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死志

    高崇涣举目急切,不过瞬息,他便看到铁骑营的那面骧旗。

    在风雪的遮掩下,铁骑将士马踏寒息、冷如坚锥从茫茫的河谷道中奔来,正在结阵回冲的曳落河瞧见这生死对头后,即刻躁动起来,就连阿里斯也压声燥语:“霍长山那废物,他不是自语铁骑营已经被击溃?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该死的夏人贱种,永远都不可信!”

    主儿乞本阵,黄金家族雄狮大旗下,立窝木克汗看到铁骑营的身影,原本就是怒火满腔的胸膛几乎要炸裂:“该死的夏人杂种,霍长山竟然敢欺骗我…传令哈尔巴拉,让他连霍长山这个夏人杂碎一同冲杀掉…”

    战场中,与哈尔巴拉一同冲杀中位的霍长山看到铁骑营旗,也是面色大惊,他勒马急声:“不可能,铁骑营已被武原在兰河谷击溃,就连李缪的长子李啸都失踪在雪谷林,怎么可能再度出现?”

    但事实面前,所有的惊呼都显得那么乏力,且霍长山本就是辽源叛将,此时此刻,他的话根本没有一丝说服力,不过瞬息的功夫,主儿乞号角急音骤变,奔向中位战场的主儿乞勇士阵列快速转变,那哈尔巴拉大喝一声,奴仆角手当即拨马冲身后的各部列千户首领喝令,旋即便有两个千户首领率部朝霍长山冲来。

    见此,霍长山咒骂不断,也不再带领麾下前冲斩杀辽源将士以表诚意,而是自顾收拢麾下保命脱战。

    一里外的位置,高崇涣、夫如贞也发现主儿乞阵列的异况,且奴族蛮兵四散奔逃,或被践踏成肉泥,或被杀来的主儿乞勇士砍死,借着混乱态势,高崇涣、夫如贞不顾一切的统率麾下,强行压着奴族退兵,尽可能的将霍长山这杂碎连同蛮兵一块冲死在乱军中。

    在中军营和主儿乞蛮兵交加下,霍长山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进,回撤的奴族勇士和辽源军阵就像两堵高墙,让他无法翻跃,退,哈尔巴拉已经分兵两支千户首领率部杀来,瞧那情况,势必要把他们这两千余辽源叛徒给宰了。

    生死交错中,霍长山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若不是为了缥缈触之不得的利益,他又怎么会为中都那殿下效力呢?进而背弃秦懿老帅?

    “铁骑兵锋,誓死不退!”

    铁骑营列前,随着李缪高呼,如滔滔江水的呼喝随即袭来,即便李缪身有伤痛,即便身后只有寥寥五百余骑,可那份气势却从始而终,毫无逊色之态,可战况僵持到现在,夏蛮双方进退不定,铁骑营又接连遇事,李缪到底低估了主儿乞的曳落河。

    当铁骑队彻底奔出河谷道后,远处,已经回冲列队的阿里斯嘲弄的笑起来,因为他已经看清铁骑的状况,不过寥寥数百骑,全然就是一支溃败的残兵,竟然还想战杀他们曳落河?

    “乌恩其,十年前,铁骑营是辽源军突杀我主儿乞族人最多的夏人杂种,今日,我曳落河定要把这个仇给报了!”

    “部护大人,您留在这里收拾飞骑营那些混账,这区区几百溃兵夏种,就由奴下来收拾!”

    乌恩其大声一喝,当即带着三百曳落河离开阿里斯的骑队,直奔李缪,这在李缪眼里,就是**裸的蔑视。

    “该死的草原畜生,如此欺我铁骑威严!”

    李天瞧见此景,顿时火炸胸膛,他拍马冲上,亮银枪携风舞动,身后铁骑队列骁勇紧跟,是要把这些蛮子给灭了。

    但结果却不如李天所想的,在兰河谷一战,武原带着鹰字营轻骑与数千蛮骑,共计万人兵力将李缪的大部铁骑给阴谋暗算,眼下这五百余骑不过是李啸失踪前的本部骑队,即便再怎么骁勇,从北安所到北草原再穿越辽丘至此,早已疲惫,眼下,李天忽视这些因素,妄想战败曳落河,不过痴人说梦。

    ‘轰’的骑队撞击,铁骑营与曳落河冲杀在一起,李天枪转力发,将数名曳落河挑落下马,可同样的,乌恩其也将更多的铁骑将士劈斩亡命,且让李天没想到的是李缪竟然与乌恩其一个照面,便被砍落马下,如此打击让李天一时惊然,更让让数百铁骑将士震撼心魂。

    “爹…”一语惊嚎,李天血目激荡,在无穷的憎恨之下,李天的泪水再也忍受不住,喷薄而出,可是战场搏杀由不得一丝一毫的松懈,就这瞬息的变化,已经让铁骑队踏入死亡的深渊。

    五百余铁骑,三百余曳落河,看似优势的搏战却在冲杀交错荡然无存,百十步外,秦宇至已经集结飞骑残队驰援冲上,却被阿里斯的曳落河骑队轻易拦下,且秦宇至也在焦急中受伤,那锋利的战斧直接劈烂他的臂甲,若非秦宇至马技娴熟,骁勇善战,抢杀出一条生路,怕是已经亡命在曳落河的马蹄下。

    骑队各冲尽头,回整再杀,李天血目回望,百十步外的雪地中,李缪的身躯已经寻找不见,随着一声戏虐大吼,李天瞧见乌恩其的马后拖着一夏将,随着乌恩其折身持斧,夏将被乌恩其挺斧挑起,从盔甲可以认出,那夏将正是李缪的尸首。

    “夏人骨头…卑贱软弱…连蝼蚁都不如…哈哈哈…”

    在乌恩其的大喝嘲弄中,曳落河们纷纷嬉笑语虐起来,似乎此刻不是在搏杀,而是在角猎,中位战场,秦懿看着此景,整个人呆然在奔马之上,当铁骑旗帜出现那一刻,他以为老天再度开恩,给了大夏希望,可是眨眼之后,他才发现这是老天和自己开了个玩笑,和大夏开了个玩笑。

    “怎么会这样?铁骑营怎么只有这么点人?李缪死了?被曳落河斩杀于马下…”

    夫如贞望着远处的战况,心沉无息,他不敢相信骁勇的铁骑统将李缪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曳落河击败。

    ‘不对,其中肯定有假…铁骑不会这么弱…’

    夫如贞急声乱语,呼喝麾下,继续冲杀,如此一来,中军营的攻势节奏顿时混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