拦下,远处,林秀早就注意到战况,他先是以之前宰割的蛮兵脑袋扰乱蛮子的战心,让后分列围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